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耽美同人>
劫缘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一章


“宋先生,苏医生就在里面,您可以直接进去的。”
宋誉点点头,牵着宋子言的手向苏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一个月前,宋誉经朋友介绍找到了这位姓苏的心理医生,之前他也听说过一些,是T城很有名气的小儿自闭症心理医生,治疗方法也是有些不同。那时他已经联系好了美国方面的医生,但又抱有一丝希望,于是就来到了T城,可是接待他的只是苏医生的秘书,要求他在这一个月内细心观察孩子的举动,并且要每天通过email发送给苏医生。起初他的确是手足无措,这几年他既要照应公司又要带着子言进行治疗,他真的没有和孩子单纯简单地在一起过。后来慢慢的也找到了一些如何和孩子相处的方法,如何安抚他,如何引导他,这些,都是他从前没有好好做过的。
  正想着,已经踏进了室内,只是看到一个侧脸就让宋誉如临深渊。
“苏…井?”宋誉的声音有些发颤。
只见那人从电脑前转过脸,表情也是僵住了。
宋誉愣在原地,他没想到,没想到这位不透露姓名对于治疗也只是需要孩子的详细资料的苏医生竟然是苏井!
苏井只是僵了几秒钟,而后低下头浅浅的笑了,眼帘下掩盖的是无可奈何。他笑着向宋誉走过去,说:“宋誉,好久不见了。”像多年不见的老友。
他看向苏井,还是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他该是长高了许多,也穿起了西装领带。
两人忽的同时笑了起来,宋誉回应道:“是啊,好久不见了。”
苏井弯下腰,看着小小的宋子言,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问他:“这是你儿子啊…”
宋誉脸上尴尬了几分,应道:“是。”
“嗯。”苏井朝着小子言温柔的笑了笑,“小子言,愿意叫我一声叔叔吗?”温柔的像黄昏时的余晖,不浓烈也不疏远。
那些宋誉再也没有回忆过的十年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他记得从前的苏井就是这样,对什么都是一副温柔,像一抔温水。可也是如此,他看不清苏井的爱恨,他对苏井总是用猜的,后来陷进去了,就不顾一切的押上所有赌苏井的爱恨。当他赢了这一注也输尽了全部,那时他才知道,苏井早就是自己的所有。
“他不会回应你的,你要防备些,他可能会伤害到你的。”宋誉像是提醒的对苏井说。
“这些我比你清楚,但是这些话以后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了,他虽然没有办法回应但他听得到,父亲说要对孩子防备,对孩子是一种伤害。”苏井说的严肃,声音却还是还是温润如水。
宋誉揉了揉儿子的头,说道:“好。”
“嗯,你先坐,我需要了解一些情况。”苏井点点头,恢复了工作中的作风,转身摁响了电话,“丁秘书,麻烦给宋先生送一杯黑咖啡加一块糖。”
“好的,苏医生,您稍等。”
苏井说完自己又笑了,好想见到这个人从前的习惯就全部回来了,不管已经过了多少年,自己还是能自然而然的帮这个人点一杯他喜欢喝的加糖黑咖啡。
“你还记得啊。”宋誉笑着看着苏井。
“嗯,”苏井没有多说,“子言之前进行过药物治疗吗?”
“嗯。有过。”
“嗯,以后除了出现失眠就不要再用了,副作用你应该知道。”苏井皱了皱眉。
“我知道,但是很多时候他会去伤害别人。”宋誉有些疲倦的看着小子言。那些子言行为突然过激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只能用奋乃静控制他,作为一个男人,面对着子言,自己的儿子,他感到深深的无力。
“嗯,可以用小剂量的脑康复。”苏井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又接着问道:“他妈妈呢?”
