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刑侦悬疑>
三面人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十八章 管中窥豹二

    陈康云他们三人在阳台聊着,这时萝卜头带着一个扎着高高马尾的干净女生进来,两个人都提了一大堆东西,陈康云指着那个女生说道:“这是我妹妹陈康雨,小雨。”陈康云说完就没再接着介绍王珊珊和张强,王珊珊便要自己开口介绍自己,这时小雨做个两手张开,掌心向下压东西的手势,然后大声笑着喊道:“停,停,先别说话,让我想想哈,一路上萝卜哥一直在说我哥案子的事情,一句没提家里原来来了这么个美女姐姐,和大帅哥,而且哥只介绍了我,没介绍你们……”说完顽皮的看着陈康云说道,“吓,我说哥怎么成这幅德性了,蓬头垢面的,你那头发都成鸟巢了,待会我给你好好收拾收拾。呵呵,不过我看你挺精神的,这两天我和萝卜哥在给你补补。哥,你是不是想我让我猜猜他们是谁呀?”陈康云微笑着没说话,萝卜头摇着头和他们寒暄一下就进厨房去了,王珊珊和张强都惊讶的相互看看,也没说话。

    小雨走过去像打量展台模特似得仔细看了看王珊珊,又凑过去在她身上闻了闻,说道:“职业装,平跟皮鞋,齐脖短发,皮肤白净,有耳洞没带耳环,也没有戴其他任何首饰,指甲也没修,没涂指甲油,以我哥的性格和现在的情况,不可能是同事,一般办公室的女生会花俏一些,其他朋友么?——更是没有,更不会是萝卜哥的朋友,就他那个大嘴巴色狼,要是他有这么个朋友,肯定早和我显摆了。肯定是和这个案子有关的人。而且我哥平时最讨厌记者和警察,你身上又没有消毒液的味道,肯定不是医生,不是记者,也不是警察,警察的话也感觉太娇嫩了一点,呵呵……呃——我猜是法院的人,哥是不是法院指派给你的援助律师啊?“

    这时萝卜头站在厨房门口边摘菜边笑道:“我说小雨啊,你这娃真是越长大越不像话了,居然这么说你萝卜哥。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不是律师,不是和你说了,你哥是自己辩护的,你是不是港剧看多了你?“

    “那就不是法院的人?那是什么啊?——我不知道了?”

    “很接近了,哥不是和说过的,还有什么机构会和这个案子有关,你已经排除了gongan和法院。”

    小雨忽然像刮中彩票大奖似得,拍着手大叫道:“哈!——知道了,是-检-察-院-的人。是不是。”

    王珊珊拍拍手,笑着说道:“果然是兄妹,真厉害,呵呵,你好,小雨,我叫王珊珊,是-检-察-院-的助理检察员,就负责你哥哥这个案子的。“

    陈康云说完又去打量张强说道:“这位帅哥,是不是王姐你的同事啊,可又好像不太像。?“

    这时王强也好奇道:“哦?So——why?我哪里不像她的同事了。“

    “你的头发是染的黑色,说明之前肯定不是黑色,而且染的时间不是很长。而且你身上还有香水味道,再者你穿的不像职业装,倒像是公司的经理,而且你之前应该戴眼镜,你的鼻梁处镜脚位置颜色和肤色不太一样。应该是刚换隐形眼镜不久,-检-察-院-不都是要警校毕业的吗?“陈康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着王珊珊像是求助又像是询问。

    王珊珊佩服的说道:“呵呵,小雨,-检-察-院-检查员大部分是法律或法学专业的,而且-检-察-院-也不止检察员呀,还需要会计,警卫,财务,计算机管理等等,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其他-检-察-院-其他职业的呢?”

    “警卫肯定不可能,手指这么细这么白,网管会计什么的还有可能,但是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像,还顺口说英语,感觉倒像是个有钱的文质彬彬的海龟。”

    张强也学王珊珊笑着拍手道:”Cool,我确实刚回国没多久,之前在Southern-California读书,南加州大学,我是珊珊的好朋友,我们两家世交……”

    没等他说完,小雨又调皮得对他说道:“你喜欢王姐吧?”

