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惹情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十九章 订婚

    汐情的语调稍显起伏,可还是说了出来。

    “我觉得抽烟对身体不太好,我有一个同学从初中开始抽烟,现在肺已经完全不行了,正在医院治疗,挺可怕的……”女人的感性,总是出乎常人的预料。

    “是吗。”文海城依旧惜字如金道,把桌前的桌布盖在腿上,随即抬起了头。

    “我倒不觉得,很多领导,都是抽烟活了80、90岁的,比如毛……”

    “打住!”

    还没等文海城开口,汐情已经开始叫停了。

    “文先生,我们可以开始点餐了,别让服务生等得太久。”完全出于职业病状态,汐情审问犯人的时候也是很讨厌犯人和自己反驳,所以无论和谁,亦或自己说的话在不在理,她都讨厌被反驳。

    看着昂贵的菜单,汐情随便点了几个和自己生活稍微擦边的菜品,文海城随心所欲的点了她有生以来听都没听过的菜名,最后,终于点了两杯咖啡。

    “我很喜欢喝咖啡,所有咖啡我都喜欢,只要是咖啡就行。我一回来上任,就把所有的喜好都换成我自己的口味,恩……包括办公室啊,所以我还有一个习惯,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文海城为何对她说这番话,面前的男人,和在工作中的时候完全是两个状态,既散漫而且不在状态,尤其是略显慵懒的伸展四肢,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格调降低了不少,虽然外表依然俊朗,但是在汐情的眼里,此刻的他,就是一位路人甲。让人,有敞开心扉的冲动。

    “我要是说我知道是不是显得我有点矫情。”汐情打趣的回应着。

    面前的花瓶里面插了不同颜色的郁金香,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郁金香有很多种颜色,就犹如你看到的,红的,粉色、白的、黑的。”文海城从花瓶里拿出其中的一支。黑色的郁金香平行与两人视线之间。期间,汐情没有插嘴,默默地静听他所说的话语。

    “这种花的话语,原本就是美好的,黑色代表独特的领导力,红色是热烈地爱意,白色代表至高无上的爱,粉色代表永远的爱。”

    说到这里,汐情有些惘然,她不懂,他说的这番话,和他的习惯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喜欢养花,喜欢简单的东西。”

    文海城说话,在常人眼里看来些许不着边际,可是在汐情听来,贯注的思绪有了另一番滋味。

    “文先生,是一个喜欢养花,和简单事物的人,喜欢喝咖啡,喜欢单调的颜色……这些里面,有你说的习惯吗?”

    刚才点的菜已经被服务生一道一道的端上来,还以为这种菜馆只是挂羊头卖狗肉,空有华丽的外表而已,没想到色香味都有。

    可是此刻却没有心情置理面前的美味佳肴,显然文海城说的话高于眼前的一切,她仔细斟酌他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文海城的每一句话在她,这个身份特殊的人眼中,都不是废话。

    对面的文海城,拿起刀叉,仔仔细细的开始切开西餐盘里的牛排。

    “恩,没有吧。”一边咀嚼,一边抬起深邃的眼眸看着此刻正一脸茫然的女子。

    “你不必着了解我,我挺好相处的,吃饭吧。”这点说的倒是不错,因为由此可见,文海城这个男人的确是公私分明的。这个男人让人感觉,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好像被一个框架默默束缚着的人。只是看似。

    四下有些尴尬……

    “文先生,为什么没带霍秘书出来吃饭?”话从口出,如同泼出去的水,这话里有点自作多情的感觉。

    “不是,我的意思是,霍秘书去忙什么了。”怕文海城误会,汐情连忙解释道。

    “霍秘书,他去安排新闻发布会了。哦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你也得去趟电视台。”

    “去电视台,是……什么发布会呢?”汐情只知道海城集团的确垄断了几个娱乐行业,可是也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发布会吧。

    “明天就会宣布我订婚的消息,和谢氏的谢芬芳,你认识的。”说罢,文海城放下手中的刀叉,端起咖啡,一旁的奶精和糖都没有加入,只是轻轻吹了吹边缘,无声的喝了下去。

    “订婚?”订婚,和谢芬芳吗,这个消息来的如实让人出乎意料,貌似又是情理之中。自己不过刚上任几天的时间,就要宣布婚讯。也对,青梅竹马注定是天生一对,男才女貌有何不可。

    “那真的是太好了,芬芳小姐出落那么大方,还听说你们从小就认识,也算是佳偶天成!”也许是听说他订婚的消息,汐情的惊讶程度远远高于的自己想象,订婚,是一件喜事,更能促成双方事业的发展,谢芬芳的美丽也是让人赏心悦目,以后再参加什么晚宴,大概女伴就是谢芬芳了吧,着实也松了一口气。

    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吗?明明刚才聊天时候还像朋友一样,明明自己准备了一肚子的问题,现在真的是被现实击的粉碎,想去了解他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也许他这个人就是天生给人一种神秘感。

    “我的年龄和资历在海城集团都是最不够格,如果不是公司的几个大股东撑着我,我也很难立足。所以多亏了谢老先生提出的这个建议,哈哈也算是巩固了我的政权吧。”文海城的语气,就像是在开玩笑一般,人生大事,他确定自己对谢芬芳的感情很牢固吗?

