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穿越宫廷>
穿越之丑女倾城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一章

  “为什么不爱我?”她质问着他,“没兴趣。”“不,爱我,我是丞相的女儿,比别人都好,陈瑾寒,为什么你不爱我!”“我好像记得叶丞相前几天因为贪污罪而被皇上革职查办了,你可是罪臣之女,连大街上的乞丐都不如。”“所以呢?”她的心已经寒了,但还是想知道那个揪心的答案。

  “所以你只是我的棋子,你只是那个让人恶心的女人。”“你是说我长得很丑是吗。”“你说呢。”她绝望的跌在地上,脸上流下一行清泪。其实她一点儿也不丑,只是三个月前喝下了一杯药,脸上长出了一大块红色的斑,她其实有解药的,她只是想测验他到底爱不爱她,可他却深深的伤害了她。可是,如果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呢?

  “婧儿。”唐绍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唐?”她猛地转身,真的是他,一股惊喜涌上她的心头。“婧儿,过得还好吗?”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了头,红了眼眶,思绪早已万千。

  还记得那年,她才十三岁,是丞相府的嫡出千金,那年,他和唐绍定下了婚约,可那时,因为陈瑾寒的出现,婚约取消,三年后她嫁给陈瑾寒,唐绍闹过,抢过亲过,最终,一切归于沉默。

  “我爱错了人,唐。”她低声说。“还能回来吗,我是说心。”“回不来了,自从遇到他时,就回不来了。”傻瓜,你懂吗?我一直爱你,只不过,我和你一样,也爱错了人,心也回不来了。

  晚上,他回到了书房,她来看他,“爷,怎么了?”“啪!”他打了她一巴掌,“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娶你,你为什么么是相府的女人,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他们瞧不起,滚,给我滚!”“王爷……”“叶婧文,我瞧不起你,滚去马房睡!”陈瑾寒怒吼着,她只能红着眼眶,乖乖去马房睡。

  “白毛,你说他爱我吗?”“咻,咻”白毛叫着,“算了,我听不懂,说人话!”“咻,咻,咻”“呵呵,我可真傻啊,它怎么会说话呢?”她摸了摸发红的脸颊,没有说话。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

  早上,她醒了,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醒了?”“爷……”从此以后本王没有你这个王妃,我会说你病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连让我成天看你的机会都没有,陈瑾寒,告诉我为什么?”“与其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如去爱一个真心爱你的人。”“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她抱着他说。“对不起。”···

  她走出了王府,只拿了十两银子,天快黑了了,她去住店,“老板,多少钱一夜啊?”“嘿嘿,150文。”“那么贵,150文呢!”“那收120文?最低只能这样了”“那好吧。”这客栈并不豪华,她只带十两,算了,将就着吧。“姑娘?”老板娘在敲门,“怎么了?”她推开门,“这儿有些饼和粥,姑娘吃些吧。”“谢谢。”她吃了些,头很沉,“请你先出去吧,我很累!”那老板娘听后一喜,便说道:“姑娘,要不咱们聊会儿天吧!”叶婧文已知那老板娘下了药,但却不知她要干什么,“你出去!”她用仅余的一点儿力气推翻桌椅,便晕了过去,头撞在棱角上,流了许多血,可把老板娘吓了一大跳,立即呼喊老板来救人。

  醒来时,她正躺在床上,却动不起来。“姑娘醒了?”她缓缓睁开眼帘,“这是哪儿?”她的眼半眯着,瞧着一个身体臃肿,穿着暴露的妇人。只见她讨好的把她半身扶起,“呵呵,姑娘有所不知,这儿是天香楼。”“天香楼?”她低喃道。“正是。姑娘叫我花妈妈便可,不知姑娘姓甚名谁。”“我?”她皱皱眉,试图回想起她叫什么名字,可总是想不起来,便摇了摇头。“无妨,姑娘既然不知自己的名字,那我便赐你一个好了。”她瞧了瞧梳妆台上的黛,叫黛君可好?”她迟疑了一会儿,也想不出自己的名字,便点点头应允了。黛君有些饿了,便叫花妈妈端些肉粥和饼来吃。

  花妈妈一下楼,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瓮声瓮气的说:“妈妈,听说您最近又招了一位新女子入楼啊。”花妈妈没好气的斜了她一眼:“怎么了,有意见吗?”“可那女人长得其丑无比呢,啧啧,白白浪费了一身好身材。”