    “呃——?”

    小雨又像拿了奖状似得得意解释道:“王姐和我哥他们成为朋友,还可理解,但是你和我哥的案子并没有什么关联,只是通过王姐和他们认识,而你香的好像是要去约会似得,你又没说你是王姐的男朋友,而且今天只不过是我哥出院,如果你要是之前就认识我哥,说好陪我哥一起出院的话,就没必要这样精细打扮,说不定今天本来是想和王姐约会的吧?然后没成功,不放心,就追到这里了来是不是…….?”

    这时陈康云生气的制止道:“小雨,够了哈,口无遮拦的,赶紧去帮萝卜哥做饭去吧。“陈康云说着又和王珊珊他们道歉,”不好意思,这娃娃太没礼貌了,你们不要介意。“

    小雨对着他哥哥做个鬼脸又和王珊珊他们道个歉就钻进厨房去了。王珊珊也笑着说要去帮忙,被萝卜头赶了出来,又被小雨拉了进去。窘的张强和陈康云两个在客厅看着电视傻笑,之后两个男人像春天零星的小雨似得你一滴我一点,说着案子的事情。倒是厨房里热闹的像夏天夜晚的荷塘,正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热闹是他们的,客厅里什么都没有。“

    “王姐?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啊?“

    “呵呵?为什么这么说?“

    “我了解我哥,他跟木头似得,你要不是萝卜哥的女朋友,我哥是绝不会带女孩子到家里来的,而且,呵呵,你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绝不会是那头老狼的女朋友……“

    “嘿!我说小雨啊,你是看不起萝卜哥还是怎的……”

    王珊珊和小雨都笑着没有理睬他,小雨继续说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哥啊,也不会来我们这陋室。其实啊,王姐,我跟你说,我哥他就像是富士山,外面雪一样冷冰冰的,其实血液像火山里面的熔浆一样热乎的很,他要是和你熟悉了以后,他就会对你啰嗦了,而且他也挺好玩的呢。”

    “哦?是吗?怎么好玩了?”

    “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他带我去摘杨梅,说那是颗野生杨梅树,我们爬到上面摘的了一会儿,他居然偷偷爬下树跑了,原来是那个树的主人来了,结果我被那个大叔说教了半天,我把杨梅还给他,还给了他十块钱才算了事。”

    “呵呵,原来这虫子这么坏的说。”

    这时萝卜头也加入进来道:“不止呢,他对我更坏,我们初中的时候有一次踢足球,我不小心连鞋带球一起踢飞,鞋子砸倒了他的自行车,第二天我上学的时候,他在我凳子上面涂了一层胶水,当时没发现就坐下去了,等我站起来的时候,由于穿了松紧带的裤子,好家伙,那凳子太重一下就把我的裤子拉了下来,哎呀妈呀,当时羞的我真想揍他一顿,还好当时穿了-内-裤。”

    王珊珊和小雨都笑得合不拢嘴,好像是听了郭德纲的单口相声,王珊珊笑着道:“呵呵,那你后来有没有和他打架。”

    “打了,那是必须打的,但是我打不过他,呵呵,不过我后来把他书包的背带偷偷剪断了,呵呵。”萝卜头回忆着过去忽然又感叹道,“哎——小时候啊——我们希望自己是齐天大圣,无所不能,想闹就闹,年轻时又希望自己是个孙行者,稳扎稳打,能修成正果,现在啊——倒希望自己是只石猴子,无牵无挂,逍遥自由——但是谁都不是斗战胜佛——”

