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惹情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50 看错你了

    “都安排好了吧。”眼前的景象一片混乱,满地的白纸和墨水痕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把霍岩叫进了办公室后,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安排好了,她现在已经过去了。”文海城的用心,霍岩再清楚不过了,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把锦绣那边无人注意到的公寓腾给了她,让她暂时住一段时间,还暗中派人保护汐情的父母。

    “恩,行,哦对了霍秘书,往她私人的银行卡里面打点儿钱,失业了,生计总要维持的。”金钱方面,文海城毫不吝啬,以前就是,无论对谁出手都很大方,他不是没体会过经济的困扰,所以他懂。

    “呃、文先生……”霍岩欲言又止。

    “说吧。”文海城没抬头,因为实在是手忙脚乱,导致有好几份文件都找不到了,海城近期运作的还不错,他不能一直沉浸在自己身体状态不佳之中。

    “您觉得打过去多少合适。”不是他不应景,而是实在不知道给汐情打多少钱合适,而且,就她的脾气,能用这笔钱吗?

    “就按照她工资打吧。”其实他心里也害怕,怕汐情不用这笔钱,也不知道文海城什么心里,就是希望她,能够多多的依赖自己,即使他知道,她绝对不会这样,也想抱有一丝希望。

    “我知道了。”

    “还有,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文海城绝对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男人,既然对方已经找上门儿来,自己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害死了两条人命,也让他的内心有所动荡,那两个人对汐情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唯独让他害怕的一点就是,汐情会无辜受牵连,如果这样,再一次的相遇还有什么意义。

    “那四个人的确是凶手,并且在一个人的协助下逃往了日本。”霍岩说到这里顿了顿,文海城此刻正等待着他的答案。

    “就是B市的副总,贺文章……他,现在就在海城……”

    贺文章,海城集团B市分公司的副总,在海城集团初始之时就一直跟着文周翔,也是公司的老手,这个人野心勃勃,做了许多年的副总,人到中年,就越想往上攀爬,他的目的,文海城自是一清二楚。

    “是他啊……”当初,和文周翔二人拟出的怀疑的名单里面,确实有他。

    “好吧。”语气有些实则无奈,因为这才打算把金廖祥的罪证搜集给警方,而警方已经准备好资料了,可是由于这两天出了这几档子事情,而忽略掉了金廖祥,原来就是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干的好事。

    “我先回家一趟,呃……办公室就先拜托你了啊sorry!”文海城拿起大衣,从一团形如垃圾场的房间飞奔而去。

    只留下“清洁工”霍岩。

    他此刻的心情就是,保洁,快来。

    文海城回到家,立刻打开了电脑,和英国那边调来了贺文章的资料。正巧收到了文周翔的视讯通知。

    “爸。”海城淡淡的打着招呼。

    “你先把贺文章的事放一放,他这边儿有我压着他不敢怎么样,关键是把你身边的隐患先除掉,知道吗?”大概是从霍岩那里听说了关于最近发生的事,文周翔便直接开门见山。

    “恩,两个一起处理也方便一些。”两个一起处理掉,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救了温岭,给牺牲的警察报仇,更是让他付出一下88年那惨痛的代价。

    “你别着急两个一起处理,弄不好容易失手!”在文周翔见过文海城的能力之后,对他大可放心,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他不可能不为文海城担忧……不,确切的说,他是怕文海城的一失手,造成他这么多年的基础毁于一旦。

    “不会的爸,你放心吧。不过您要是硬性要求的话我会照您的来办。”文周翔的目的,便是杀了这些个曾经属于华和的高管。

    贺文章属于例外,一开始在文周翔身边,文周翔并没有察觉他曾是华和的高管,而是后来通过他的一些生活习惯逐渐发现,他绝非善茬,后才被列入到怀疑名单里面。直到现在,父子二人几乎确认,贺文章,就是曾经参与歼灭计划的人员之一。

    “恩,听说警方已经调查到了关于金廖祥的罪证?”这是让文周翔极为担心的一点,如果被警方逮捕,只能是以他现有的罪证来逮捕他,那么88年的时间便会被历史淹没,这让他怎能甘心,便不断的催促文海城尽快下手。

    文海城其实也有一丝担忧,他没想到,连这个事情和文周翔都知道。文周翔意图很是明显,让自己亲手杀了金廖祥,和其他人……

    在文海城眼中,他们被警方逮捕,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一切都交给法律去制裁,也多亏了汐情在自己公司卧底的那段时间,让警方发现金廖祥一些不法的蛛丝马迹。

    可面对文周翔,他的心竟然有些忐忑。

    “这个,不太清楚,没向他们披露过那件事。”文海城尽量拉开话题,他想尽量避免关于汐情的话题,毕竟卧底的事,他也知道。

    “恩,如果披露了,麻烦就大了,这事儿,我可是不希望警察涉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海城?”

