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都市异能>
瘸鼠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壹)
  “说你是个窝囊废,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和你离婚,看你那窝囊样,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还想让我陪你老娘去三亚,告诉你,你面前现在给你说话的这个老娘没时间,下个月的我就会和我的高中初恋一起去美国。”说完妻子悻悻的往卧室走去,临走还不忘白我一眼。男人、尊严亦或勇气,都悄悄地从我身边溜了过去。我出门的时候,邻居老王正在从他家的门口鬼头鬼脑的往我家这边看,这孙子平时最爱看热闹了。我在楼下的小卖部的王姐那拿了几瓶啤酒,王姐给我找钱的时候悄悄的说:“小李,我看你平时挺老实的,大姐是过来人,给你几句忠劝,你可要把你媳妇儿看紧点啊?”我恍惚的点了点头,我拎着几瓶啤酒朝亭子走去,一路上都有小区的老嫂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堆,对我指指点点。几天前,我送单位领导去机场,他的小蜜非要一起送飞机,本来回来的时候,要送他的小蜜。可是那娘们非要自己打车,所以,我就回来了早点。
我把车停到停车场的时候,我朝家的楼下走,我竟看见了我媳妇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搂在一起。我媳妇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两条白皙的腿,引得过路的几个男的都朝那观望,却是很美,美的连我都想看几眼。可是我没有时间看腿,我要看清那个男人是谁?最后,也没看清。那个男的离开了我媳妇的怀抱,那曾经是我属于我的,现在却成了陌生的归宿。我坐在了凉亭,想着自己这些年对媳妇百依百顺,指东不能往西,媳妇却是变本加厉,又想起前些日子我母亲来,我媳妇的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我这个做儿子的…想到这,我的眼眶一下子湿了。
这时,突然我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像是一只小动物,在亭子周围的小花坛,穿来穿去,我没有在意。扬起头,“咕咚”的把半瓶酒仰头一饮而尽。蓦地,这个声音又从我耳洞传来,直达耳膜。我的目光进行新的一轮扫描。忽然,我在亭子入口的台阶处,有一只老鼠,很大,有一只小猫那么大,大到我都怀疑它是不是成了精。它就在凉亭的一侧,冷冷的看着我,换做平时我肯定早跑了,但今天我心情不好。一个酒瓶子甩了出去,砸到了它的前爪,酒瓶像破碎的烟花,散落的一地,似乎,还有一些碎片划伤了它,它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瘸着前爪,浑身是血的地跑开了。我摇晃着,回了家。从此,我们结下了血海深仇。
  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不是已经睡熟了。可是,我感到了眼球在眼皮底下的转动。左边一下,右边一下。慢慢地,慢慢地…这让我想到了人们所谓的浅层睡眠。窗外,挂着猩红色的月光,一阵阵的风随意的刮摆着,让窗外的树桠肆意的在摇动。突然,我听到了一阵很细小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这莫名的声音,是从我的床下传来的。我翻了一个身,这个声音没了。顷刻,又是一阵轻微的声响。我顿时没了睡意,仔细的听着动静。夜,很静。我分别不出这个未知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我仍旧认真的听着,我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是骨头之间的摩擦声,是关节的扭动声。