    小雨惊讶道的调侃道:“哟——萝卜哥,你这是学余光中的《乡愁》吗?还说的有模有样的嘞——呵呵——说老实话,是不是我哥那里盗版来的——呵呵“

    萝卜头怒道:“吓——你这娃儿,咋回事,怎么老诋毁我!——我自己想的——!“

    王珊珊佩服道:“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文艺老青年啊,萝卜头大叔!“

    他们这样说笑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厨房不是在做菜,而是在开故事会,尤其小雨特别起劲,因为她对王珊珊特别有好感,又希望自己的哥哥能忘记妍晓夕,有他自己的感情生活,所以巴不得把自己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王珊珊。

    “对了,王姐,你知道我哥为啥叫虫子吗?“

    王珊珊正要说,萝卜头紧张的抢先道:“她知道,我给他看过我们小时候的照片,当时虫子瘦的就跟条竹节虫似的,不叫虫子才怪。呵呵是吧珊珊。“然后又和王珊珊使个眼色,并暗自骂自己怎么把这事忘记和她说了。

    王珊珊当然马上明白,小雨是不知道她哥哥收养的事情的,难怪两次庭审这个小雨一次都没来,看来他们是有意瞒着她的,便说道:“是啊,我不知道原来他当年这么瘦的呢,看现在虽然住院瘦了一点,但还是壮的跟头牛似得。呵呵,和照片一点都不像。“

    “这反差确实大吧?呵呵,王姐,你要是以后了解他了,就会知道其实我哥很优秀的呢,就是学历低了一点,我要不是他的亲生妹妹,说不定我都会爱上他呢,萝卜哥说我我小时候就经常说要嫁给我哥,呵呵。“王珊珊听到这里虽然脸上依然洋溢的笑容,但这笑容就像是接见完高级领导后,强留在脸上的,毫无诚意。

    萝卜头赶紧拿厨房的事扯开话题,并叫她们可以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小雨还面不高兴的,想在厨房和王珊珊多聊一会,悻悻的离开厨房到客厅去了。此时陈康云已经没在客厅,而是在阳台教王强打沙袋。幸好陈康云现在还没准备接受王珊珊的好感,不然他此时准能猜到张强是把这沙袋当成自己在那里乱打一气。小雨看的他们在客厅就偷偷拉着王珊珊道自己房间又聊起了女人间的悄悄话。

    萝卜头烧完一桌子菜叫大家一起抬桌子吃饭,小雨看的一桌子的菜,学大人的样子踮起脚尖,拍拍萝卜头的肩膀说道:“哟,萝卜哥,不错呀,青菜,花菜,包心菜,绿茶排骨,鸦片鱼头,梅干菜扣肉,鱼头豆腐汤…”

    萝卜头喝住学她服务员似的报菜单,叫她去拿啤酒,王珊珊自然阻止道:“萝卜,你待会要开车还喝酒,强子,你也要开车不许喝酒,虫子还有伤,也不能喝酒,今天大家都以饮料代酒吧,改天再喝。萝卜,你不要再说了,你要是敢喝酒,我待会直接打110举报你。“

    王珊珊还没成为这个家的主人却一派的女主人作风,这些大男人也只好屈从这善意的ducai。这时小雨看着他哥哥满脸的胡渣说道:“我说,哥,你真打算留着胡子呀?”

    王珊珊也奇怪道:“对了,小雨,刚才忘问你,他在医院老不同意刮胡子,又扭扭捏捏像个女人似得不说为什么?你知道他干嘛留着胡子吗?”

    小雨捂着嘴笑,不顾陈康云对自己使的眼色说道:“王姐,说出来笑死你,他说,他想蓄马克思,恩格斯那样的络腮胡子试试,还说那胡子很有个性….”

