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刑侦悬疑>
三面人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四章 可遇不可求 一

    陈芳今天心情格外的舒畅,感觉自己这几年的心愿似乎看到了希望。回去的路上买了一些都是陈枫爱吃的菜,还买一大块五花肉,准备用红烧肉,把他的胃伺候舒服了,好让他的脑子变得松动,就好和他说这几天的事情。陈枫在田里忙活了一天,虽然是累些,但倒也已经习惯了乐在其中,自有“一箪食,一瓢饮”之“颜回”之乐。今年的春天来的又早又暖和,田边远处的山坡上已经开了半山的油菜花,他坐在田埂休憩,闻着淡淡的油菜花香和青草味,想到独在异乡又一年,不竟脑中浮出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思索着自己荒废了这多年的知识,是否也还能模仿个“春思”。xueyun动的都认为人的肌肉是有记忆功能的,一个东西学的多了,就会像本能的条件反射一下。这个文字也是如此,陈枫此时看着这山边的风景,轻声的朗诵道:

    “川城春来风景易,落红随风无留意,半山黄花连绵起,崇岭里,长烟落日孤影立。

    折柳一枝家万里,水去云散无归计。双燕翩然又啄地,曾追忆,峥嵘岁月少年季!“。

    朗诵完笑着表扬自己似得说了声:”廉颇未老矣,彩——!“准备琢磨着回去再润色一下读给陈芳听,虽然她听不懂,但他也喜欢和她讲,他也知道她喜欢听。

    人一旦有了“阿Q精神“总是容易快乐,有人说”颜回“和”阿Q“的表象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性情,一个意淫。陈枫自比是”颜回“,但不管是性情还是意淫,那都是个人内心和精神层面的,别人又怎看的清真假,但至少他们那种让人自我快乐的表象是一样的。所以陈枫今天心情更是愉悦的,一路哼着“外婆的澎湖湾”,踏着“凌波微步”走到了自家院子。一进院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红烧肉香味,正琢磨今天是个啥好日子,需要开这么大荤。这时陈芳看到他回来,连忙笑着帮他卸工具,换衣服,又倒热水给他洗脸洗手。陈枫到厨房一看,心底嘀咕着:“好家伙,这阵势都赶上过年了,大鱼大肉了上了,刚过完年没多久,又来一年?最近也没啥特殊日子,估摸是糖衣炮弹,有事求我了。”

    于是陈枫坐下指着那红烧肉说道:“老婆子,你这肉是哪里来的啊?不是刚过完年没多久吗?“

    陈芳笑着给他倒了小杯高粱酒,笑着说道:“哎呀,你别问我哪里来的,反正不是偷来的,来赶紧尝尝我手艺如何噻。“

    陈枫夹了一块放嘴里边嚼边说道:“老婆子,我可告诉你啊,来路不正的肉我可不吃哈,嗟来之食我也是不吃的哈。“

    陈芳一下没听明白,问道:“啥,借来之食?不是借来的,实话说吧,就我买的,就等你吃高兴了和你说事呢,赶紧喝,多喝点,喝多了我说的事你好稀里糊涂的同意嘞。“

    陈枫就知道她这点心思,得意的笑道:“你就这点糖衣炮弹的本事,说吧,寡人现在心情非常愉悦,适合说糟糕的事情。“

    陈芳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真的心情很好,便说道:“别老寡人寡人的,人家都说皇帝都叫自己朕的……没听说过叫自己寡人的……”

    陈枫哈哈大笑道喝口酒打断她道:“那是秦始皇开始,皇帝才称自家叫为朕的,春秋战国时候,朕是普通用词,人人皆可为朕,比如某人说,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那些地方诸侯小王都是称寡人的,我啊现在就快乐的像个地方小王,呵呵呵!”