宋誉左手摸了一下鼻子,苏井看在眼里,从前就是这样,宋誉一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就会这样。
“苏医生,”敲门声响的恰到好处,“宋先生,您的咖啡。”
“丁晓,子言这一个月的记录我发到你的邮箱里了,你整理一下再发给我。”苏井叫住了秘书。
“好的,苏医生。”丁晓职业性的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如果你放心的话,可以把子言放到我这边的康复中心。”苏井推了下眼睛,接着说道:“治疗室一对一针对性的,治愈的可能性有多大你也应该清楚,我能做的就是尽力,你考虑一下。”
“你的意思就是她们就只照看子言一个孩子?”宋誉将信将疑的问。
“她们?”苏井挑眉,疑惑的看着他。
“你说的康复中心啊。”宋誉也有些不明所以了。
“你想多了,所说的康复中心就是我家,没有什么她们,我是子言的主治医师当然要由我亲自照看。”苏井说着,不自觉的笑了,这个人还是这样,听人讲话总是钻牛角尖。
宋誉没有回答,,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井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小子言一声都不出,只是反反复复的玩着自己手里的玩具。
“她生下子言就走了,婚检的时候她求医生隐瞒了她有先天心脏病的事实。这几年,我要忙公司,还要带子言进行治疗,请过保姆,可是没有受得了子言的。你真的愿意照看子言,那么谢谢你。”宋誉沉着声音说,望向苏井的眼睛里复杂难测。
苏井带着一丝嘲讽的笑了,说道:“你不用谢我,收了你的钱我当然会尽力为你的孩子治疗,宋先生,像你知道的,我一直是比较爱钱的。”
宋誉望向他的眼一瞬间染上了悔恨,“苏井,”
“宋先生,从明天起就把孩子送到我家吧,你下班之后再来接走。”苏井打断他的话,他不想听了,过去这么多年了,再提起那些旧事除了难堪就是难捱,一无是处。
“……好。”宋誉点点头,“那我先带孩子走了。”
苏井走过去揉了揉小子言的头,说道:“小子言今天先回去吧,明天来叔叔家,叔叔有礼物送给你的。叔叔等你哦~”苏井温柔的笑着,就好像子言是个普通孩子,而不是个此时呆板的玩着玩具的自闭症儿童。
“我家在恒安路201号。”苏井看了看宋誉,“你可以回去了。”还是温柔的声音,听进宋誉耳朵里却像冰刺进心里。
宋誉关上门的那刹那,苏井像是失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坐在沙发里,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他,他知道他会结婚会生子,会过着正常男人的生活,却不想这些还要被自己看到。他觉得好笑,当初所有人想尽一切办法要分开他俩,后来他自己也以为分开两个人就会真的幸福,可是好像这几年宋誉没有多快乐,而自己一直一个人就好像真的是失去爱人的能力了。
可是一直宠辱不惊的神经,也只有面对着他才会有所波动。
苏井看着窗外,这是来到T城第五个年头,这看了五年的天空,今天格外蓝,却也让他看的模糊。
宋誉驱车回到自己在T城的公寓,脑子里一直乱糟糟的。学生时代的苏井一直喜欢顾城的那首《这么近那么远》,而苏井给他的感觉也是如此。他们第一天认识就打了一架,两个人鼻青脸肿的互相看着不顺眼,可是苏井就算对他生气却能转身对别人笑的亲近,他看着那样的苏井除了生气就是挫败,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苏井就不能像对别人一样的对他呢,那时候才十七岁,对什么都是一条路走到黑,应了常说的那句当局者迷。从来都是平平淡淡的苏井啊,对自己从来都跟别人不一样是因为自己对他来说也是特别的啊。后来就习惯了,习惯了苏井对自己说话的刻薄也习惯了那些别样的柔情。
那时候那么好的苏井,后来就因为自己被伤害的再也不肯回头。
他忽然希望子言治疗的这段时间会发生点什么,他想让苏井恨自己,因为他知道爱已经不可能了,他害怕苏井像对其他人一样对他,就像今天一样。
宋誉自嘲的摇了摇头,自己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还会有这样幼稚的放不下的想法。大二的时候他们一起去鼓浪屿,他们在沙滩上看了一次日出,一向淡然的苏井竟然在自己身后哭了,不停地小声重复着:“怎么办啊,怎么办……”他又如何体会不到那种恐惧,那种越爱路越黑的茫然,那种明知道结果却又乏力回天的绝望。只是那时候自以为自己爱得够坚决就能抗拒一切,可最后他谁都没能保护的了。
宋誉看着一语不发的小子言,时间过得太快了,转眼就物是人非了。自己当年顺从父母结了婚,妻子是端庄大方的贤内助,却在生下子言后就走了。这几年也有朋友介绍条件好的女人给他认识可是一颗心提不起精神了,早就没了年轻时的那些激情了。转念再想,他年轻时的那些阳光竟是尽数给了苏井。
宋誉叹了口气,看着小子言,轻轻的笑了。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