我把大半个身子,扭到了床边。我想低头看看,究竟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就在我准备低下头看看的时候,这个声音突然停止了。声音的来源猜出了我的想法,我突然害怕了、胆怯了。我猜想,如果我俯下身子,看到一个毛烘烘的东西,正在我床下啃噬骨头怎么办?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床的另一半,妻子依旧没有在,我干笑了两声。
这个声音渐渐地又开始了,我翻来覆去,头痛欲裂。看看表,已经深夜一点了。但,这个声音仍旧在继续,我决心一定要弄清是怎么回事。哪怕看到的是一个毛烘烘的脸,哪怕这个毛烘烘的脸在啃噬骨头。我起身,轻轻地下了床,慢慢地走到吊灯开关旁边。一下子,按亮了。这个世界,一下子又让我感到了温暖。我慢慢地俯下身子,突然间,我看到了床下有一只老鼠。就是那只和我结了仇的那只老鼠。它就像人一样,直立的坐在我的地板上,冷冷的看着我,我明显看到了,它的前爪在胸前无力的垂着。身上的血迹还没干涸。我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场景:我从凉亭走后,这只被我砸伤的瘸鼠,偷偷地从凉亭周围的花圃中的一隅,露出了尖尖的脑袋,左右看着,身上的血一滴滴的从它脏兮兮的毛上滑落,和它的眼睛一样猩红。脸边的胡须上下抖动着,就像雷达一样,追踪着我的足迹。然后,趁我不备,闯入我的家中,制造噩梦。
  瞬间,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论,无神论,就像流星锤一样。重重的锤击在我的脸上。我轻轻的拿起身边的拖鞋,大喊着,朝床下扔了过去。这只老鼠,吱吱的从我身边快速的跑过。我感受到了它毛毛的尾巴从我光洁的大腿滑过。我募地浑身抖了一下。它顺着我卧室的门,朝客厅跑去。然后无声无息。我不敢追,我害怕老鼠。我从小就恐惧这个生物。我被这种生物打败了。我投降了。我软软地躺在了床了。我原本平静地生活,让这一只毛烘烘的生物,用它毛烘烘的尾巴拖走了。
我迷迷糊糊的倚靠的床头的靠垫上,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在如如胶似漆的往一起沾粘。就这样,我被拉回了梦中。小的时候,我在西安的奶奶家长期居住。道北是一个有名地方。据说还有一部电视叫《道北人》。在依稀的记忆里,这里的老鼠实在太多了。在旱厕,在房顶,在房外,在房梁,在床下…到处都是这些不速之客。在一个人和老鼠一样多的地方,两种生物一起生存繁衍,共同生存。
  我记得,五岁的那年,因为那次的经历,让我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从此,我与老鼠不共戴天。暑假的一天,我和表哥在大屋的凉席午睡,奶奶去和隔壁的奶奶聊家常。我和表哥正在酣睡,突然从房梁上,掉下来了一只老鼠。硕大的老鼠,跟一只小猫差不了多少。就掉在了我和表哥之间。我和表哥同时惊醒了,猛地站起来,那个不速之客,冷冷的看着我们。竟没有要溜的意思。表哥比我大三岁,很是厉害,嗷嗷的怪叫两声,突然晕倒了。我也想嗷嗷的叫两声,晕倒。可是,我嗷嗷的叫了两声,发现我还站在那里和那只老鼠立立相望。头上还有吱吱的叫声,我一抬头一看,汗毛倒树,房梁上黑压压的一片,有大的也有小的。似乎是在欢呼,似乎是在嘲笑。猛然,我眼前这只老鼠好像胜利者一样,抬着尖尖的黑脑袋,从我身边走过,我没有怪叫,但是,我一样晕倒了。后来听邻居奶奶讲,他和我奶奶一起回来,看到两个孙子都倒在了地上,也晕倒了。就这样,一只比脚掌大不了多少的东西,吓晕倒了3个人。
   后来一个星期里,我每天一闭眼睛,就感到有两只绿豆大小的眼睛闪着绿绿的光,在黑暗处嘲笑我。在我的极力怂恿下,我和表哥向它们宣战了,撕毁平安条约。从此,我们拿着火钳子,见它们就戳,拿着半块板砖见了就砸,有时候见它们措手不及的时候,也冲到厨房拿菜刀。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这地方,我们人类说了算。再后来,爸爸给奶奶家买了一公一母的猫。两只猫生了5只猫,然后领居家也买了一公一母两只猫。生了六只猫。再后来,就像一个警卫连了。除老鼠和人类的第三中生物,肆意捕杀着比它身形小的生物。活捉,那尖尖的爪子按在地上,狼吞虎咽。我有时候,看着一只猫在捕杀老鼠的时候,突然会被自己想到的一个场景吓得一哆嗦。那就是:如果有一天,猫和大象一样大了,极速奔跑,甩掉死亡的会不会是人类?