    陈芳推开他快凑到自己脸的嘴骂道:“又死不正经的胡言乱语什么呀。”

    陈枫又是哈哈一笑道:”呵呵,不是我说的,屈原说的…….唔——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酱香四溢,此乃贿赂寡人之上上佳品也………”

    陈芳看他又扯些她听不懂,虽然心上喜欢得很,但嘴上却不承认。这对夫妻简直就是张爱玲说的“女人要崇拜才幸福,男人要被崇拜才幸福“的典型。陈芳夹了一口菜到他碗里道:“好了,好了,不要尽扯些我听不懂,跟你说正经的,前段时间袁家村那个娃儿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陈枫听到她终于开口说实话,也变严肃起来回答:“哦!?那个娃儿!听说了,怎么?你想收养那个娃娃?“

    陈芳也知道,自己在陈枫眼里就像个透明人,坦然道:“嗯,我前几天啊,已经去过一次袁家村,打听过了,现在没有人收养那个娃儿,暂时寄养在他们村老shuji家里,那个娃儿我也见到过嘞,顶机灵的一个娃儿。听那个朱老师说,那个娃儿可聪明类,学习成绩全年级前几嘞!“

    陈枫知道对她来说,这些年来孩子始终都是她的心病,看到她说的如此激动,知道她肯定对自己抱着很大的期待,希望自己能同意,但是对那个事件,虽然他不相信那些流言,也不太全相信报纸的报道,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顾虑,毕竟死了两个人,对娃儿影响不知道有多大,有多严重的后遗症?

    陈芳看到丈夫的犹豫,又补充说道:“你说,就算是狗儿吧,你喂它养它,它也不会咬你,还会报答你帮你看院子哩,何况是一个娃娃,是不,老头子?“

    陈枫脱口而出道:“要是他是条狼呢,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我可是和你说过的哦。”

    陈芳见丈夫有所顾虑,有点扫兴道:“不和你说了,尽是些不搭调的大道理,我说不过你,今天吃了我的肉,明天就要和我去袁家村.”陈芳停了停又撒娇走到陈枫背后捏着他的背说:“啊呀,枫——哥-,你去看看那个娃儿再说嘛,我保证你会喜欢他的。”

    陈枫又咬了一块肉故意让油流出嘴角,然后摘下眼镜,故意眯着眼睛,色相十足的转身盯着陈芳说道:“那我晚上还要吃肉肉……!!”

    陈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忽然红着脸回到座位上说道:“你这个人真讨厌,赶紧吃吧,明天我们坐早班车去袁家村,待会去把你这些杂草般胡子给理理,都快和你头发一样长了。”

    陈枫戴上眼镜擦擦嘴巴,拱手作揖道:“臣——遵旨!”

    就这样两人有说有笑着,吃完晚饭,开始为了明天的行程各自忙活开了。

    这天刚好是周末,陈枫夫妻起了大早,转了两趟车终于到了相隔三十多公里的袁家村,陈枫经过袁福家门口的时候,还清楚看到那崭新的大红灯笼依旧鲜红着挂在屋檐下,院子的大门上面还有gongan部门封条的遗迹,他依稀感觉到,这个房子,在这个村子里十有bajiu已经是成了凶宅了,就算白送人家也不会有人要的。当他们走到相隔不远的袁洪贵家时,那便是另一番景象了,就好像是冬春之隔一街似得,是一个如冬天般死寂沉沉,一个如春天般生机盎然。陈芳走进袁家看到袁老太太在院子整理蔬菜,便问道朱老师是否在家?袁老太太见过陈芳,只是上次来没和她说上话,一直是朱小勇和他在交涉。于是寒暄着招呼他们院子里坐下,然后进屋去叫朱小勇。

    朱小勇走道院子看见他们夫妻便寒暄道:“陈嫂,你好,你来了。”

    陈芳招呼了一下便指着陈枫说道:“哎。朱老师您好,这是我爱人,陈枫,陈枫这是朱老师。“

    陈枫做个叫陈芳打住的手势说道:“等会,不急,让我仔细瞅瞅这位朱老师…”陈枫像打量个什么奇怪动物似得打量着朱小勇,忽然大声喊道:“李——瑾——瑞!”

    朱小勇听到他喊自己本名,一想此人来历肯定不简单,心跳加速着搜索着脑中记忆,可大脑却像电脑卡机一样的始终显示着加载中……一直出不来画面,这时陈枫一把夺过朱小勇的眼镜,换下自己的眼镜,然后摸了点口水梳理了一下头发,腰板忽然挺直像接受阅兵似得说道:“你瞧仔细了,我现在是瘦了黑了点,可我这仙风道骨还在的嘛?啊——?老班长!!”

