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玄幻奇幻>
羽落月殇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离殇的决心

    匹斯漫沙漠。

    荒无人烟的大漠里只有沙土卷过袭来,小源的衣服上都带着一层淡黄色的沙痕。她久久呆在原地不起手里紧握着丝巾,等了这么久烈轩都没有回来,她决定主动去找他。收拾好心情带着丝巾,小源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地上隐约有着深浅不一的脚印,她不确定是不是烈轩的脚印,估且跟在脚印向东走去。匹斯漫沙漠过于广阔,以至于她怀疑这里可有尽头。脚印像一条无尽的直线,周围的沙漠都变了颜色。陈旧的朱红色深浅不一,沙子如同小石子般硕大,僵硬在旁边的岩壁上。路也不似刚才那般好走,脚下好像有僵硬地石头咯着她的脚。‘这是哪里?’小源暗想。周围透露出的气氛和刚来匹斯漫沙漠的漫天沙土迥然不同,虽然温度更加炙热,但是心里的寒意却越加深厚。两旁的岩壁高矮不一歪歪扭扭,上面的石块就像头颅般圆润死死刻在岩壁上。这吸引住了小源的目光,她向岩壁走去。越近越觉得它很像一个东西……岩壁上朱红色的石头很像人的脸,深深凹陷的眼窝,张大的牙齿和骨骼。她抬起手向上一摸,有种黏糊糊的感觉,她把手放在鼻尖处细闻。这味道,是脂肪被炙烤过得油味。她猛地站起来,那么这些石头是人的头骨,这些都是误入匹斯漫沙漠被烤焦的人们。发现了这一点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她赶紧将手上的油腻在裙摆上擦掉,太恶心了。原来那些失踪的人都被这里的高温慢慢烤熟,就连骨头都变成了朱红色。烈轩……她硬着头皮往前狂奔,一定要找到烈轩,这里太可怕了。多呆一秒,活得几率就会减少一分。也许,这里不止是高温,还有其他的灾难,比如那条巨恶心的黑色毛毛虫。由于跑的太过焦急,小源没注意脚下的路被绊倒在地,她向前一滑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地表的热量比空气中更大,只是小源没有感觉到,她的身体本身就是用泥土制作而成的。小源从地上爬起来,触碰到地表的皮肤开始变黄散发出淡淡的泥土味道,她却没在意只当是沙土。

    ‘为什么你还活着?’

    ‘进入沙漠的生命都会被烤死。’

    ‘除非……’

    是谁在讲话?小源慌张地望向四周,空无一人。冰冷威严的声音在沙漠里响起,回声刺激着她的耳膜。‘你是谁?给我出来,把我的烈轩还回来。’她冷静下来站在原地,头发早已经凌乱,却还是那么倔强。这个声音的主人绝对是匹斯漫沙漠的主宰者,或许超越了神的界限。听他的声音判断不出大概的仙龄,只知道是个男子。小源向前走了几步,再四处巡望也找不到声音的来源。离开这里,她撒起脚丫子就猛地往前跑。沙尘暴再度袭来,卷卷带着浓厚毒气的黄沙将她团团包围。

    ‘你能在这里面待满一个时辰,我就把他带到你面前。’声音突然响起,冰冷到可怕。

    小源蹲在地上用丝巾捂住脸颊,她有丝心动。只要待满三个时辰就能见到烈轩,她迫不及待地回应道,‘好,你说的可不要反悔。’沙尘暴裹起小源层层包起,沙尘暴的外层还渗透着绿色的剧毒高速旋转。一般的神仙只要一进入这个包围圈就会被毒气所毒死,像长老会里面的神仙待个半个时辰已是极限,至于众仙统帅古泷也撑不过一个时辰。但是小源,或许能撑过三个时辰。毒药主要通过呼吸、皮肤进入身体内,小源的身体是由泥土做成的,所以这些对她的危害都能降低至最小。

