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刑侦悬疑>
三面人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二十三章 意乱情迷之情迷二

    再还有陈康云对于她妹妹的小雨的教育不仅西式在性教育上,其他方面也是令她刮目相看,回想自己父母当年对自己那一套教育,那简直就是一个“大学”一个“小学”,一字之差,失之毫厘却谬以千里。比方一次小雨的事情,那一天王珊珊终于在陈康云的指导下考出了驾照,从“马路杀手”升级为“女魔头”(女司机,磨合期,头一次),她大胆的就直接开了车,去车管所取驾照。回来的时候在一个路口发现小雨正头顶着大太阳,手举着个卖房子的广告牌站在路边。小雨没认出是王珊珊的车子,还以为有客人想去看房子,像狗看见主人摇尾巴似得一个劲的朝她晃动广告牌。王珊珊自然猜到她肯定趁这暑假在打工挣钱,苦口婆心的劝犯人自首一样,好不容易才劝她去把牌子退了,那经理也还以为小雨真带了什么客人来看房子,高兴的把她们当上帝,还给他们端水,知道缘由后,虽然勉强还保持了没有变脸的风度,但此时王珊珊觉得,这经历俨然觉得他自己才是上帝,小嘴一动,小雨那大半天算是白站了。后来王珊珊又磨豆腐似得和小雨磨叽了半天,小雨才像便秘似的好长时间终于把自己这“秘密的秘”拉了出来,原来小雨是为了挣钱给他哥买个单反相机,她惊讶自己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陈康云原来还有摄影的爱好,其实她不知道才是正常的,如果她早就知道了,那陈康云才真是把自己当成势力小人了,这也是为什么小雨会“便这个秘”的原因,因为她是陈康云一手带大的。王珊珊也果不其然的就问小雨差多少钱,自己不仅愿意而且希望能帮她补上。小雨有那样的哥哥自然也有她的原则,但是女人终归是女人,这两个女人都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虽然又婆婆妈妈了一阵,但还是达成了共识,而且小雨还要白纸黑字写了借条给王珊珊,然后才答应要她的钱,并约好9月9号一起送陈康云礼物。王珊珊好奇的问,“为什么要9月9号,那又不是他生日。”小雨只兴奋的笑着并没有告诉她,说到时候考考她哥哥,问他知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在一起告诉他们两个。9月9号晚上,王珊珊还特意去学校接请假的小雨回家。陈康云看到她们两个一起到家里来,并得知小雨特意为了给送自己礼物才回家,又看见自己梦中情人似得相机,高兴的连对着小雨说谢谢,全然不提她对老师撒谎请假,又让王珊珊圆谎的事情。他只迫不及待的拆开那相机,并像把玩什么千年古董似得,小心翼翼的摆弄着,然后说对小雨说道:“小雨啊,哥太喜欢这个礼物了,这是我这辈子收到最好,最贵重的礼物了。哥以后肯定当宝贝一样小心伺候它”接着又顿了顿,依旧和蔼的说,“可是说回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对哥说呢?“

    话说有一种爱叫受于,你接受别人的真心诚意的东西,那也是爱对方的一种表现方式。所以小雨看到他哥哥这么高兴,自己心里自然也是又得意又开心,听到陈康云的最后一句话,如梦初醒,忽然醒悟似的说道:”哦。哥,我知道,这个相机贵,我攒下的钱不够,你放心,这钱来路正着呢!我是问王姐借的,我以后挣钱了会还她的哦,哥,我可是白纸黑字写好借条的嘞。不信你看——王姐拿给他看看。“

    王珊珊拿了借条给陈康云看,心里担心这陈康云会不会大发脾气骂自己多事,又骂小雨不懂事,可按刚才的情况来看好像又不会,她好奇得像期待一个没见过的化学实验,不知道这陈康云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陈康云看着借条微笑着说道:“哦!原来如此,呵呵,小雨,哥给你个建议,,这一万块钱啊对你来说确实不是小钱,你也明白的,借人家的总是要还的,你看这样行不行?哥给你买个储钱罐吧,你以后啊,每个月就从生活费里拿出五十块存进去,然后存满一年,就还给珊珊,你现在高一,不算今年,大学毕业还有六年,我估计你大学里能存的,自己能赚的会更多,所以这六年时间也应该还的差不多了,剩下那点,以后工作了在一次性还给珊珊,然后再请她吃顿大餐,就算是这六年期无息贷款的感谢,你觉得如何呀?呵呵——”

    小雨手指着自己下巴,眼睛像在咨询天花板的意见似得向上看着,思索了一下说道:“五十太少了,我要存一百……”

