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武侠仙侠>
轩辕大陆之百鸟朝凤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二十章一场风波

    “臭娘们,再不交出解药,老子今天剁了你。”君翎循声问去,只见那人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以及一把络腮胡,身穿鹿皮马甲,身材高大魁梧,手拿一把几十斤重的斧头。

    “呵呵,想要解药给姑奶奶磕个头,我就给你。”说话的女子身材纤细,头上插着各种银器首饰,蓝色的眼影托至两鬓,说话也甚是妖娆冷艳。

    “你个小小的南蛮女子,好大的口气!让老子给你磕头!门都没有!”男子啐了一口唾沫道:“尔等只不过是寄生在舍卫国下的小小女国,而我们乌托国乃北方大国,怎么会向你们低头,我警告你,若再不交出解药,就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说话间已有不少人围观。

    “我千代雪倒是很想领教领教你完颜可尧的夺命八卦斧。”女子笑的极其阴冷。看得出极其的生气。任凭任何一个人羞辱你的国家,你都会恼羞成怒。

    千代雪作为下一任大祭司的候选人更不会任别人羞辱自己的国家。千代雪两手手指紧闭,手掌微微弯起,摆好迎战的准备。

    “你以为我会怕你?”可尧举起八卦斧就要砍去。

    一个黑影闪过。八卦斧停在空中,可尧的手被黑衣男子用拇指和食指扣住,不能动弹分毫,可尧越是挣扎就越是疼痛。黑衣男子见可尧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这才松手。可尧立刻垂下手臂,此时已酸痛不已。

    “两位英雄好汉都是林某人请来的贵客,希望两位看在林某人的面子上就此作罢。”那黑衣人便是林家堡堡主,武林盟主林左清。此人一双剑眉入鬓,两鬓已有白丝飞出,暗眸灵动。

    千代雪收式,变回原来和颜悦色的模样说道:“既然盟主发话了,小女子怎敢不从,罢了,我们走。”

    “站住。”可尧依旧不放弃,他了不管什么盟主,兄弟才是最重要的。

    “你今天必须交出解药,否则别想走出这院子半步。”可尧两眼似是要射出火花。

    林左清安抚道:“可尧兄弟莫急。”遂又转身走到千代雪跟前说道:“千代姑娘可否看在林某人的面上给他解药就他兄弟。”

    “盟主都来求情了,千代也能那么不懂事,解药嘛,我肯定会给的,只是千代的师妹被他兄弟所辱,若是盟主能还我一个完璧的师妹,我立刻交出解药。”

    林左清脸色一沉,让已失身的女子完璧归赵怎么可能。这分明就是为难自己。

    “不就是个女人,我让我兄弟娶她当个小妾不就行了。”可尧嘲讽道。

    “别说是小妾,就是正室,我们南陵女子也不会下嫁尔等莽汉!”千代雪也不甘示弱!

    “若两位在林家堡闹出人命,武林大会暂停事小,引起两国恩怨事大。两位还是和解吧。”

    千代雪在心底冷笑,这林左清表面上要解决此事,暗地里就在挑起两国的关系,城府可见之深。

    周围看热闹的原本都是冲着藏宝图而来,现在一听武林大会要暂停,立刻议论起来。

    “南蛮人就是不懂大陆的规矩,林家堡是你等鼠辈放肆的地方么?”说话的男子身穿道服,一手捋着山羊胡,一手拿剑指着千代雪说道。此人正是天山掌门葛啸天。

    “就是,一个小小的女国,使用下等蛊术,就自以为是,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若是耽误了武林大会,你担得起么?”

    周围的怨言四起,却无一人帮自己说话,气的千代雪满面红光。

    “原来所谓的江湖好汉都只是些欺负弱女子的人渣。”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众人转身望去,只见此女子面纱遮面,宛若天仙。此人便是君翎。

    “是何人如此猖狂?”葛啸天被一女子嘲讽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在下并非武林中人,说了名字你们也不知道。”

    君翎话还没说完就被葛啸天打断:“原来是个无名小辈,也敢在这大放厥词?”

