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我们没有在一起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十六 我总会有良人相伴

    院子里的一切和我离开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我的记忆里依旧有我住过的房间,我推开门,在里面照顾孩子的老师们却都换了人。

    果然,物是人非,怕是再合适不过了吧。

    我的声音颤抖着,手指紧紧地攥住司阳的手,我问,院长在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问的第一个人会是院长,不是那个小时候夸我长的漂亮的老师,也不是那个总会冲我笑的长得胖胖的老师。

    也许在我心里,无论再怎么时过境迁,这个头发微白的老院长都不会离开,也无论他做过什么,就算骂过我,把我赶出孤儿院,我都愿意相信他是善良的,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让我感受到关爱的人。

    而我和蒋皓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也是自作自受。

    如果当初我没有帮他,如果我在院长逼问我的时候说出了他在哪,也许我就不会被赶出来,不会在兜兜转转这么久以后才能遇见他,也就不会有这些事。

    可我知道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如果的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可我坚信,该遇见的总会遇见。

    我和司阳坐在院子的台阶上聊天,司阳问我当年既然知道蒋皓在哪,为什么不去找他。

    为什么不去找他,在我离开孤儿院的那天,我躲在这繁华城市的一角,彼时的我已经十五岁了,我认识到了蒋皓放弃了我的事实之后,我不去找他,只是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司阳说话的声音那么温柔,就像一谭水一样要把人沉溺,他说,小雪,你真让人心疼。

    那一刻,我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靠着他的肩膀,曾经火热的对爱情充满期待的心一点点冷却。

    一进院子,门口有一棵好大的树,直到现在,我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我和蒋皓还有好几个人手拉手才能抱住它,我们躲在它身后玩捉迷藏,我明明知道蒋皓发现了我,还一直绕着树跑,蒋皓就在后面故意放慢脚步追。

    墙角那里依旧还有一个未被填满的洞,那是多久以前了呢,到现在都快有十年了吧,我们曾经给对方写过一封信,然后埋在了那里,估计现在早已经化为泥土了吧,我不知道蒋皓写的什么,反正我写的是: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石阶上还留着我拿着小刀刻下的字,在那么多日子里,我看着蒋皓和楚言在院子里玩,我就坐在台阶上,一撇一捺地刻他的名字。

    都说女生比男生心里成熟,我的心思自然也比蒋皓早。

    而蒋皓是在很久以后,就到我们认识了七年,那是一对新人的婚礼,他们也是从孤儿院里走出去的孤儿,我觉得我和蒋皓一定是年纪最大的花童,那时候的我们不比他们矮多少,我和蒋皓像模像样的穿上了小礼服,那是我长这么大穿过得最漂亮的衣服。

    新娘把捧花递给了我,蒋皓站在我旁边,他说,夏雪,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做我的新娘。

    那是他给过得最好的承诺,可他却仍旧在最后抛弃了我,从此这个承诺我也只能压在心底,我不知道蒋皓是不是还记得它,不过现在看来,他大概是忘了吧。

    司阳听着我讲述着我和蒋皓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脸上始终是宽容的,疼爱的,我从心底感谢司阳,感谢他在我遭受重创之后还肯收留我,给我一处栖身的窝。

    时间最美好的感情也就莫过如此了吧,在你遍体鳞伤,内心不安的时候拥你入怀,护你安好,免你惊,免你扰。

    我说,司阳,谢谢你。

    他笑着揉搓我的头发,说,只有了解你的过去,你的全部,我才知道原来你受了这么多苦,我以后才更要好好爱你,你放心,我绝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你放心,我绝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我知道这个承诺的重量,我不是不相信他,而是气自己为什么没办法爱上眼前这个百般温柔,万种殷勤的男人。

    他可以给我一个从小就渴望的家,可为什么我却做不到放下过去,和他好好在一起。

    楚言说的对,我太喜欢钻死胡同了。

    我在自己心里那个大大的迷宫里走丢了,守着过去的记忆,错失了蒋皓,却又不能在司阳怀里安身立命。

    司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了身,和迎面走过来的人说话,我从记忆里抽身,抬头看见了站在我们面前的人。

    脑袋轰隆隆作响,记忆又扯痛了我,我的眼睛又莫名其妙地如潮水般涌出泪来,我叫了声“夏叔叔”。他就是院长了,那个看着我长大的院长,他对我那么好,他说,小雪就像我的亲女儿一样。可我多么不懂事,在尚还年轻的年纪里差点把孤儿院,把他的全部心血推向死亡。

    蒋皓拿走的那笔钱,数目不小,是院长用来留住老师的。那时候的这里多穷啊,那么多老师纷纷离开,孩子们没有人照顾,院长东拼西凑地借来了钱,本想用那些钱留住老师。所以在蒋皓离开之后,院长才会那么生气,他使劲的问我,蒋皓去哪了。