    朱小勇听到他的提醒,又换了干净清爽的眼镜,脑子里立马就加载成功了,大声喊道:“肖——泽—衡!”

    陈枫听到他认出了自己,一把上去抱住了朱小勇,两个都是思绪万千,不禁眼眶都湿润起来,两个此时有千言万语也都全部哽咽在喉咙里,只是紧紧的抱着对方。此时袁青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她和陈芳一样看着两个男人抱在一起都莫名其妙的不知所措,然后这两个女人又有着相似的经历,心里都各自为自己的男人心酸感伤。

    两个渐渐平静下来,朱小勇伸手讨回眼镜道:“你怎么戴个这么破的眼睛啊,又是毛线又是红线的,人么又黑又瘦。来来,嫂子,坐坐坐。”

    陈枫擦了擦眼角,戴上眼镜道:“你都没啥变化哩,显然人民教师的待遇就是比农民强啊,呵呵,你可别说,我这眼镜伴我多年可是我的爱心眼镜嘞,你看这老婆子的红线活多精致啊。“

    “对了。“陈枫说着又站起来,伸出手道:”来,咱们在重新认识一下,你好,我叫陈枫,耳东陈,枫树的枫。“

    朱小勇也很配合的站起来紧紧握住他的手道:“你好,我叫朱小勇。朱德的朱,大小的小,勇敢的勇。“

    “我是穷苦农民。“

    “我是悲惨教师。“

    “这是我家老婆子,陈芳,和我一个姓,芬芳的芳。“

    朱小勇和袁青都笑了“你这人,也一点没变,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嫂子明明这么年轻,还老婆子。我看你才是老头子呢!”

    陈芳不好意思道:“呵呵,对,他就是个老头子,这人整天就没个正经,我都已经习惯了。”

    朱小勇指着袁青说道:“这是我爱人,袁青,袁崇焕的袁,青草的青。“然后又指着肚子里的孩子道:”这是我们娃娃,袁昊,上日下天昊,袁青家里人都希望是男孩,就按着男孩名取了一个,呵呵。“

    陈枫听到朱小勇说道娃儿也姓袁,感慨道:“袁昊?——袁昊!”又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对着朱小勇坏笑道:“哦?——袁昊,你小子有意思哈,难道你还希望他是党项族的后人嘛?!呵呵呵。“

    朱小勇暗自佩服这个老同学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才思敏捷,一下就识破了自己的内心的小隐喻,心里庆幸着还好袁青家人都读书不多没有想到那一层,于是便扯开话题,示意袁青坐他们开一点,并递了一只烟给陈枫道:“一个名字而已,看你扯哪儿去了,哎呀….老同学啊….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遥想当年,我们同被朝廷东厂追杀,想如今,时隔多年,尽是如此场景见面,真是当年天涯沦落人,而今天涯遇故人啊!“陈枫接过烟点着头,忽然站起身来,一把抱住还站着的陈芳,并深深的给了她一个吻,弄得陈芳猝不及防,不停的拍打着陈枫的肩膀,想要推开他。袁青看到这个,红着脸并转过去用手遮着眼睛,却又留着小缝想去偷看。朱小勇则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这家伙当年读书的时候,就是出了名个性份子,士隔十秋,也当真别来无恙啊!青儿,你别小看他,他当年可讨女生喜欢呢!“

    陈枫放开陈芳深情的说道:“老婆子啊,今天要不是你,恐怕我和老班长这辈子都见不着了哦。千里他乡遇故知,好,痛快!!”

    陈芳害羞的擦了擦嘴巴,好像陈枫的吻会留下什么痕迹似得,看着袁青和朱小勇的笑,她更是害羞的脸红成一朵海棠花儿,还不停嘀咕埋怨他的轻浮。

    他们四人再次坐下来却忽然安静的没有话说,就像树上那些叽叽喳喳的鸟儿有时会忽然一下没声一样,然后又叽叽喳喳起来。朱小勇对袁青道:“对了,青儿,都忘了泡茶了,赶紧去泡点茶来,逍遥兄,今天就在我们家吃饭,我们好好把酒言欢,言无不尽,坐看起风云!”