    “无名小辈又如何,难道如今这个世道连个良心话都不能说了么?”君翎走到千代雪身旁,对其他人说道:“敢问各位,如果今日被侮辱的不是这位姑娘的师妹,而是你们的母亲或者妻子又或者姐妹你们作何感受?”

    “这……”周围的男子都语塞。

    “这件事没有牵扯你们,你们置身事外也就算了。却指责他人这符合江湖道义么?”君翎实在气不过,每当他们说南陵国时自己更是难以压制怒火。

    “这是谁家的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在这评头论足。”葛啸天爱面子,更何况还当着这么多江湖人士的面,自己即使错了也不可向一个毛丫头低头。

    “她是我唐左的女儿,不知葛大侠有何指教。”唐左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内。

    葛啸天当然知道唐左是谁,他不但知道,他手上的疤就是当年唐左所赐。听到唐左两个字先是一颤。唐左另一个身份乃是唐门后人。只不过唐门落寞后,唐左另起门户,建立的百草山庄。

    “义父!”君翎见到唐左顿时安全感十足。好像有义父在,就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

    “原来这姑娘是唐兄的千金。刚才令千金一席话让各位很受教。真是虎父无犬女。”林左清明着夸君翎有正义感,话后的意思是指君翎不懂辈分,教训各位前辈。

    “小女,初次下山,不懂江湖规矩,还望各位多包涵。”唐左陪笑道。

    “义父?”君翎不懂义父为何这么说,明明是他们的错。唐左朝君翎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说话。可是这次君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忍住。

    “他们看不起女人,欺负女人就是不对,不对就道歉。”君翎的目光扫视周围的人。

    “翎儿,够了!”唐左知道现在的情形对自己不利,不能让君翎再胡闹下去了。

    千代雪走过去,拍拍君翎的肩,笑着说道:“多谢这位姑娘仗义执言,现在我把这个解药给这位姑娘,她愿给谁便给谁!”千代雪从腰间掏出解药交给君翎。

    唐左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这是把翎儿推到风口浪尖么?

    “我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快交出解药。”可尧口气依旧不饶人。

    “想要解药可以啊,你只向这位姑娘道歉,我便给你解药。”

    “不可能!”可尧想都没想就答道。可尧在北方可是不可一世的人。怎么可能随意向他人道歉,更何况是个女人,还是南陵国的女人,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如何在大陆立足。

    “我猜你也做不到,现在有个容易的事让你做!你一定可以手到擒来。”君翎看着可尧。

    “我要你和他的胡子!而且还是用你的八卦斧剃下来。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也只能说明你的兄弟在你心中也没有那么重要嘛。”

    “谁说我做不到。”可尧最气别人怀疑他的义气。说完便提起八卦斧去削葛啸天的胡子。“站住,乖乖交出胡子。”葛啸天吓得连连后退,用剑抵挡可尧的斧头。

    嘴里还大叫:“这与贫道有何关系?”

    “你的胡子能救我兄弟的命,你应该感到荣幸。”

    “这胡子也是贫道的命。”葛啸天连挡数招。

    “谁让你瞧不起女子,这是对你的惩罚。可尧,你可要快点来,你兄弟的命现在可危在旦夕。”君翎看到他俩此时的模样心里笑开了花。

    现在不仅千代雪,周围的人都忍住笑意。

    葛啸天本就不是完颜可尧的对手,此时已败下阵来。葛啸天双膝跪地,双手持剑抵制可尧使出的‘惊天破地’,可尧是草原上的壮汉,力气本就比一般人大,此时葛啸天的手已经微微颤抖。

    可尧一撩斧头,打开放在葛啸天面前的剑,又迅速朝他脸上一挥,一道斧痕在葛啸天的下巴上,鲜血顺势流出。当年唐左在自己手上留下一道疤,现在他女儿又在自己脸上留下一道疤,还让自己在众人面前颜面丢失,这笔账自己一定会连本利的报复回去!

    “还有你自己的。”君翎提醒道。

    可尧找了一个装有水的缸,刮起胡子来。不一会络腮胡子被剃的干干净净。现在看起可尧也没有那么老气横秋了。

    “胡子我刮完了,你可不能食言。”

    “我君翎说到做到。给!”君翎将药丸递给可尧。

    ****

    婠婠要考试了,努力复习中!!!祝我全过!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