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青春校园>
那一年,梧桐花开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栀子花开

    叶清荷那日在家门前和孙皓扬道出她对孙皓扬的感情是“友达以上”时,孙皓扬霎时间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他一直视为亲妹妹的叶清荷会喜欢上自己。孙皓扬拿着那个泰迪熊骑着单车在青桐镇的街道上穿梭着,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要怎么样去面对这两位好友。曾经的“琴行三剑客”,竟然上演了最虐心的三角恋!孙皓扬回到家后,那天晚上连饭都没吃,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乱如麻。他心里一直在纠结应不应该把叶清荷对他的感情告诉赵大海,或者说他应不应该接受叶清荷的表白。此时他的思绪跳跃得飞快,一会儿回到童年时和叶清荷在游乐场玩旋转木马时的欢乐,一会儿又回到刚学古琴时和叶清荷琴箫合奏时的默契投入,一会儿又似乎看见“琴行三剑客”一起自娱自乐的欢乐场面。

    孙皓扬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处理叶清荷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他闭着眼睛越想越乱,于是便爬起来到书桌旁坐下。孙皓扬拿起了一支素描铅笔,在一张素描纸上胡乱画着,他本无意画人物,但是却发现自己笔下画出的不正是叶清荷的模样吗?这时候他房间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气才接过电话。原来电话是赵大海打过来的,他被叶清荷再度拒绝后心里郁闷之极,回家后也是彻夜难眠。这时候已经夜深,他仍然还是起身打了个电话给孙皓扬。

    “皓扬,我回来后想了很久都睡不着,我就不明白清荷怎么连我的礼物都拒绝呢?”赵大海声音里满是委屈与疲惫,孙皓扬平时都很会安慰人,但是此刻他却词穷了。

    “大海,你别想那么多啦!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回学校呢,再说,你的成绩还有很多大进步空间,你再努力努力,用时间证明一切嘛。”孙皓扬想不出什么话能让赵大海的郁闷消减,便劝他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赵大海听了仍是不能释怀,他随口地说出一句:“皓扬,你说清荷是不是喜欢你啊?”

    这一句直接戳到了孙皓扬的心里,他一时之间想不到应该要怎样去面对赵大海,这时候赵大海这样一问,他更是心慌。于是他停顿了片刻才吞吞吐吐地答道:“哪会呢!清荷那么爱学习,我只是他哥哥,大海,你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吧!”孙皓扬又和赵大海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语后便劝他赶紧去睡觉,当孙皓扬挂掉电话后,他的手不由一抖,心里又多了一分担忧。

    从那晚后,孙皓扬心里便有了一个心结,一个是自己疼爱的妹妹,一个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他完全分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其实他也经常反问自己:叶清荷于他而言真的只是妹妹吗?孙皓扬把这个疑问藏在了心底,久久都不敢去触碰。自从叶清荷再次在江边拒绝了赵大海后,“琴行三剑客”就再也没有一起相聚过。每一次当叶清荷在校园里看到赵大海时,都会装出没看见的样子,低下头匆匆走过。而当孙皓扬在校园里远远看到了叶清荷时,他也是马上绕道而行,避免见面时的尴尬。他们三人如此这般互相疏远,似乎那些问题也慢慢地沉到了各自的心底。叶清荷依旧认真地生活学习,和同桌田恬一起读书写字看风景。赵大海渐渐放下了心中的郁闷,开始不断地和黄国梁到省城学习萨克斯风,参加各式各样的比赛节目。孙皓扬虽然心里仍然还是不懂如何面对自己和叶清荷对他的感情,但是他也很清楚当下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仍然是准备好高考。

    一年的学习又很快地过去,孙皓扬迎来了高三。虽然在很多高三学子心中高三是黑色的,在那样一整年的长期备考状态下,很多人都只能一头扎进书海题海里。但是孙皓扬却应付得轻松自如,高二的不懈努力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基石,他只需要再利用一年的时光去重整旗鼓,便能把那些杂乱无章的知识点融会贯通。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流逝得无影无踪,虽然高三的每一天似乎都应该拿来看书,但是善于自我调节的孙皓扬却总是能松弛有度地把握好时间。每当他回到青桐镇时,他都会来到琴行里弹上一曲,虽然“琴行三剑客”已经疏远,但是这里的一切都让孙皓扬怀念。他每一次来都会想起叶清荷,但是又很快放下,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