    “袁青,你坐下不要去。”陈枫招呼着正要起身的袁青坐下,然后对朱小勇说道:“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你怎么还叫她去呢。

    大家都楞了一下,陈芳虽然没啥文化但也听懂了这不是什么好话,便对着陈枫说道:“老头子,你又胡说什么呀。“陈芳更是懂这话的意思,而且还知道后面两句”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也奇怪怎么他怎么说这样的话呢,按这个逻辑吧,他应该是护着我才对,正疑惑这时,朱小勇指了一下陈枫道:“你呀你呀,就知道挖苦我,卖弄你那点小聪明,呵呵,嫂子他的意思应该是袁青和肚子里的小娃儿,小人,小娃儿,难,应该是男人的男的意思。意思是女人和娃儿都要男人好好伺候着好好养着,现在袁青不又是女人肚里又有小人嘛,所以要让她歇着,叫我去,是不是啊,逍遥大才子!“

    陈枫伸出手又和朱小勇握握手道:“我就说嘛,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知我者莫若老猪!“

    陈芳听到这个总算松了口气,同时又暗自高兴着这位受人尊敬的朱老师夸自己的男人是大才子。而对陈芳来说,觉得朱小勇说的一点没错,眼前这个老大没正经的男人确实非常讨女人喜欢,她觉得自己对他有好感了。

    朱小勇打骂着起身进了里屋去,不一会儿他拿着茶壶,小袁重拿着几个杯子跟在后面,然后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袁青身边。朱小勇对着陈枫夫妇说道:“这是袁重,重阳节的重,听她妈妈说是因为他出生在重阳节。幺儿,这是陈枫叔叔,和陈阿姨,陈阿姨你之前应该见过的,还记得吗。”小袁重落落大方的喊了声:“陈叔叔好,陈阿姨好。“其实小袁重听到外面的说话声,老早就好奇的躲在门后偷看着他们,他隐约感觉到那个陈叔叔和朱老师是一样的人,他们说话带着一样的外地语气,还说着一样自己听不懂的一些奇怪文字。虽然陈叔叔看着跟自己的爸爸有几分相似,但却似乎又有着和朱老师一样和蔼可亲的气息。

    陈芳看到小袁重心里又开始激动的说道:“幺儿,还记得我把?前几天我来看过你的呢。“

    小袁重老实的点着头说:“认识,你是陈芳阿姨。“

    陈芳高兴他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笑着说:“幺儿记性真好,呵呵。“

    陈枫也和小袁重打招呼道:“小虫子,你好啊,来咱们,敬个礼呀握个手,以后就是好朋友!”边说还边做着动作,逗着大家一阵欢笑。这时陈枫抬头看着上面的大树阴喝口茶道:“老班长,我们在这树下喝茶,这春暖花开的,会不会掉什么虫子下来啊?“

    小袁重抢着话好像要报复刚才陈枫说他是小虫子的话似得,大声说到:“陈叔叔,我刚才看见,你杯子里就掉了一个条进去呢!“

    陈枫忽然听到这话一惊,本能的把嘴里的茶,“扑”一声,喷了出来,结果对面朱小勇脸遭了人工降雨。大家见了都是又好气又好笑,打骂着小袁重调皮,并忙着给朱小勇擦脸,陈枫不停的像朱小勇道歉着,朱小勇做个打住的手势,慢慢得取下眼镜,然后又慢慢的喝了一口茶,忽然“扑“的一声,给陈枫来了个二次降雨。两个女人看着陈枫和袁青两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以为这两书生原来怎么这么小家子气。这时陈枫和朱小勇互相看一下,忽然放声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他们自己都不能控制,陈枫前仰后合的,一下没坐稳倒在了地上。这种笑声在陈芳和袁青眼里似乎是没法理解的,是疯癫的,是莫名其妙的。但在陈枫和朱小勇眼里,似乎又回到同学少年时代那激情而又疯狂的岁月。虽然这两个女人不理解,但至少她们两个明白这两个男人是真正高兴的笑声,而且这是这么多年很少见的那种笑。

    陈枫慢慢停下了又忽然大声喊道:男声,女声,孩童声,声声欢笑!“

    朱小勇也不示弱,大声跟道:“桃花,李花,海棠花,花花馥香!”然后含情脉脉期待的看着袁青。袁青捉窘道:“看我干嘛,不要看我,我没你们俩风雅。”

    这时忽然小袁重举手大声接道:“今天,明天,大后天,天天开心!”

