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玄幻奇幻>
羽落月殇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凡人

    月离殇被宇柔遗弃在樱花树下,他看着漫天飘舞的樱花瓣内心隐隐泛痛。他歪着头不顾银发遮住了视线,手心里泛着微弱的白光汇聚在一起。他握紧拳头,白光幻灭。

    是的,他的仙法已经恢复了。在匹斯漫沙漠他的父亲月辰将仙法传入他体内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除了他自己本身的能力外还有他父亲的仙法,现在的月离殇本质上比之前更提升了一个档次。宇柔太天真了,她以为封住了月离殇的睡穴实际上对他完全没效果。

    樱花只有七天的花期,像极了短暂的梦。

    落地的花瓣飞起来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花瓣旋涡,离殇靠在树下手撑在膝盖上。漩涡里闪着白光,光晕向外扩散越来越大,花瓣向外纷飞绚烂无暇。光圈里走出来一个一袭银发的男子,他环抱着双肩饶有兴致的看着离殇。月辰的出场永远都是华丽至极,他望着眼前落英缤纷的花瓣无限感慨道,‘在美好的事物或者回忆都如同樱花的花期般短暂,不过梦一场。梦走了,人未醒。'笼罩在月辰身上的那层淡淡白光温润平和。

    离殇看着手心那片掉落的花瓣,低着头。

    我们的相遇,

    我们的相错,

    我们的相爱,

    我们的离别,

    我们的重逢。

    只是我漫长生命长河里短暂的梦么?

    他脑海里是一片黑暗,离殇站在黑暗里左右走动。面前出现了白光,白光变成了燕宇柔的样子。她穿着红色的长裙手捧枫叶,对着远处的离殇绽放出花一般的笑容。离殇对着她奔跑过去,宇柔却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一片黑暗当中。世界里,又只有他在原地孤独徘徊。

    神仙是孤独的,虽然寿命是无限的。但是千万年来始终是一个人在原地,没有人可以信任可以依赖可以爱。

    ‘我另可做凡人。’离殇声嘶如冰泉。

    月辰表情微变,转瞬他又淡定下来了,说,‘凡人寿命不过几十年,还有生老病死。’他不相信月离殇真的要舍弃神仙的身份,投胎做凡人。月辰衣袖一挥,浩瀚的黑夜里出现了斑斓的画面。画面里是一个中年男子将老弱病残的双亲赶出家门的画面,男子那副市侩的嘴脸放大至整个屏幕。

    月辰叹息道,‘这就是凡人,丑陋的面孔。你确定么?’

    离殇看着屏幕,年近七旬的老人们相互拄着拐杖在寒风里摇摇欲坠。他们几番伤心欲绝,痛骂儿不孝。老太太过于激动而咳嗽不止,差点就要上西天。

    ‘凡人的生命如蝼蚁般易逝,我看这老夫妻命不久矣。’月辰仰着脖子,眼神里是淡漠。

    这点月离殇和他如出一辙,因为天生高贵强大所以对弱者毫无怜悯心。

    离殇丝发飘在衣前,如果人间是这般嘴脸他是否还要前往?

    画面又在转变,老夫妻走了很远的路后又饿又累的倒在地上。路旁的跛腿乞丐爬行在地上,他的破碗里塞着两个馒头。他缓慢爬到两夫妻旁边,喊起了老人。老人看着乞丐刚想将他赶跑,却见乞丐将自己碗里的馒头颤颤巍巍的递给老人。老人惊愕的拿着馒头,不觉相互哭泣在一起。

    离殇望着画面,心底流过一丝心痛。他诧异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不同于对燕宇柔的固执迷恋,这种心痛润物细无声。

    ’父亲。’离殇终于喊道。

    ‘请让我下凡做一世凡人。’他单膝跪求在月辰面前,这是他扯下最高自尊的请求。月辰曾说过让燕宇柔彻底重生的方法,就是让她转世成人。离殇不知道宇柔可愿意下凡转世,但是他却有

    强烈的做凡人的chongdong。也许做神仙太久了他也厌倦了。

    这一声‘父亲’让月辰宛若谪仙的脸冷若冰霜。他确定亲爱的儿子是认真地,没有半丝玩笑的成分。他掐指一算,心凉了半截。这也是月离殇命中注定的一截,看来人间这一遭他是逃不了的。‘你确定?’月辰不甘心的再度确认。