    陈康云道:”一百太多了,小雨啊,哥了解过你们学校的平均生活费,一百你肯定存不下来的,哥挣的也不少,我们家就两个人,供你上学cuo-cuo-有余了,不要因为这个降低了自己的饮食标准,规定你该吃的水果和自己喜欢的衣物还是要吃要买的。哥都不介意你问这土豪借钱,你难道还担心这土豪会向你讨债吗?凡是都要量力而行嘛,对不对,等你上大学了也一样,你可以给自己少点零食之类的非必需品省下钱,但绝不能降低自己的饮食和生活标准去省钱,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对吧,这话哥也不是第一次说了!再说了,你总不能要求牛吃一斤草,还能挤一斤奶吧?呵呵,那这牛就不用上厕所了…”最后一句恰到好处的逗得王珊珊和小雨都心领神会的笑了。

    陈康云又说道:“你呀,不要像你们那个英语老师那样我就知足啦——!”

    王珊珊显然不解,用眼色像陈康云和小雨发问!

    小雨抢答似得抢先说道:“呵呵——王姐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这个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啊——总是在上课铃声响时,声言厉色的说——”

    小雨忽然改变脸色,模仿他们那个大胖子班主任板着脸严肃道:“铃声就是命令,这样拖拖拉拉像什么样子。可每当下课铃响时,他总是慈眉善目的说——“

    她又换了一个表情,变得嬉皮笑脸道:“就耽误大家两分钟。哈哈——你不知道,我们当时全班同学都在心底里,默默流泪着呐喊——铃声就是命令。“

    陈康云接话道:“所以呀,你不能像他那样,存进去的时候,豪言壮语,等要还债的时候,就又拖拖拉拉了!”

    王珊珊自然笑道:“呵呵——不会的,我相信小雨同学比他班主任强!呵呵——哦,对了,虫子,你知道小雨为什么选今天给你礼物吗?”

    陈康云又笑呵呵的答道:“这个9不是九,是字母g,还不是英文字母,对吧,而是拼音字母g。我说的是吧?小雨?呵呵”

    王珊珊惊讶的学着陈康云经常说的riben话:“锁——卡!“。逗的大家又是一阵欢笑。她发现这陈康云在教育小雨的时候,总是能把严肃的思想教育引到幽默的谈话氛围里来,比起自己父亲一直居高临下命令似的领导作风,显然陈康云这样的谈话更能让人接受。而且这小雨确实也懂事,王珊珊自己亲戚里也有九零后的孩子,从没听说过生活费有多的,只有像只喂不饱饕餮怪兽一样,张嘴伸手的要这要那,更谈不上还会去路边举牌子打工,想来确实是“有其哥必有其妹啊“,不过陈康云这”其哥“其实也差不多就是”其父“了。王珊珊这时倒还傻傻得以为,这九零后的孩子,好像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城市的小康家庭似得,倒不去想这四川的大脸盆边山区的九零后孩子们都在做些什么?

    最后陈康云还让小雨把之前说的当作和王珊珊的协议全部写了一下,并让她们两个煞有介事的签字画押,他还翻箱倒柜找了个空白相框把这借条和协议表了起来,挂在小雨的卧室墙头,并装模做样的对着让它说,让它代替自己和王珊珊像小雨讨债,监督她理财。

    就在刚才王珊珊和小雨听到陈康云说g是拼音的g而会意的笑时,陈康云已经拿了这新相机给她们来了个出其不意的快门,据说很多经典照片就是这样来的。陈康云看着那相机里的照片说道:“嗯——下次,可以背出去显摆显摆了,哈哈!”

    小雨挖苦他道:“哥—你不要以为载着美女的摩托车屌丝就是青蛙王子!你以为你背个单反,就是摄影师,就是有钱人了啦!呵呵!”

    陈康云假装生气的自我嘲笑道:“吓——你这娃儿,你就不能满足下哥的虚荣心吗?哥虽然是个传奇,但哥也是人呀,况且我拍的不是照片,是寂寞!“

    王珊珊想不到这兄妹还挺时髦的,还用会网络上的幽默,一只手捂着嘴大笑,另一只搭着他的肩膀,好像没有这肩膀站不劳似得。小雨也笑着跟王珊珊解释说:“王姐,跟你说那个笑话,有一天我和他在肯德基门口等萝卜哥,那天天气还挺热,我们看到一粗汉骑着电瓶车带着一个美女。于是乎我感慨的和我哥感叹说,谁说美女只爱高帅富,其实人间还有真情在。我话音刚落,只见那美女下车,从包包里掏出5块钱给那粗汉,然后粗汉又给她2块钱。然后我哥就感叹说,这年头美女也不容易啊,没有最省钱,只有更省钱!还说所以载着美女的不一定是青蛙王子,也可能是摩的!——哈哈哈,当时笑死我了——呵呵!“

    王珊珊听完小雨的解释,这次真的是笑得弯不起腰了,差点倒在陈康云的背上。

    等这阵调侃的笑声过了,小雨又拿了相机看着刚才那照片,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对王珊珊说道:“哦!对了,王姐,你知道吗?其实我哥的摄影的技术啊,还真的不咋滴,萝卜哥那才叫摄影师呢?”