翌日,起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快散架了似的。我跪在地上像猫一样,学着猫的动作,学着猫的叫声。可是,我寻遍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忽然听到“吱吱”两声,我一回头那只瘸鼠,嗖的一下子跑到了我的卧室。我赶忙抄起一只拖鞋,追了过去。它藏在了我的卧室一隅,可能是电脑桌的后面,可能是床下,也可能是我打开的一处某一件衣服里。我起身,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搬救兵。
  我站在卧室给一个开宠物店的朋友打电话。“王婷,我需要去你那借一只猫,能抓老鼠的猫?”王婷哈哈大笑起来“有抓老虎的猫吗?你问的好稀奇”我实在没有空和她逗闷子,我急促的问道:“你几点去,我过去找你?”“我马上也过去”。我开车来到了位于市区东郊的一个地方。
  我和她是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还没结婚。大家很能聊得来,她喜欢我这种没有脾气的小男人,而我欣赏她什么都靠自己的大女人。她经营的是一个宠物乐园。包括:配种,看病,寄养,美容。二层楼,一楼是美容,看病的。二楼是办公室,以及寄养间。
  我到的时候,他她的员工已经打开门正在收拾卫生,见我来了,一个员工说:“李哥,王姐还没来呢,要不你先去他的办公室等着。”顺着窄小的楼梯,上到二楼。两边是很多的个笼子,里面是有些去外地的人,寄养的宠物。大多数是狗,也有一些猫。很奇怪的是,狗冲着我的后面,狂吠不止。猫更是拱起了身子,好像随时准备出击一样。我回头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带着纳闷的心情,我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正对着是一个老板椅子,墙角一张皮沙发,两把访客的皮椅,还有两个通天的书柜。里面各式各样关于动物的书。我迫于无聊,走到书柜前面,琳琅满目。我小声的念叨着“宠物大全、猫狗的习性、怎么训练导盲犬…”我正在一目十行的扫着书名,突然后面传来了一句说话声“你好”这个声音十分的尖细。      我赶忙回头,在沙发上坐着一个男的。十分的瘦,瘦的让我都替他担心,下巴尖尖的,鼻子尖尖的,更出乎意料的是连眉毛都是尖尖的。坐的直直的,两个手就搭在腿上,穿的一件黑色的外套,和裤子,看起来脏兮兮的。我好奇的问道:“你是找老板的,她没在。我是她的朋友,我也在等她,你要不等一会?”他又用尖尖的声音说道:“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分的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有些奇怪了,好像他重复了第一句话。我说:“分的清好人和坏人有能怎么样,动物只是动物,在厉害的动物一样会被人置于死地。”他似乎抖了一下,说道:“你想过动物会一样置人于死地吗?”我挠了挠头,说道:“我不知道”他站起来说道:“当你对它好,它会加倍的还你,但当它们有了仇恨了,会比人类还可怕。当你得罪了一个人,得知他要抱负你的时候,你会加倍的小心。可是,它们不一样,你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好了,我走了,再见。”他让我有点迷糊,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很机械,外面传来了,猫狗的吠叫声,好像如临大敌。我在不停的小声重复他的话,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正重复着,嘀咕什么呢?”王婷问。我挠了挠头,这是我的招牌动作,我害怕的时候,兴奋的时候,思考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时候都是这个动作。我说:“刚才上来了一个人,莫名奇妙的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什么对动物好它就感恩,不好就报复之类的话。”王婷赶忙走过来,摸了摸我头:“发烧了?你别吓我啊,我刚上来问员工你来了没,他们说你来了,我就顺道问了句,还有别人吗?因为,昨天一个朋友打电话说早上,要来寄养他的猫。他们说刚开门你就来了,没有别人,从哪冒出的另一个人”。她说完,奇怪的看着我。我莫名的打了一个冷战。
  坐在沙发上,我把昨天的经历经大致讲了一下,她听的很认真,时而紧蹙眉头,时而脸色紧绷。当我讲完以后,我的衬衣已经溚湿在我的背上了。过了一会,她沉思了一会说道:“你不是一大早来讲恐怖故事的吧?”我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摆摆手“耽误之急,你赶紧给我找一只猫,厉害点的”他又沉思了一下。“有一只猫,可是…不知道你能看上不?这里面就是它最厉害的了,我在店门口捡的,是一只被遗弃的,但是…是这吧,你自己来看看,然后在决定。”我很奇怪她的但是,究竟是什么意思?我跟在她的后面,两边的狗和猫都不在叫了,在靠窗户的一个角落,我看到了这只让我无法形容的动物。它的体型,可以说很大了,比平时的猫大两倍,身上的猫东脱一块,西掉一块,很像斑秃。见了我们过来,毫无反应。只是偶尔用它猩红的舌头,舔舔它的爪子。它的爪子,真的好大。快赶上我媳妇的手掌了。脖子上的项圈有一根链子,绑在了暖气片的管道上。我问王婷“你为什么绑着它”王婷走过去,蹲下,笑呵呵的边说边抚摸它,我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这里还负责寄养,寄养就要有食物,没人的时候,老鼠就来了,把我仓库里的狗粮和猫粮都咬烂了,我试着将别人寄养的猫,放出来,结果就是…”王婷侧过头问我“你猜怎么着,猫也不见了”连猫都吃的老鼠,那还是老鼠吗?我不小心的问着。王婷没有接我的话,接着说“有一天,傍晚我快关门了,出门看见这只猫,窝在我的门旁边,当时还腿上还有一点伤,我帮它包扎了以后,就准备抱着它放出去,因为第一次见它,我也有点发怵。刚巧,一只倒霉的饿昏的老鼠,从我眼前跑过,它嗖的一下,冲了过去,一巴掌把那只老鼠拍死了。从此,我就养了它,老鼠也销声匿迹了。”“不过呢,我现在把这个勇士也借给你,但是要完璧归赵噢”。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