    月离殇。

    他带着最憎恨的面具长老来到匹斯漫沙漠给燕宇柔陪葬,一路上毒沙的弥漫和高温的炙烤都在考验他的耐力。他是仙界出类拔萃的大神仙,就算仙法不能使用,作为常人的他也是具有超强悍的承受力。离殇对面具长老月炎施加的幻术,因为匹斯漫沙漠的原因,幻术的作用也逐步消失。当月炎恢复正常时,惊慌地发现自己正在死亡沙漠里。月离殇的衣角被黄沙卷起,他看似淡然地对月炎说,‘是你执意跟过来的,忠心的家臣。’赞扬么?月炎死命回想起当时发生的事,确实是自己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确是被月离殇施了幻术。他面具下的脸微微扭曲,却僵硬道,‘是……多谢君主的称赞。’双手却在打颤。该死的月离殇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么?所以这次要拉自己来匹斯漫沙漠索命。但是,月炎想不通为什么月离殇也会进来。就算是他也无法活着出去,他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为何还要来送死?面前风暴再起,几只巨大的蜈蚣从土里爬出来对着月离殇他们疯狂吐丝。离殇和月炎左右避闪开来,月炎对着其中一条蜈蚣十指紧扣准备发动攻击,可是迟迟没有反应,这才想到仙法无效化了。‘该死,这下麻烦了。’他只能尽力躲避攻击。离殇的境遇也好不到拿去,几番躲闪后他厌烦了,跳到蜈蚣的身体上直接踩过去,站在它的头顶上。他从腰间掏出一把长剑,剑身是用百草浸泡的毒药膏抹擦过的。蜈蚣疯狂的摇头想要将离殇从身上摔下来,巨长的尾巴也在摆动着。离殇抓住它的触角安稳如山,蜈蚣对着同伴传达信号,剩下5、6条巨大的蜈蚣纷纷过来支援。对准月离殇狂吐丝,离殇趁机从蜈蚣头顶滑落将剑猛地插入它的脑袋。淡绿色的剧毒从它硕大的脑袋上冒着气泡,它来不及呜呼一声就粉碎身亡。‘你还站在那里干嘛?’离殇从天空华丽旋转落下,将剑丢在月炎的脚边,略带冷酷。来不及再多说一句话,他就忙于对付眼前的怪物。月炎也不含糊,从地上捡起剑后立马赶来支援离殇。他的腿脚功夫也是月族里仅次于月离殇的高手,只见月炎左手持剑如同流星般在蜈蚣头顶进行绞杀。他是家族里唯一的左撇子被称为‘天才’。家族从前就流传道,如果没有离殇的六月归星(现在升级为七月归星)家族的族长人选将会多出个月炎。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个是天之骄子从小散发着高贵的冷气,一个却要在面具下成长学会了什么叫世态炎凉。蜈蚣一只只的被粉碎,只剩下其中最为肥大的一只蜈蚣王。它的额头上印着一只蜘蛛的图案,吐出来的丝线如同银线般坚固而且腐蚀性最强。月炎立在蜈蚣王面前毫不畏惧道,‘请君主一旁看好,我会立马消灭它的。’他左手持剑上前几步小跑,蜈蚣王顺着他的足迹吐丝,都被月炎快速的躲闪而过。太容易了。他只要对准蜘蛛王的额头挥下一刀,这一关就算过去了。离殇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他眉头微蹙,他的视线停留在那个蜘蛛图案上。月炎跳跃在半空中双手握刀对准它的额头……离殇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想阻止道,那个蜘蛛图案突然变成红色张开了嘴,吐出红色的丝线缠住了月炎。月炎被缠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红线缠过的地方很快就冒出难闻的水蒸气被腐蚀掉,厚重的盔甲几经腐烂。离殇再不能坐视不管了,不管他们之间是多深的怨恨,此刻他是月族的君主必须要保护自己的族人。他从蜈蚣的尾巴上往上跑,从怀中掏出自己的牧笛放在嘴边吹奏。被声音吸引过来的蜈蚣王转头对着离殇吐丝,他看准时机将牧笛对着蜘蛛图案深深插进去再拔出来。血随着牧笛而溅出,蜈蚣王很快便四分五裂粉碎掉。月炎也因此得救,在盔甲被腐蚀尽之前脱离红丝线的缠绕。离殇站在地上,一只蜘蛛从脚边爬过去,他用脚轻轻碾碎。生命力顽强的让人钦佩……

    月炎略有吃惊的站在一旁,他没想到月离殇会救他。脸上的面具因为被腐蚀而碎裂掉落在地,离殇看着他的脸,有一千年么有看过他完整的容貌了吧。月炎也是一头银发却不是离殇那般飘逸,利落的银色短发。英俊挺拔的五官让人挑不出缺点,唯独那道挣拧的刀疤从他的眉宇间横穿到右脸旁。很久没有以这样的形象视人他显得很局促,下意识捂住自己的伤疤。‘让君主受惊了。’他淡淡地说。离殇转过身,银发飘散在身后。他回忆起来了,千年前的事。那时的他和月炎还只是稚嫩的少年。那时的月炎还没有戴着面具,他和离殇一样有着一头飘逸的银发,加上外形很俊美总是被别人误认为是月离殇。天资异禀的翩翩少年,加上后天的刻苦努力一度成为家族未来继承人。那时的月炎就像他的名字般耀眼,有着无可限量的前途。离殇从小性子便孤傲冷清,从不愿在人前表现些什么做什么都很低调。就连他练成了六月归星都是在很久后才被家族里的人知晓,清冷到至极低调到奢华说的就是这种人。两人的命运被那场家族继承人的决斗所改变,离殇是极度不愿成为未来的君主。他厌恶被各种琐事缠身,所有人憧憬的权利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却被当时的月族君主也就是他的父亲强制命令道参加比赛。两人决斗时离殇故意放水让月炎占上风,但是,要怪就怪太年轻。年少的月炎年轻气盛,招招都想致离殇于死地,偏偏他的水平和离殇不分伯仲。离殇被逼到绝境,只能使出他的必杀技——六月归星。这种大招式力量太大,当时的离殇并没有十足的控制住力道,导致月炎受了重伤。脸上更是被割出严重的伤疤。被六月归星割伤的地方用各种仙法、仙草都无法复原。在战败后,月炎失去了所有。他的性格变得孤僻阴鸷,减掉了长发终年都戴着面具。也是这场战役,让所有人都吃惊于月离殇强悍的实力和家族继承人的水平。能使出三月归星就具备成为家族君主的实力,何况他使出的是六月归星。从此,月离殇名震仙界,成为最具声望的仙界少年……过往历历经心,这些,早已在记忆的尘埃里被遗忘掉。‘月炎。’离殇第一次喊他的名字,月炎双目放大嘴角微开。这时他从未想过的殊荣,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跑到月离殇后面。‘此次匹斯漫之旅,我们要活着出去。’离殇的声音轻到不行,月炎却听着一清二楚。他心里千年来的寒冰被几缕阳光照耀到,双眼微微发红。声音坚硬道,‘小人……月炎会誓死守护君主殿下。’不等他宣誓完,离殇就朝着前方大步踏去,他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浪费。碎裂在沙土上的面具被风卷埋,成为了过去。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