    “这样,那文先生,我去参加你们的商业联姻,噢呸呸呸,那个新闻发布会也不合适啊,我是个秘书,还是个女的,霍秘书去比我妥当多了!啊,我的意思是怕给谢芬芳小姐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之前的晚宴她好像就有点误会了。”她是真的不适合参加这种场合,出身平凡,那晚的感觉就像是麻雀变凤凰,一下子攀上了高枝,而且谢芬芳那天看自己的眼神绝非友好。

    “就是芬芳邀请你去的。”他的声音很沉稳,逐字逐句的张弛到汐情的心理,是谢芬芳邀请她去参加他们婚讯的新闻发布会?

    “听说她对你的印象还不错,我之前忘了和你说了,明天下午两点别忘了,海城电视台,别迟到啊!”

    接下来的时间,难熬的像泡沫搓捏的声音,尖锐刺耳并且浑身乏力。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回到公司的时间正好是上班时间,汐情和文海城一同进入了总裁专用电梯,心不在焉之际,只听一阵高呼。

    “海城!”

    门口的旋转门雀跃过来一道高大的身影,和文海城差不多高,依然是轻佻和不屑的神情,这个人,不就是晚宴结束那天载自己一程的温岭吗,他看起来真不像什么好人。

    “哟,汐情,你今天可不如那天漂亮了啊,上个班也不说化化妆。”温岭看着汐情未施粉黛的脸颊说道。

    汐情却没有回应他,本身就不喜欢太浮夸的人,一看到他就想到之前审问的几个社会小青年,忍不住想骂他。

    “海城,哥们儿绝对够意思吧,今儿个晚上要不要来一次狂欢,我公司下面有几个新选出来的艺人都是电影学院毕业的,绝对你的菜!”说着看了看他旁边身着职业装的汐情。

    “可是比没味儿的女秘书强多了!”温岭揶揄着。

    汐情确实是个单调的人,听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她真的想一股气儿冲回公安局申请一张逮捕令,抓走这个社会渣滓。

    “文先生,电梯到了!”汐情提醒着文海城,不识相的男人也尾随在二人后面。

    电梯中,也是滔滔不绝的没完没了,全都是自己公司的近况。

    就他的几个言论,好像是传媒公司的总裁,在电梯内已经和文海城到了勾肩搭背的程度。

    直到电梯到了办公室他才有所收敛,也许是说累了。

    文海城期间基本上是没和他搭过话的,回到总裁办公室,他直接反锁上了门,温岭很尴尬的被关在门外。

    “喂,我说文海城,你丫也忒不够意思了吧,哥们儿为你这么付出你也不说感谢感谢我啊?”之后就是阵阵咚咚咚的敲门声,里面的男人依旧没有回应。

    作罢,只好把目标转移到了秘书室里的人。

    汐情视而不见,调出了一些学习资料做着笔记,一旁的男人杵在旁边看着她。

    “我发现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哎,你说怪不怪!”

    一阵静默。

    “你命挺好!”

    又是一阵静默。

    “行了,你也甭给我甩脸色了,我一句话就能让海城开了你信吗?”温岭有些恼火,他的人生信条一直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和文海城的关系非常的好,汐情的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了。但至于文海城对汐情的看法,他本人一直是闭口不谈。

    这时,里面的总裁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男人出来时已经套好了西装外套,伫立在秘书办公室的门口。

    “恩,你的一句话挺不值钱的。”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

    “她可不能开除,开除她你给我端茶倒水扫垃圾?”

    ……

    大概文海城眼里的汐情,就是一个打理生活的帮佣。今天又加班了,文海城不离开办公室她就不能走。转眼时间已经到了晚上7点,还好住的地方离公司比较近。

    “一起走?我送你回去吧。”