    六月,校园里的花圃里开满了栀子花,芬芳满地,洋溢着将要离别的淡淡忧伤。对于很多高三学子而言,六月是黑色的,因为漫长的复习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他们不得不再奋力一搏。但是在孙皓扬眼中,六月是金色的,因为他终于可以走上高考的战场,去验收他这一整年里努力的成果。高考来了,高考又走了,虽然还没等到放榜,但是等待成绩的莘莘学子们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孙皓扬自我感觉在考场上发挥得很好,所以他考完试后便尽情地在青桐镇的琴行里弹奏,似乎要把这一年里失去的娱乐时光补偿回来。叶清荷也结束了高二的期末考试,这天她骑着单车无意中经过了琴行,发现孙皓扬在里面如痴如醉地弹奏着《渔樵问答》,虽然古琴音色很好,但是少了箫声的附和,似乎还是略显单薄。

    于是叶清荷停放好单车,走进了琴行,当时林萧正好结束了一堂课,便招呼叶清荷道:“清荷,你终于肯来琴行啦!我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你了。”

    “林老师,我这不刚考完试就来您这儿了嘛,我可想死您啦!”叶清荷许久未见林萧,不禁和她撒起娇来。“对了,林老师,你们家的宝宝呢?我很久没见到她了,有没有长胖啊?”

    林萧和欧文结婚后一直忙于工作,直到前一年,林萧才生下一个女儿,他们给她取名字叫做“桐桐”。林萧在琴行教课,就把桐桐交给她母亲照顾。“桐桐在外婆家呢,她长得可快了,你改天来我家看她吧!对了,皓扬今天也来了,他在琴房里面一个人弹着呢,我可是很久没听你们俩合奏了,要不你也去露一手,让我听听你们有没有退步?”林萧很惋惜叶清荷和孙皓扬上高中后放弃了箫的吹奏,所以也很想再听听他们的合奏。

    叶清荷和孙皓扬也是许久未见,她拿起林萧递过的一支长箫后,悄悄走近完全沉浸在音乐里的孙皓扬,跟着他的节奏吹了起来。孙皓扬一直在琴房里弹奏着古琴,他对于叶清荷进来全然不知。当叶清荷的箫声响起,孙皓扬才回过头看,他看着叶清荷正看着他,两人会心一笑,继续奏着那曲《渔樵问答》。

    一曲终了,林萧不禁拍手叫好,“没想到你们俩的合奏还能这样出色,果然是心有灵犀啊!”

    叶清荷和孙皓扬听到林萧的赞扬都不禁脸红起来,孙皓扬朝着林萧笑了笑说道:“表姨,你就别取笑我们了,你和欧老师才是真的心灵相通呢!”

    林萧看着叶清荷只是笑而不语,便拉过她的手和孙皓扬说:“皓扬,要我说啊,反正你都高考完了,清荷明年也是要去念大学的,你们有没有想过去哪里念书呢?”

    孙皓扬想也没想就大声答道:“当然是北京啦!首都多好,叔叔又在那里等着我。”

    “北京好啊!这样你们俩以后都可以在一个地方啦!清荷,你以后肯定也是去你爸爸那儿的吧?”林萧一直都认为孙皓扬和叶清荷很般配,虽然她不赞成早恋,但是她心里却希望孙皓扬能够一直照顾叶清荷。

    叶清荷羞涩地看了看孙皓扬,才细声地和林萧说:“林老师,您又拿我开玩笑了,我明年才高考呢,您就给我压力了,我要是考不上北京的学校呢?”

    林萧见叶清荷脸红了,便猜到了她的心思,于是鼓励她说:“你这么好的成绩,再努力努力,肯定能上的。你看皓扬多有把握呢!”

    “表姨,您就别取笑我啦,要是成绩出来我去不了北京那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孙皓扬一边说着一边朝林萧做了个鬼脸。“你们先聊吧,我玩了一天琴了,我得回家吃饭了。”孙皓扬一边说着,一边收拾摆在旁边的乐谱,跟林萧和叶清荷挥手道别。

    林萧看孙皓扬着急回家,但是她待会还有一堂课程,也不方便和叶清荷聊太多,便说:“清荷,要不你和皓扬今天先回家吧,改天你们俩一起来我家看桐桐啊!”