    “我懂。”

    文周翔话里有话,在海城听来,好像他在威胁着自己。这十多年来,自己过得简直是地狱般的生活,从儿时,就被文周翔灌输着并非一个常人该有的思想,文海城确实听进去了,但是,是理智的听。

    他眼中的文周翔,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变成一个心里完全变态扭曲的人,劝阻无用,油盐不进。他也很无奈……毕竟是养他20多年的人。

    与其担心自己,他更担心汐情。

    “恩,现在你周围已经没有警察卧底了,希望这个月金廖祥的事尽快有眉目,我等你的好消息。”说罢,关掉了pad。

    视频就此中断,他的心,好像可以正常跳动,幸好,没有过多的提起关于汐情的事,霍岩他,应该也没有和文周翔汇报吧?

    又点燃了一根烟,眸子里尽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神情。

    不过确实,让老家伙逍遥自在太久了。

    三月下旬,海城的积雪已经融化,沿海城市虽然冷,但是今年是个意外,出奇的温暖,好像寒冷只有二月那一阵。

    汐情从柔软的大床上起来,看了看窗外的海景。

    这个小区,真的好浪漫。

    起床洗漱后,简单的对房间清扫了一下,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清理或者需要大扫除的,实在是干净的心里都安静下来。

    原本之前大算着给那两户人家登门致歉,后来去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说是怕留下悲伤地回忆,这个理由牵强的让汐情感觉怪怪的,直到后来才知道……

    这件事情,让汐情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儿,足矣让她内疚一辈子。

    离开海城集团,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目前也属于失业状态。渐渐地也养成了惰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都在网上查找一些关于法律方面的资料。

    汐情有一笔小小的积蓄,准备用来和温岭打官司,因为……当她得知,文海城为温岭请了最好的律师之后,她的心愈发不宁静,真的是太过分了,文海城他怎么能那样做,他明知道温岭是罪魁祸首,明知道是温岭害的两条无辜的性命,还要去帮助他吗?

    失望透顶。

    至于何然和老张叔的家属,汐情打听,是由于海城集团施压,所以没办法……

    文海城,你为何要这样做!

    拿着手里的面包片,一大口塞入了嘴里,噎的不行……

    隐隐觉得头晕。噎的。

    海城公安局,也好久没来了。

    今天过来,是探望一下,一个认识的人。

    汐情早早的就坐在了椅子上,等待着那个众人瞩目的传媒公司老板。

    她刚想开口骂他,却发现,温岭,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眼睛都快要凹进去了。

    男人坐下,看着面前的女人,他没想到,竟然是她来看自己。

    “温岭。”汐情开口。

    “你对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呵呵,仅仅因为和文海城稍稍接触了一点,就要杀害自己的家人?温岭,你真的以为全世界都是你的吗?

    “你父母事,我很抱歉,但我依然态度坚定,我没有杀人。”从审讯至今,他一直否认。

    “所以你想说他们是自杀的咯?”汐情轻嗤一声,她作为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不屑的看一个男人。

    果然如此,卑鄙,狡猾。

    “你依然龌龊啊!”汐情把这句话,还给了这个有口难辩的男人。

    “你怎么说都好,我真的很抱歉,你父母的事……我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但是真相一定会浮出水面,到时候你就会相信……清者自清。”

    “我呸,你真够不要脸了温岭,你怎么好意思开口呢?清者自清?你别侮辱这个词儿了好吗?就算你没指示那几个人杀人,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杀人犯,你记住温岭,你就是个杀人犯!”

    真的是被温岭给激怒了,汐情暴躁到想亲自去揍他一通,那天真的揍轻了,这个顽固子弟。

    “温岭,我问你,你到底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就因为我和文海城走得近?”汐情被旁边的警察压下浮躁的怒火后,一瞬间,平静的问出她疑惑已久的问题。

    ……

    他不想说。

    “恩,你这么想也不错。对,你就这样想吧。”就这样想吧,他是不会把因为谢芬芳的事情道出的。

    “哈,我算是见过什么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和文海城,都是一伙的。”

    文海城,我看错你了。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