    汐情已经换了便装,身着一件黑色羽绒服,一条咖啡色的围巾缠绕了三圈卷在自己的脖子上。

    “不用了,我特近,还得换鞋呢,我先走啦!”说着汐情再一次跑向更衣室,等待整个海城集团熄灭的灯光。

    还是要弄清楚,海城集团的秘密。

    待文海城走后,汐情轻手轻脚的打开秘书室的门,打开灯,抽出了那个她一直想拆开的牛皮纸袋。抽出文件后一页一页的翻看。

    “海城集团2008年12资金流入,缺口,竟然少了7000万??这……”没有过多的涉入经济领域,可是报表上面的数字一清二楚,小学生都看得懂。

    08年是海城集团的一个低潮期,在09年初缺口就被填补回来了,接着往下看,填补缺口资金的人竟然是……

    汐情回到家,心情迟迟不能平缓,依然要在自己的“父母”面前镇定自若。

    回家后,发现张鹏队长带着小队的成员来到了汐情家,正在商讨着接下来的对策。

    “汐情,我都说了,不要和海城集团的人有私交,那个温岭是怎么回事!”张鹏就像是严厉的父亲一样,用斥责的方式责怪着汐情的不懂事。

    “张队,这也不是汐情的错,她本来就是个女孩儿,这也不是在局里,她难免会受这些人的压迫。”何大姐连忙解释道。

    “何大姐谢谢你,也不用帮我说话了,张队,您就是觉得我年轻资历浅薄,很容易感情用事,可当初派我去执行任务的也是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做好准备,而且我根本就没感情用事,我过得也是提心吊胆,现在连一点信任都没有了,时刻的监视我,我被讽刺挖苦的时候你们都听到了,这下满意了?”

    愤然的心情一时是无法化解的,也喊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当初用自己当卧底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汐情!快别说了!张队不也是为你好!”

    “你这姑娘!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好像自己此刻真的是个烦了错误的孩子。心底说不尽的委屈,凭心而论,她不否认,她其实是偏袒着文海城的。

    “汐情啊,你说得对,当初派遣你执行任务的人是我,你和淼淼差不多大,淼淼现在已经快嫁人了,你这大好的青春,原本应该好好享受,我又何尝不想快点结束这个案子,我现在心都痒痒着,你的综合素质高是没错,可是我最初,就没有派遣你去当卧底的意思!”张鹏身心俱疲,即将步入50岁的行列,可看上去却像是60岁的人。

    “什么意思,张队,没有派我去当卧底的意思是……”汐情不解,比自己优秀的人比比皆是,并且她清楚的记得,当时队里有专门攻商的女孩儿,为何一定选她来参加这个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

    “今天大伙儿都在,您就和我说了吧!好吗?”汐情四下环绕,发现周围的人眼神都不对,也包括老张跟何大姐。似乎是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让自己蒙在了鼓里。

    “孩子,张叔实在是不忍心,才这样训斥你的,我年岁大,可能也有点儿更年期了,说话有的地方有点儿过分你也别跟叔计较,你只要记住,张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张鹏一改以前的凌厉态度,反而语重心长起来。

    “不对,你们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别瞒着我了行吗,我们都是干这一行的,虽然我还年轻,但是我毕竟是一名警察,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我这个参与者,告诉我吧,求求你们!……”汐情眼中已经逐渐泛起泪花,真的好累。

    文海城今天对她宣布订婚消息的事情莫名的让她心头焦虑,晚上回到家竟然像是一个局外人根本就没有参与到这个案件当中来。

    她的敏感程度异如常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她今天在公司所看到的重要机密是绝对不能告诉局里的人的。

    “张队,张叔,何大姐,小李,我现在有点儿累了想休息了,我需要做什么咱们就私底下联系,那我先回房睡了。”

    汐情回房后反锁上门,深吸口气后缓和下激动得情绪,刚才决定回房是正确地,因为和他们是不可能耗出结果的,只有自己动手才能揭晓答案。

    汐情打开电脑,果然,白天U盘拷贝过来的文件已经传送到自己的电脑里,如同她所计划的一样,点开所有自己今天经过的路线,一一删除掉了,她在海城集团的所有监控记录,当然,海城集团的系统,也是同步的跟着删除。

    点开手机,是一条微信的语音消息。

    “汐情汐情,和你说一个好消息,我终于有出头之日啦,我和盛世传媒签约了,我就要拍电视剧啦亲爱的!!”

    “恭喜你啊小悦,你这几年的努力没白费,到时候你拍完戏我一定帮你好好宣传!”汐情随意地回复着,前几天齐悦还在朋友圈哭天喊地的哭穷,今天她的好日子来的也太及时,原本就是艺术专业的艺术生,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

    消息发过去没两分钟,齐悦的消息又来了。

    “亲爱的,明天下午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不可以来电视台啊,我们老板安排了我在电视台等候通知,我也挺害怕的你能不能陪陪我。”齐悦这次发的是文字消息,单纯如她,意指怕潜规则上身。

    “没问题,大不了我请个假去!”反正自己平时做的都是帮佣的工作,文海城不至于这么不通情达理。

    不对,明天下午的话不是也要去电视台吗?

    汐情焦急的关掉微信打开拨号键。

    “喂小悦,你们公司老板,你们总裁叫什么!”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