    叶清荷本来想在琴行再待久一些,但是林萧下了逐客令,她也只好跟着孙皓扬一起走出了琴行。孙皓扬骑着单车在前面,叶清荷也骑着单车跟在他的后面,两个人并没有像之前一般并行。叶清荷本来就害羞,如今孙皓扬没有先开口和她说话,她心里更是一阵难过。孙皓扬感觉到叶清荷一直跟在他身后,他本是打算骑着飞车避开她,但是他转念一想,为何他们不能好好地把心事摊开来说呢。于是孙皓扬停了下来,在一个街口处等已经落下好长一截的叶清荷。

    “清荷,我们去江边吹吹风吧!”孙皓扬朝叶清荷挥手说道。

    叶清荷听到孙皓扬的呼唤,当然是马上加快脚步骑上前去,于是他们两人又和从前一般并骑着单车来到了江边。他们停好单车后,双双靠在江边的围栏上,感受着清风徐徐,看着江面上微波粼粼。孙皓扬在琴行里和叶清荷再次合奏后,他似乎能够感觉到叶清荷所说的“友达以上”般的细腻感情。已经放下了学习包袱的孙皓扬,此刻终于能够正视自己心里的感情。他看着叶清荷望着江面仍然是一言不发,才说道:“清荷,我们似乎很久没有一起这样在一起说说话了。”

    叶清荷转过身,深情地看了一眼孙皓扬,沉思了片刻才说:“是啊,我们在学校都碰不到,没想到今天在琴行见面了。”叶清荷向孙皓扬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情感后,孙皓扬一直疏远她,所以她慢慢地就把心思重新投入到了自己充实的学习里去,今天重遇孙皓扬,却觉得两个人此刻虽然很近,但是心却很遥远,所以叶清荷也对孙皓扬的态度很平淡。

    孙皓扬感觉到了叶清荷的释然,所以他才缓缓说:“清荷,其实那天你跟我说你对我是“友达以上”,我之前一直都没有好好地去考虑这个问题,不过这段时间我想通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刚刚跟你琴箫合奏,我更加确定了在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我其实……”

    叶清荷没等孙皓扬把话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说:“皓扬,其实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就像我也不用和大海解释太多一样,我想我们只要以后还是好朋友就行了。”

    孙皓扬本想把自己对叶清荷的真实情感告知于她,但是叶清荷这些话却把孙皓扬的心里话堵在心底。于是孙皓扬只能苦笑着说:“我们当然是好朋友啊,改天我约大海出来我们一起去看桐桐吧!表姨说她现在长得可爱极了呢!”

    叶清荷也很久没有和赵大海联系,在学校里也总是躲躲闪闪,所以她听到孙皓扬说要约上赵大海时,也是很开心地答应了。那天孙皓扬和叶清荷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一般,成了无话不聊的老友,他们一直谈天说地到暮色四合,才各自归家。

    等到高考放榜那天,孙皓扬的成绩虽然没有他预料中的好,但是也足以让他去选择北京的很多名校。收到北京理工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孙皓扬高兴地找到正在学校补课的叶清荷,约她走到开满栀子花的花圃前,“清荷你看,我的录取通知书!我可以去北京找叔叔了!”孙皓扬脸上洋溢着成功的喜悦,激动地握住叶清荷的手说。

    叶清荷的手被孙皓扬握得生疼,她抽开有些泛红的手才说:“哇!那真要恭喜你了,孙叔叔肯定会为你高兴的。”叶清荷觉得孙皓扬能去北京念书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她很平静地回答道。

    孙皓扬看到叶清荷面无表情,似乎对他能不能去北京念书一点也不在乎,于是略有失落地说:“清荷,难道你不为我高兴吗?”

    “当然高兴啦,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不高兴?”叶清荷看到孙皓扬眼里的落寞,才笑了笑说道。

    孙皓扬看着花圃里盛开的白色栀子,收起了手中录取通知书才说:“清荷,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约你来这些栀子花前吗?”

    “当然知道啊!栀子花开,意味着离别,你是来和我道别的。不过我也会努力考去北京的,我想孙叔叔和爸爸了。”叶清荷虽然是个理性的女孩子,但是她也免不了悲春伤秋,看到盛开的栀子花,心里也还是忧伤。

    这时孙皓扬却说:“清荷,栀子花开,并不就一定意味着我是要和你道别,你知道吗?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我想跟你说,其实我对你也是‘友达以上’,我会在北京等你!”孙皓扬用少有的深情的目光看着叶清荷说道。

    叶清荷听了之后,那些本已藏在心底的爱慕又浮现出来,她也用闪着泪光的双眼看着孙皓扬说:“皓扬,你……我……我一定会努力的,说好了,你要在北京等我!”孙皓扬在得到叶清荷肯定的回应后,紧紧地攥着她的手,然后把她揽在了怀里。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