    “哦?是吗?真的吗?我看不出来萝卜头还有那本事?”王珊珊疑惑的不敢相信,以为这没正经的萝卜头就只是个小痞子包工头。

    小雨一本正经为萝卜头推销宣传道:“真的!你不信问我哥,萝卜哥有一张他们工地工友的照片还得过什么民生最佳摄影奖呢!”小雨口中的照片,真是萝卜自己得意的作品相册的首张照片,照片里几个光膀子,戴安全帽的建筑工人在大太阳下,围着一个建筑材料搭的饭桌上吃饭,那饭菜一看就是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的老婆做的,不仅因为饭菜简单,而且还因为那些装饭菜的饭盒都是类似80年代的大学生“铁饭碗”,其中的一个工人舞着筷子,满脸的不好意思笑着,好像对拍照人在摇手说,“别拍了,给政府丢脸!”,最让人触目的是那个背景,由于用的是广角,景深远处一个大楼上的巨型LED墙幕也拍了进去,恰好上面放的是城市宣传片,也恰好定格在两行宣传词,“城市是我家,建设靠大家”,照片左边角落的背景还有一个像伦敦的“大本钟”一样的大型楼顶钟,时间停止在十三点十四分,在照片右侧较近的景深处,有一个戴着安全帽和墨镜的领导在视察或参观,说他是领导因为众人都围着他,并有专人撑着遮阳伞,旁边还有一个短裙高跟鞋的大眼镜秘书写随时记录着什么,而且他的POSE像最常见的毛主席雕像似得,一只手背在大肚子后面,另一只手指点江山似得指点着什么。这张照片的参赛名字是“我家不在这儿”。其实这里所有人都不知道,就连王珊珊后来看了照片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这些人就是这么巧,那个照片里的领导正是王珊珊的父亲,王局长。

    陈康云当然不会忘记那张照片,他“画虎添翼”似得的补充道,“市青年摄影大赛,民生百态版块最佳摄影奖。”

    小雨接着说道:“对对,下次我们去萝卜哥时,叫他拿出来给你看看。呵呵,还有,还有,我房间里那副夕阳下沙滩边的少女,嘿嘿,那就是萝卜哥拍的呢,我们在泰国的时候拍的,萝卜哥放大了送我的,嘻嘻,那就是本小女我啦!哥之前说要低调,不能逢人就显摆,所以我没告诉你,呵呵。”说完又向陈康雨狗吐舌头似得吐了下舌头,并又拉着王珊珊再去自己房间里看那副照片。

    王珊珊刚才疑惑现在已经彻底变成惊讶了,自己之前看到那副小雨卧室那个放大的照片时,还以为是什么外面买的艺术挂画呢,知道是他拍的小雨以后,她这次更加仔细的欣赏起来,想来自己是小看了萝卜头,至少从这张照片可见他那不一般的摄影技术,照片里小雨是侧面的,稍微偏向夕阳站在沙滩上,右手举在眉头,好像在给眼睛遮挡刺眼的夕阳,左手则微微拉着白纱裙摆,好像为了不让潮水打湿裙子似得,那夕阳的蛋黄色和人物纱裙的白色仿佛组成了一个刚破了壳的新鲜鸡蛋,而小雨飘逸的长发,仿佛是景深里面那被潮水赶碎的金色阳光照的飞舞起来似得,韵味十足,美得让王珊珊恨不能自己化身为那个少女,她们两人看完照片,回到客厅,王珊珊激动的对着陈康云说道:“哎哟!真的呀,我还以为你萝卜哥是个小痞子呢?看来我小看他了,原来也还有这才能哦,下次让他给我拍一张,呵呵,小雨呀,不如这样,改天让你这两个哥哥分别给我们拍拍,我们看看,他们俩到底谁拍的好!”