  花妈妈一听这话一想:也是,这黛君长得那么丑,也确实对不起嫖客们,听说回春堂有位老头精通医术,让他给黛君瞧瞧,若是救好了,天香楼便又多了一名美人,若救不好,她做个打杂丫鬟也是绰绰有余的。见花妈妈的眼珠转了转,那女子更不解了,她本是想刁难那位女子的,怎么会······“你且先回去吧。”花妈妈摆摆手,那女子带着些疑问走了。花妈妈办事效率也是挺快的,一会儿工夫,便把肉粥端上来了。问着肉粥的香味,黛君的肚子也有些饿了,急忙狼吞虎咽起来。

  “慢些吃,又没有人抢你的吃食。”花妈妈捂嘴笑道。可黛君根本不听,吃的满嘴油腻,还依然乐呵呵的夹菜。“等会儿我带你去回春堂,把你脸上的红斑除掉。”

  “咳咳。”黛君被噎着了,脸成猪肝色,幸亏花妈妈给她递了杯水,“什么是回春堂啊?”“一个药馆子罢了,据说那郎中很精通医术呢。”花妈妈想着,对马上要见的大夫无限的遐想着,没准儿是个小白脸呢。“可我脸上的红斑不是胎记吗?”她指了指红斑,“我瞧着也像,不过事情没成熟之前,不能妄下定论。”“嗯。”黛君点了点头,瞧那些吃食,也道吃不下去了。

  到回春堂后。花妈妈脸绿了,这大夫不是小白脸,而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大夫,你瞧这脸上的红斑能治好吗?”花妈妈指了指黛君脸上的红斑,那大夫瞧了瞧,“只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罢了,好治。”“雕虫小鸡?”黛君不解的问。“呵呵,姑娘说笑了。”那大夫笑了笑,拿出一张药方“连服三日便可。”花妈妈小心翼翼的接过,付了些许银两就打道回府。回到天香楼后,花妈妈急忙去煎药,果不其然,三日后,黛君的脸疼了起来,没半个时辰,红斑就消失了。花妈妈瞧着黛君如花似玉的面孔,不禁感慨万千。

  “黛君可真漂亮,连花妈妈我都不及你一半啊。”一边的侍女笑了笑,其实这花妈妈长的也不丑,面容清秀,肤若凝脂,声音也如那黄莺般美妙,只不过沾染了些风尘气,着装也暴露了些。“你若愿意,马上我带你去接客,青涩的女孩最讨男人爱了。”这时黛君才意识到这里是青楼,可逃也逃不掉了。不容黛君反抗,花妈妈把黛君的头发梳直,然后再全部梳起,用发带绑好,颇有汉代风。换上一身略微活泼的衣裙,看起来很完美,很漂亮。

  约是亥时吧,花妈妈把黛君拉到舞台上,“咳咳,各位,今儿是我们天香楼黛君姑娘的初夜,请各位客官尽情出钱来购买,底价是十两。”众嫖客一瞧,呦,一个水灵灵的美人哟,看起来那么的纯洁,与世无争,可惜喽,误入青楼,要是赎不了身,这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了!“我出十两。”一个长相邋遢,满嘴黄牙的男人说。

  “哎,苟兄,你不觉得十两太少了吗,三十两!”一个肥的流油,正色眯眯的看着黛君的人说。“五十两。”“六十两!”此时,两人在争斗着黛君的标价。“一千两。”

  花妈妈瞪大了眼,一千两,那么多,黛君,值吗?见无人回应,他又重复了一遍,“一千两,我买。”众人回头一看,妖孽呦,明明是个男人,却如女子般美丽,如此俊美的男人,实在很难见到。花妈妈看呆了,直立在地上,他向前走去,将一大把银票塞进花妈妈手中,见花妈妈没反应,皱了皱眉头,“不够么?”“够,够,够了!”

  花妈妈一连说了几个够,呵呵,手里有钱的感觉真好,特别是一千两的。瞧着这男子如此英俊,花妈妈笑着说“如若公子不介意,老身和黛君一起伺候您可好?”“不用。”他瞧了瞧花妈妈,有些鄙夷的说。黛君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进了房间。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