    大家也都跟着笑道,笑得陈康云好像喝饮料也会上脸脸红似得。

    王珊珊笑道:“我看马克思,恩格斯是不太可能了,顶多也只能是乌里扬诺夫那样的胡子罢了。“

    “乌里扬诺夫?是谁呀?王姐!“

    陈康云淡淡的说道:“列宁,那是他真名,列宁是他笔名。“

    “哟,你果然知道?呵呵,我是故意这么说的,看你书桌上那么多外国书,想考考你。“

    “呵呵,王姐,跟你说,还有更搞笑的呢,他超级喜欢马尾辫,还想自己留辫子试试,结果因为他头发太多太硬,最后养成了爱因斯坦的发型,不然指不定他还真扎个马尾辫呢,你说他要扎个马尾,那像什么样子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搞艺术的或者神经病呢。呵呵“

    陈康云的脸就像宣纸一样,刚才那个局部的脸红,现在渗到了连耳朵根都红了,他严厉对的小雨说道:“小雨,吃饭哪来这么多话,赶紧吃饭。”

    张强一直插不进去话,这时也笑着附和道:“原来康云兄是这么有个性的人,有点像现在流行的action-art,呵呵!“此时张强还不知道原来有个开朗的妹妹,对木纳哥哥的恋爱帮助是如此巨大,她就像一些大明星大领导的代言人那样,自己不用出面,就可以让人们爱上他。

    王珊珊接着刚才的书的话题又说道:“哦对了,虫子,我看你桌上有本《了不起的盖茨比》,我听说过,还没机会看,能不能借我看一下啊?“

    王珊珊一说完这话,小雨就在那里偷偷着坏乐,仿佛藏了一个秘密的小孩子,笑着又马上起身跑到陈康云的房间,拿了那本书,又拿了笔。看得大家都莫名其妙,只有陈康云在那里摇头。陈康云心里清楚她的坏笑,是因为以前和她闲谈《围城》的时候谈到过借书的笑话。

    这时张强忽然撒谎道:“珊珊,我也看过那本书,我家里有本英文原版的,回头我拿给你。“

    小雨在书的最后一页写完东西后说道:“呵呵,王姐,你肯定没看过《围城》吧,那里面关于借书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议论……….”她没说完又在那里自个儿傻笑。

    王珊珊摇着头先对张强说道:“呵呵,强子,我英语没你好,我恐怕看不懂,我还是看看译本的算了。”然后又对小雨说道,“小雨,你刚才说的《围城》读书的时候看过,早忘了,你写了什么呢?小雨。“

    “回头你看了就知道了。“小雨神秘的笑着,忽然又转过去对着陈康云,像菩提老祖点化孙悟空似得的说道,”哥,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你有一个不错的苹果,而你把它丢弃了,那它就会腐烂在泥土里或被其他生物消灭。假如你把它吃下去,那么它就会融入你的身体,变成你身体里,一生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直到你也被丢弃,腐烂在泥土里或者被其他生物消灭——“

    王珊珊听了惊讶,觉得这么哲理的话从小雨嘴里说出来不可思议;张强听了这含沙射影的话,却是甚为恼火,只恨自己没有这样的妹妹帮衬着自己;而陈康云听了却是毫无反应,因为他虽然医院的时间已经对王珊珊有了好感,但还没有准备好,也还没有决定接受王珊珊的示好。

    张强忽然想起刚才陈康云墙上的海报,又想起网络的一个灰色帖子,便乘机想挖苦下陈康云,他说道:“康云兄,我在网上看到一帖子说,喜欢看美剧和日剧的一般收入会比其他人高出很多,我看你墙上贴的好多美剧的海报,我想你的收入肯定不低吧。呵呵!”说完还自己为幽默的假笑道。

    陈康云也难得幽默似的回击道:“呵呵——我平时是喜欢看美国的罪案片,英国的纪录片,riben的动漫片。按理说吧——我的收入是会比较高点才对。可是——哎——你不知道——我还有个狗血的嗜好——,我偏偏又该死的喜欢看国产的抗日剧,结果呢——收入一直徘徊在低保边缘嘞!”

    大家自然都被陈康云的真幽默逗的哈哈大笑,张强也被迫的跟着敷衍的笑。王珊珊高兴的误以为陈康云这幽默为了说给自己听,笑的脸也泛了红晕。

    萝卜头看着他们谈笑风生个没完,自己插不进一句话,恨恨的喝一大口饮料,顿着杯子在桌上砰砰响,kangyi道:“喂!喂!喂!你们怎么回事哈?我辛苦烧了这么久,一句表扬都没有,老外jidu徒还对天花板翻白眼感谢上帝赐食物,你们怎么也得正眼瞧瞧我,感谢我烧的食物吧?”