    离殇突然苦笑起来,抬头看向月辰道,‘做神仙真的好么?这么多年来何曾真心快活过?’他眉宇间皱着是彷徨。周遭的空气骤然下降,夜幕里风起了。樱花刮得更加凌乱。

    月辰手一挥,那些画面又如飘散的星辰散开。‘起来吧。’他说道。

    ‘做人要经历生老病死,要忍受生离死别。你还要忘却今生的记忆,离殇,你真的能做到么?’月辰知道离殇心意已决,他走下光晕来到樱花树下手按在树轮上。这树有万余年的寿命了,是

    神界最古老的樱花树。他摩擦着树粗糙的表皮,离殇也走到他身后静望着。‘这棵树和你有不解之缘,它第一次花期的时候你出生了。当时我就隐约觉得不好,毕竟樱花象征着离别。’回忆

    起万年前的旧事,丝丝回忆口入心头。月辰也沉浸其中,离殇不曾听他说起自己幼年的事也颇为意外。

    ‘你的母亲在生下你后,就因仙灵被吸干而死。’提起自己死了很久的妻子月辰难免不动容,手指微动。

    离殇瞳孔顿开,呆站在原地。光与影重合在他脸上,极度复杂。

    从未谋面的母亲居然因为生下自己而死?是自己害死了、、、她?

    ‘你继承了我的血统需要大量的仙灵才能诞生,所以,她牺牲了自己。’月辰想到那个女子执着的脸孔,早已冷酷的心却微微发凉心酸。她和燕宇柔居然有几分相似,呵呵,怪不得离殇会爱

    她爱的死心塌地。也许,这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母亲是自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自己的诞生、、、离殇不觉眼角湿润,这算是爱么?自己也被爱过。再看樱花树,他仿佛看到了花瓣里飘散着那份爱。

    月辰食指轻弹樱花树,花瓣突然狂乱飞舞着,离殇皱眉抵抗者狂风站在原地。樱花树结束了花期变成了干枯的树干,树底被强烈的白光笼罩着转转起一阵阵漩涡。

    树不断地沉下去,被吸进了漩涡里。

    ‘这是?’离殇问道。

    月辰脸色冷峻,白光映在他脸上与夜光重合交错。他道,’人间道。'离殇站在漩涡口处一步步退后,呼啸的风声穿透了他的呼吸,离殇张开双臂背部凉嗖嗖的。漩涡深处飘扬了一些乳白色的飘絮萦绕在他周围却保持一定距离。

    月辰按捺不住心情,大叫道,‘殇儿。不要。’他伸出手想要拉回月离殇。他自始至终就没有对月离殇说过,下凡投胎必定要忍受轮回之痛。如果承受不了痛楚就会存于六道之中的轮回道永

    世不得超生,日夜受苦。

    ‘父亲,我走了。’

    离殇向后倾斜整个人掉落进漩涡里,那些飘絮包裹住他的身体聚在一起散发出纯净的光芒。

    月辰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泪,不等它流落下来便蒸发得无影无踪,唯存那湿润的痕迹。他摸着脸颊叹气道,这就是眼泪么?多少万年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这都是他第一次落泪。他困惑了很多

    年,眼泪到底为何物.直到这一刻,他懂了。当最重要的人永远离你而去还可能遭遇万劫不复的苦难时,心是剧烈疼痛的。被撕扯的揪心。眼泪,是苦涩的。

    光逐渐缩小成一个小球飘到漩涡深处,漩涡也逐渐平复消失。一切都变成最开始的样子,只是樱花树只留枯干。地下有一个大坑。

    夜空里,一个北极星闪耀了一下便黯淡下来。

    月辰捂着胸口平复心情,望着那片星空脸上阴郁。

    离殇,我会让你平安转世。

    他又踌躇着转过身走到枯萎的樱花树旁,食指在树干上滑落。‘我知道,这也是你唯一的心愿。’

    为了增大轮回的成功率可以借助外力因素,只是这对于他都很难办到。月辰修长的手按在眉心处,思虑着。

    只有与轮回者宿绊最深的人同样进入轮回道,就可以将轮回者所受的地狱之苦转嫁在此人身上。而轮回者轮回成功的概率就会提高5成。

    他的嘴角逸出一丝危险的笑容。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