    大家都为之一愣,陈枫最先举起大拇指对着小袁重喊道:“彩!”

    朱小勇也竖起大拇指对着小袁重笑道:“孺子可教!”

    陈芳则表示不解的小声问陈枫道:“朱老师的话好像哪里听过,你这个踩是什么意思,这娃儿不是说的挺好的嘛,干嘛踩他啊?”

    有时候陈芳的小无知反倒惹得陈枫更加觉得这老婆子的可爱,于是陈枫笑着正要回答。袁青抢着想要挽回刚才被小袁重占了的面子,说道:“这个我知道,我知道,彩是彩虹的彩,同采集的采,采是古代骰子的一面点色,投的时候掷到了那一面,人们会大声喊出来,就叫喝彩,就是叫好的意思。“然后顽皮的眨着眼睛看着朱小勇说”朱老师,我说的对不?“

    院子又是传来一阵笑声,这是这么多年来朱小勇压抑生活的第一次开怀大笑,但是开怀大笑之后却又总是回勾起那些灰色的记忆,就好像俗话说的,喝水不忘打井人,如果这打的井里有着自己的艰苦经历,又有谁在喝水的时候会忘了这打井的经历呢。而且朱小勇还觉得那段不可磨灭的记忆又像受了“黥刑”犯人脸上的字,即使人家装作看不见,当你要用到那张脸的时候,自己也不得不去看它。

    后来朱小勇和陈枫又开始唏嘘起这些年的坎坷经历来,人们都说人生四大美事,他乡遇知己也算一条,也难怪陈芳想插也插不进话了,就暗地里拉了拉陈枫的衣角,然后会意的看看小袁重。朱小勇也明白了陈芳的意思,怪自己只顾着追忆往事,连正经事都忘记了,于是笑着叫袁青,带陈芳去家里参观下,顺便带小袁重去看会电视。

    等他们一走开,朱小勇马上拉着陈枫的手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正为这事情发愁呢,不想不仅送来个菩萨,还送来个知音呐。“于是朱小勇前前后后把这件事情的经历和他粗略讲了一遍。

    陈枫听完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说道:“啊呀,急啥子嘛,正所谓,事缓则圆,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你这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嘛,这娃儿我也喜欢,交给我你就一百个放心吧。“

    朱小勇交给这个老同学当然放心,但又怕他有所顾虑便又问道:“我相信你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但是嫂子她?……话说回来,嫂子我看年纪也有三十了吧。你们………“

    陈枫喝口茶叹口气,又接了朱小勇递的烟道:“哎,说来话长,当年啊我也是为了活下去才不得不娶了她,她父母身体都不好,都早早过世了,后来有机会回上海,但又放不下他,我那没骨气的弟弟…不提他……总之我没后悔留下了,现在我们也只靠那点地过日子,她今年已经二十九啦,前几年我们有过个一个男娃儿,生的时候就不顺利,好不容易生下了,没满周岁生了病发展成了肺炎,没能医好,还花光她爸妈分给我们的一点积蓄。我们也一直想再要一个,但一直没怀上,而且她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太适合再要孩子,所以我一直劝她放弃,但一个女人你知道,孩子对她来说,很多时候比我们都重要。“陈枫向来比较乐观,转念又打趣的说道:”不过你放心,呵呵,你嫂子那脑子啊就跟那西岭雪山上白雪一样纯洁,要说阴影,那娃儿的阴影能有咱们大吗?他还小,长大了就忘了,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呵呵!”

    朱小勇听到他们遭遇忽然觉得自己和他们比起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可他忽然明白与其说他这一切都是袁洪贵给的,还不如说这一切都是袁青给的,再退一步说这一切也可以说都是他自己给的,如此一步一步往前推,就像爱德华洛伦兹的蝴蝶效应般,是命运是注定?还是千里外百年前的那只蝴蝶在作祟?这又有谁道得明说得清呢?这时他又想起伏尔泰的那句名言,没有所谓命运这个东西,一切无非是考验、惩罚或补偿。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