    小雨止住笑,但那笑好像音乐忽然停止余音绕袅似的还停留在脸上,然后忽然双手合掌,像泰国人打招呼那样对萝卜头说了句:”KOBKUN-KA!”

    陈康云也跟着学小雨双手合掌,拜了一下萝卜头道:“KOB-KUN-KAB!”

    接着王珊珊心领神会似得,也非常配合的模仿小雨对的萝卜头拜道:“KOB-KUN-KA。“

    张强开始还以为是陈康云他们家乡什么奇怪风俗,但看动作又有点像是电视电影里面泰国人打招呼似得,可看到王珊珊也跟着他们一样做,便也跟着王珊珊对着萝卜头合掌拜道:“KOB-KUN-KA。“

    “强哥,你错了,你应该和我哥那样说,那个拖音错了,你是男的,最后应该有B那个音。“小雨笑着做个金鱼吐泡泡的嘴型道。陈康云装作要打她那嘟的圆圆的嘴,阻止她不许再胡闹。

    萝卜头得意的笑道:“嗯,这还差不多。珊珊,你们两也懂泰语?”

    “呵呵,不懂,不过我看小雨这动作和这语境,应该是模仿泰国人说谢谢,或者辛苦之类的话吧?就配合她一下呵呵,是吧强子。”

    张强红了一下脸点点头。

    萝卜头又解释道:“呵呵,你也挺逗,和他们还真配,我和虫子啊,还有我父母,在小雨十五岁的时候,就去年,带她去泰国玩了一次,从此她就老拿这种生活常用语来调皮,呵呵,刚才那个什么夸困卡什么的,就是谢谢的意思。”

    大家又都笑着打趣萝卜头菜烧的好,又笑小雨的调皮,然后又一起举杯给祝王珊珊生日快乐,祝陈康云早日康复。

    举完杯子,小雨又忽然起身跑到陈康云的卧室,找了张CD放起了古典钢琴音乐。惹的陈康云又在一边骂她反常,心里却清楚的很,这孩子为什么会反常,有那么一会儿,倒是喜欢她这样的反常。

    萝卜头听到这个音乐,就对回到座位上的小雨皱眉头道:“小雨,这个时候放这个音乐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挺好听的呀。王姐,你听听,怎么样,好听吧!这是那种老式的羽键钢琴,就是那种羽管琴演奏的,这个碟我哥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有一段时间一直在那里放,强哥,你是海龟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吧?“

    张强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古典音乐,但又不想丢脸让人觉得自己品味低,可又实在不知道是谁的曲子,便摇摇头说:“Sorry,我听不出来,平时我不太喜欢古典音乐。这是谁的大作啊。“

    “我哥说这是什么羔羊电影的插曲,叫什么来着哥。“

    “好了,小雨,就一首普通的古典变奏曲,没什么好说的,既然开了就随便听听吧。赶紧吃饭,今天是你休息日,吃完可以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不要胡闹了。“陈康云板着脸说道。

    萝卜头嘴快又说道:“这是《沉默的羔羊》插曲,哥德堡变奏曲,巴赫的作品,是汉尼拔莱克特最爱的音乐之一嘞。珊珊,你没看过这个电影吧,呵呵一般女人不喜欢看这种电影。“

    张强一听是《沉默的羔羊》的插曲,神经好像拉过头的琴弦,又开始紧张起来,他知道这电影讲的是一个食人魔的故事,刚来的时候那些“杀人“”头发“等等的关键词,又开始像碗里骰子一样在脑壳里面乱转,转的感觉自己脸色都变了,赶紧夹菜拼命吃加以掩饰,想自己得赶紧离开这里,又想着之前王珊珊和自己说的陈康云的案子,想回头一定要好好劝劝珊珊离这帮神经质的人远一点。