    可我却紧闭着嘴,小小的年纪里有着一股倔劲,那是与生俱来的吧,直到现在我还是拗得要死。院长气急败坏地把我赶了出来,他本来只是想让我认清现实,让我明白轻重,却不曾想在这以后我真得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蒋皓,我不想说我为你做了多少,承受了多少,但你一定明白的。

    从孤儿院出来的时候,我的心情特轻松,压在心上的石头被轻易击碎,司阳笑着说,好了,以后你可以放宽心了,院长从来没有埋怨过你们,这么多年你也该放过自己了。

    我点了点头,拉起司阳就往回跑,生活于我,顿时一片光明,我坐在司阳的车上给微微他们几个打电话,叫他们出来。我没想到的是蒋皓和米佳也来了,还好气氛不算尴尬,我们几个人喝的醉熏熏的,我抱着微微的胳膊高喊了一声,我自由了。

    我自由了,没有人责怪我的过错。我自由了,也再也不会在做梦得时候有一个声音说我自私。我自由了,我把自己从过去中打捞出来了。

    尽管那个我苟延残喘,日日惶恐,可没关系,我会陪着她,宽慰她,既然我不怕过去的苦难,那我就更不怕活下去。我总会有良人相伴,相执到老。也许我过得会比他还幸福。

    微微说,你不要总和他比啊,你要是真能放下他,就不会去管他过得怎么样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身边有佳人相伴,我就跟司阳在一起了,看他脸上有笑,我就会拼命压住心底的泪,我希望他看到的我是幸福的,是不需要他担心的。可我这样,又好对不起司阳,他说,小雪,没关系。

    可是怎么能没关系呢,我觉得司阳就像善良的骑士,而我,就是,恶毒的女人。他却永远都在陪着我。

    他不让我说“谢谢”,他说那样的话他会觉得是他没能给我足够的爱,没有让我快乐。他说,我一直在你身边,等你主动抓住我的手,然后一直走,走到没有蒋皓的地方。

    司阳说的没有蒋皓的地方在哪里呢,在每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都不会有蒋皓的存在,可我有能去哪里呢,他就在我心上,走到哪能放下呢。司阳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请个假陪你。

    就这样,我毫无准备,稀里糊涂的上了飞机,他们都来送我们,微微,楚言,韩笙他们三个冲我挤眉弄眼地笑,米佳也在笑,她是开心我可以离他们远点吧,蒋皓只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然后又看了看司阳,司阳接过话说,我会照顾好小雪的。

    我靠在司阳肩上,看上去和别的情侣没什么两样,可聪明如司阳,他深知我内心早已暗自汹涌。有人说旅行是最好的疗伤的方法,但愿如此吧。我心里想着,靠在他肩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了,这次我们要去的还是凉镇,俗话说的好,在哪里跌倒的就在哪里站起来。

    我和司阳又去了上次去的那间旅社,司阳笑着说,你们还会住这么有情趣的地方。我白他一眼,我们也想住五星酒店,可是这里没有啊,没有。

    司阳趴在门口看了看街上整齐的灰白色墙壁,说,我感觉这的生活节奏比我们那慢了不是一拍两拍啊。我拉着他上了楼,指着对门的两间屋子说,一人一间。然后就拉开了我房间的门,一头扎了进入。

    司阳在外面敲门,喂,小雪,你怎么一来就往屋子里钻啊。我躺在床上冲着门外的他喊叫着,我困了早睡觉,你要是饿就先去吃东西吧。门外一会没了声音。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我敲了敲司阳房间的门,没动静。就下了楼,看见他坐在一楼玩手机,见我下来,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问我饿不饿,我点了点头,他冲着我神秘的笑了笑,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此时的凉镇已经到了阳春之日,没有了上次来的时候的阴寒,南方的小镇总是这么容易感染一个人。

    司阳带我去了一家小茶楼,乍一看跟上次那间一样,都是古朴的风格,不过这一间只有一个老板娘,挽了高高的髻,说一口本地话,对人特亲切。要是有下次,我一定要带着微微来这里,看,你相信的美好它还存在。

    我多想微微可以放下心来,来体会这世界的滋味,不只是酸痛,还有甘甜。

    我问司阳他怎么第一次来就能找到这么好的地方,他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还不是为了让你能一觉醒来就能吃到好东西,我这一下午光顾着打听这些了,我肚子还饿呢。

    心里咯噔了一下,我郑重的说了句谢谢,他反握住我的手说,你开心就好。

    微微和楚言都说过这句话,可是司阳跟他们又不一样,我多幸运,这世界上有这么多在乎我的人,可原谅我对不起他们,也许我过得足够幸福,但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最想要的那个人陪在了别人身旁,将我交付他人心上。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