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刑侦悬疑>
微醺的侦探世界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序、

2013年2月7日,老黄历上是这么写的,宜嫁娶,开光,求嗣,会亲友,安床。忌入宅,移徙,出火,分居,安香。所以,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否认,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用于订婚的日子,天时地利人和,当然,除了我以外的人和。
        我的父母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异了,因为父亲找了一个漂亮的小三,而本身作为一个比较彪悍的刑警的母亲,被自然而然的抛弃了,当然,父亲也把我一起抛弃了。于是我总是和母亲一起,那时候小小的我每天和母亲去接触各种作案事件,各种血腥的案发现场,看母亲和那些刑警们各种的挖掘线索,然后帅气的破案。别的不敢说,但是我接触过的事件,绝对比一些上任将近四五年的阿姨伯伯们还多的多,因为我是从五岁开始有接触,一直到现在的十六岁。从一开始的茫茫懂懂,到现在看到现场就能发现诡异,和有超常的记忆能力。
        而我为什么突然提到2013年2月7日的今天是一个非常适合订婚的日子呢?因为我的父亲在一个月以前来找我了,因为父亲的生意伙伴有联婚的想法,那个生意伙伴有一个儿子,而新妈妈也只是生了一个儿子,我,自然而然就被父亲选中当这个联婚的新娘了。
        和一个从来不曾相识的人结婚?我觉得我真的做不到,可是父亲对我的苦苦哀求,还有母亲决然的眼神。我只能选择从了,现在的我,坐在化妆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我的父亲长得并不好看,但是我的母亲却是当年的警花,所以我也还是要阿弥陀佛自己没有遗传父亲那张猥琐的脸。
       镜子中呆呆的我,有着一张再标准不过古典瓜子脸,以母亲的话来说,看上去仿佛只比手巴掌略大点,又有点象从标准美女漫画上走下来人一样,比起一般女生大眼睛,相同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刻默默倾诉着,母亲说,这是因为我小时候总是哭得原因,这倒是让我哭笑不得,而坚毅挺直鼻梁兼有女性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英气,略薄柔软樱唇由于化了妆,所以呈现出种近乎透明宝石红润,一头水一样柔美乌亮长发流瀑般披散在身后,哦,为什么没有盘?因为这头发是我最喜爱最心疼的,如果盘起来,又喷一些七七八八的奇怪东西,伤了我的头发,我上哪儿哭去?
        我站起身子,小步走向全身镜的地方,打算仔细看看自己今天的婚纱……说来还真讽刺,婚纱是对方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对方选好的,而我只要做一个被操控的人偶就可以了。
       这一件婚纱,和那些挂在婚纱店外的展览品一般,纯美的颜色让人不忍触碰,仿佛一切都会弹指一瞬中飘逸沾染,婚纱纯白得无丝无痕,点缀的蕾丝花边,雪纺纱裙的优雅,完美搭配。婚纱,像花瓣百合花样淡泊、娇柔,轻薄透明的面料及绣花,一切都样完美动人,这件层层叠叠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玫瑰和宝石拼镶的婚纱,美得让人渴望,美得让人无法呼吸。
       我曾无数次幻想自己穿上婚纱时的模样,幻想过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婚纱样式,却都不及这套婚纱的完美。我对着镜子苦涩一笑,望着里面那个我几乎已经不认识的自己。化了妆,戴了无数珍贵首饰,穿着高挑美丽的白色高跟鞋和这一套接近完美的婚纱……这一次的订婚,除了对象以外,都很满意。
      “卿尘,好了吗?”化妆间外突然传来一阵颇为粗暴的男音,把我下了一跳,也许是跟母亲久了的习惯原因,对身边一切都很警惕,所以就算一点点动静都会将我吓到,更何况是……这样子的声音。
       微微抿了抿唇,迈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向门口,我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虽然在很努力适应,不过还是需要步子很慢很慢才可以保证不会狼狈的摔倒。
      “卿尘小姐,头纱。”化妆师看着我要出去,拿了一块白色的头纱小跑过来,然后又用了别针将头纱别在我的头发上,我有些不习惯的抖了抖脑袋,然后继续走向门口。
      “卿尘小姐,”化妆师突然又开口,将我叫住,我扭头看着他,“你很美,你的先生非常有眼光。”
      “谢谢。”礼貌的道了谢,继续走着,先生?我没有见过我的先生,他也没有见过我,我不知道他是和我一般大小,还是一个中年男人,我不知道未来我会和谁在一起,是不是会幸福。
      “父亲。”站在门口,礼貌性的向那个长相无比猥琐的男人点头示意,然后目光降落在他身旁的年轻男生的身上,只见站面前之人,年纪十八九岁,身穿袭浅米色的西装,身材适给人种玉树临风、优雅斯文又浪漫洒脱的感觉,丰神清秀五官,一双漆黑似墨的剑眉,澄澈、深潭般幽邃的黑眸,直挺鼻梁丰润性感嘴唇闪着自红润光泽,面颊丰腴肌肤白皙端正,轮廓隐含有儒者特有温文尔雅秀雅,却又透着三分邪气。
      有一点……熟悉?