    小雨因为从小和他哥哥相依为命,家里本就冷清,逢年过节尤其觉得凄凉,陈康云也知道小孩都喜欢热闹,所以只要有机会总是会带她到萝卜头家去过年过节。所以小雨听到自己心目中未来嫂子的热闹提议,自然高兴的很,拍着手,颠着脚叫道:“好啊,好啊,好啊,我们去爬古道,让萝卜哥把他那个宝贝相机也带出来。王姐,我还偷偷告诉你个事,萝卜哥很早就喜欢摄影,当时他没什么钱,我哥工作挣的多点,我哥就花了他大半年的工资,送了一个入门级的单反相机给萝卜哥呢,那个得奖的照片就是用那相机拍的哩,现在啊,萝卜哥把那个相机擦的锃亮锃亮的,像佛龛一样供在橱柜里呢!都不舍得拿出来用,呵呵!”

    陈康云皱着眉头,故作鄙视的斜眼看着小雨道:“你这叫偷偷告诉吗?那小子哪里不舍得用,是嫌弃它落伍了,所以让它退役了。“

    王珊珊温柔的打了一下陈康云的肩膀,算是代替小雨对他这种鄙视的惩罚,笑着对小雨说道:“虫子,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雨,我相信你说的,呵呵,原来你哥和萝卜头还有这么多故事啊,我都不知道,这老虫子都没和我说。小雨啊,你说他们俩是不是也算青梅竹马了呀?“

    “对呢!还有,还有,王姐。”小雨见她哥哥没有阻止她说他们的事情,便像说自己哥哥那样,又自傲的说起萝卜头,“萝卜哥还会跳舞呢,他跳的踢踏舞和霹雳舞尤其厉害,下次让我哥吹口琴伴奏,让萝卜哥跳踢踏舞给你看,我记得小学时候,萝卜哥还冒充我家长一起上学校舞台表演过踢踏舞呢,嘿嘿,还拿了奖呢!他的霹雳舞也很厉害,就像现在那个Poppin(机械舞,机器人舞)一样……”说着小雨做个”巾“字造型,模仿起机器人手臂打折的摇摆动作。王珊珊又吃惊又好笑,想算上萝卜头,这家子还真像是个精灵家族,又活泼好玩又鬼灵精怪的!

    陈康云像王珊珊刚才打自己一样,打了一下小雨的手臂,说道:“好啦,牛皮大王同学,下次让萝卜头好好谢谢你替他宣传,不早了,珊珊也该回去了,我们明天都还得上班,你明天也还得起早去学校。”小雨高兴的忽然学士兵见长官时的动作,立正敬礼并大声喊道:“Yes,sir!“他们兄妹两正要送王珊珊走的时候,小雨看着王珊珊的背影忽然又说道:”咦——王姐,你头发好像长了哟,都已经能扎起辫子了呀……”说完看着陈康云坏笑,其实小雨早就发现了,只是自己想当下月老媒婆在促进一下他们的感情,所以故意想在她哥哥面前说,好提醒陈康云这王珊珊是为了他才养的头发,只不过刚才说萝卜头说的太起劲给搞忘记了,这时看到王珊珊的马尾辫才忽然想起来。陈康云和王珊珊都心照不宣似得的微笑着看了看彼此,陈康云甜蜜的一直送王珊珊上车吻别………

    类似刚才那几件的事情,在王珊珊和陈康云的相处过程中还有很多,这些事情仿佛一张张拼图,在王珊珊脑海里渐渐拼出了一个完整的陈康云,不仅如此,王珊珊还发现陈康云有时候像一把瑞士军刀似得,有些功能简直让自己意想不到。除了平时生活中,家里的电器以及水电小故障,还有家务他都能全都全部搞定外,陈康云居然还会做女红,缝纽扣补裤子,小雨说她小时候上幼儿园的书包,就是她哥哥用自己的牛仔裤改的,而且那些个梳头发,编辫子,织毛衣,十字绣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尤其那织毛衣和十字绣,王珊珊知道后,乐的不止一次笑他是“东方不败“,陈康云倒也不放心上,还学李玉刚的调子唱着《新贵妃醉酒》继续织着准备送给她的围巾。正如萝卜头所说,用心灵手巧形容这高智商的陈康云确实一点都不为过,只可惜了他当年没上大学,不然指不定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才。王珊珊其实也明白陈康云的很多功能,就是他为了小雨,被残酷的现实逼着既当爹又当妈,才练就出的这“七十二般技能”,自己只是占了一个他父母早逝的便宜。她没有去思考,是否每个父母英年早逝的男孩子,都能像陈康云那样照顾自己这没血缘关系的妹妹?是否都能把自己训练成超级奶爸,而不会顺手就把他妹妹卖了,换点钱自己逍遥快活去?她也没有去想,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单身那么久,而就被自己逮住了,只觉得自己就应该,就可以拥有这样全能型的男人照顾自己……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