    显然小雨对于王珊珊的兴趣比陈康云大多了,不过这种兴趣就像那些家长对自己孩子相亲对象的兴趣,是一种间接爱的表现,所以小雨使出吃奶得劲想把他哥哥优异的一面都展现出来,便又说道:“对对,就是沉默的羔羊,我哥不让我看这个电影,说等我到了大学才能看。王姐跟你说,我哥还有个技能呢,他会吹口琴,还吹的蛮好的哦,待会吃完饭,我让他吹给你听。”

    “我不会,没你厉害,要吹你自己吹。”陈康云愤怒着看着小雨说道,这种愤怒的声音假的太明显,就像那个山寨名牌手机,一开声音就知道是山寨的。而且这种怒给外来人看来,更像是一种父亲对孩子捣乱的怒,一种宽容的怒。

    “咦——你刚才还说可以做我自己喜欢的做的事情,我就喜欢给你伴奏,吹一下又没关系,我们都很久没练习了,待会我给你伴奏,你就吹你最厉害的同桌的你。”

    王珊珊也跟着说道:“虫子,让我们也开开耳界嘛,对了,虫子,有点我不懂,一般家长都要求孩子做完作业在玩,你怎么让她先玩了再做作业啊?”

    “她已经在学校学习了一个月,自然要让她先放松一下,等到回学校那个下午在作业,不仅可以让她有回归学校的感觉,玩了两天也会有重新学习的新鲜感,呵呵,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陈康云笑着回答。

    小雨还不甘示弱,向陈康云做个鬼脸道:“英国教育家约翰洛克曾经说过,如果谁希望自己的妹妹尊重他和他的命令,他自己便应十分尊重他的妹妹。“小雨的这句话引得大家都笑着夸她厉害,并指责陈康云应该尊重她,待会表演口琴。

    最后大家吃完饭,陈康云经不住大家的再三要求,像个大孩子一样害羞了半天才拿出口琴。小雨则从房间里拿出一把吉他,就这样妹妹用吉他伴奏,哥哥用口琴演奏,像个默契的小型乐队,就差萝卜头这架子鼓,这萝卜头其实真学过架子鼓,只有没有耐心闲太辛苦,玩玩具似得学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这口琴是陈康云在部队的时候,一个战友教他的,他学的第一首曲子就是“同桌的你”,当初也是为了妍晓夕才学的。这吹奏出来跳动变幻的乐符,仿佛给他脑子里和妍晓夕的记忆画面配上了音乐。虽然他无数次的想象,希望能和妍晓夕一起牵手回忆这美妙的记忆电影,可直到现在,他还只是那电影唯一的观众,也是第一个被自己感动。陈康云随着这音乐渐渐的沉浸在自己的电影中,而王珊珊虽然看不到陈康云脑中的无声电影,但她却已经沉浸在了这个男人的无限遐想中,想象自己就是那音乐里隐藏歌词的女主角,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陈康云,完全不知道其他三个人都在关注着自己。小雨向萝卜头眨眨眼睛,坏坏的看着王珊珊,张强则在一旁看的咬牙切齿,恨自己手上没个万能遥控器,能让王珊珊那眼睛直愣愣的眼神里射出激光来,更恨不能在那口琴上涂满毒药,让陈康云吹了就暴毙身亡。

    王珊珊至此也已经觉得这个陈康云果然如刘检所说,真的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但自己越深入了解,反而越觉得,他就应该是看上去的那样简单。而且对他越了解就越想深入在了解,仿佛自己掉进了沙陷一般,不由自主的就会越限越深,又仿佛那一环套一环的九连环智力玩具,让你欲罢不能。而张强则隐约觉得这家人确实有点怪异,但在其他外人,比如隔壁邻居看来,这家人却是再正常不过了,一个在读书的孩子,一个稳定工作的哥哥,有好朋友经常来聚餐,有说有笑有有音乐。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像《美国精神病人》里面的贝特曼,人格犹如这白天黑夜般分明,而人们只看到白天,自然会觉得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