      不过该 怎么说?这个少年长得确实还不错,可惜,我对他,一点也不来电。
       “卿尘,这个就是你万伯伯家的儿子你的未婚夫,万墨池。”父亲突然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也突然发现刚才那样子似乎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急忙低下头。
       “你好,我是万墨池。” 他突然开口,将右手伸了过来,停在我前面,悬着。
       我也急忙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握住他的手,如果没有手套,他定会发现我的手心全部都是冷汗了,“你好,我是卿尘。”
        气氛突然诡异到了极点,未婚夫和未婚妻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然后如同陌生人一般握手问好……天呐,这就是我以后的命运吗?可是我还是对于破案那一类的事情更感兴趣一些。
      “Filled with layers of veil that piece, encrusted satin weave roses and wedding gemstone inlaid fight is the expectation of love, is a happy dream。”他唇中突然吐出一大串的英文,打得我的脑袋无比痛,英语就是我的死穴啊!我皱眉,有些责备的看着他。
        “那件层层叠叠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拼镶的婚纱,是对爱情的期盼,是对幸福的憧憬。”他温婉的笑了笑,然后给我翻译,好吧,算我自作多情喽,他也许是再给我父亲翻译。
        他牵着我的手,似乎也是故意放慢了步伐,陪着我慢慢走向订婚现场,一路上我们都是一言不发,我低着头看着地,没有注意他在看哪里,也没兴趣。
       “你乐意吗。”他突然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我,我知道,这里离订婚现场,就只有二十几步的距离了,他突然这样子问,让我巴不得感觉说我不乐意,你放我走吧。但是,母亲的眼神,父亲的哀求……
       “那么你呢?”我把事情又推回了他的身上,他眼神中满是兴趣的看着我。
       “如果是你的话,恩,应该愿意。”他带着一抹邪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谁知道他对多少女生说过这句话?
       “同样的话,给你。”我主动挽上他的手,带着他走向大门,“不能让大家久等。”
       他沉默着继续跟着我走,然后推开大门,缓缓走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我微微昂着头,目光有些空洞的看着那个站在台上的父亲。
        “我是不是见过你?”我突然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他,好像是在五年前还是多久?有一个打扰我第一次破案的少年,因为他父母的原因,还和我在一起生活过几个星期,然后那个少年送了一个奇怪的怀表给我……说以后会来娶我!
       “终于想起来了?”他还是带着那一抹讨打的笑容看着我,眼神中是深深的眷念,这小子在想什么,那时候我不过是有,有讲故事给他听让他睡觉罢了。他这是什么眼神啊。
       “当啷!”突然,头顶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整个会场黑暗了下来,碎玻璃从头顶全部落下,我有些慌乱的抓住他的衣服,突然感觉到一阵重力,然后被他扑到在地上,然后听见那些碎玻璃砸在他身上的声音。
       “魂淡,放开我。”我听到了,我听到了脚步声!我怒喝一声,然后瞬间反扑到他的身上,重重的一棍打在的我背上,我敢保证,如果再偏一点,我的脊椎就会断,但是我被打到的那里定是血肉模糊!我吃痛的痛呼一声,急忙脱下高跟鞋,根据自己的直觉用力砸向一个方向。
        “卿尘,你怎么样了!”似乎是因为听到我的痛呼,万墨池伸手抓住我的裙子,然后大声叫我。该死!这小子是想作死吗!这时候叫我,不是让那些不明的人找准了我们的位置。
        我努力静下心,听脚步声的来源,有一棍向我头砸来了!我急忙要起身闪开,却不料裙子被万墨池抓住了,不禁没有闪开,又被弹回来了,然后我听见一声闷响,眼前一黑,往旁边倒下,然后似乎又被谁抓起来了……
        “卿尘!”
       “来人啊!”
       “有电筒了!”
       “……”
      我似乎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等到意识清楚时,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微微蠕动嘴唇,想要开口,嗓子却干燥无比,说不出话,一个陌生的人将一杯水递给我,我急忙喝下,然后才细细打量这里的一切……这是一个水泥房,不过里面的装潢非常简单,颇为……欧式建筑风格。
       我在哪里!我……是谁?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