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我们没有在一起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七 我这苗红根正的好娃都让你给带坏了

    我靠在凉镇特色的灰白色墙面上,听着雨落河面的清脆声,抹了把脸上的水,不知道是雨还是泪。

    心里像掠过千万只鸟一样,抓的心里又疼又痒,还有什么被撕裂的声音从心口传来,静谧的街让我不忍心大声哭泣破坏了它的美妙,只能压着心口低声呜咽。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找到了我,一脸的气急败坏,“你能不能再矫情点啊,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娘我听了都动心,我看你就是活该,自作自受。”

    本来心里就挺难受的,听见微微这话,我第一次和微微吵了起来,“对,我就是自作自受,我就是贱,可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站在他那边,你们谁想过我有多难受被喜欢的人丢下的又不是你们,你们不会知道我有多疼。”

    我根本睁不开眼看微微的表情,可我知道她一定也不好受,她搂住我,身上的雨珠把她的头发打得精湿贴在我脸上,她说,对不起。

    我们两个患了重感冒,微微跑到我房间里赖着不走,韩笙来给我们送饭的时候说蒋皓昨天在微微出去找我以后哭了。

    我没见过他哭,更想象不到他哭的样子,在我心里,蒋皓一直都是无坚不摧的勇士。

    “可是在爱情面前,任何勇士也会败下阵来,他怕伤到他爱的人。”韩笙如是说。

    我看着韩笙,再次陷入了无语,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连饭也没怎么吃。

    微微说,其实来凉镇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跟蒋皓和好,她还说:“你应该相信,蒋皓他是个好人,从我妈那件事开始,我就知道。你们应该在一起的,不应该这么折磨对方,如果你们不在一起,我就不相信爱情了。”

    我打趣着说:“你是不是因为你妈那件事收了他好处。”

    她一脸正经地说:“我只是希望你是幸福的。”

    我点了点头。

    梦里,我回到了小时候,那天是我生日,蒋皓递给了我一个笔记本,脸上的嚣张毫不掩饰,他说,夏雪,以后你只允许在本子上写我一个人,等它用完了,我们就长大了我会娶你做我的新娘,这样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

    对于我们这样的孩子来说,对家的渴望超过了一切,我努力地记着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本子很快就记满了,可我们还没有十八岁,他就走了。

    现在想想也还真是好笑啊,居然会天真到相信会有永恒这种东西。那个本子,被留在了孤儿院,至今我都没有颜面回去,那个院子,承载了太多回忆。

    “那你就没想过找到那个本子,至少给自己留个念想。”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微微后,她这样问我。

    我想了想说:“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日记不再留在我身边,也许就意味着蒋皓留不住一样。”

    微微一脸笃定的说:“夏雪,我一定会帮你找回那本日记的。”然后打了电话给司阳,让他去孤儿院找回那本日记,却没有告诉司阳它的由来和内容。

    “微微,谢谢你”,我说。也许微微说的对,我不能把路堵死。

    我试着和蒋皓像朋友一样相处,我希望借用时间的力量来消除心上的隔阂。

    “靠,蒋皓你到底会不会唱啊。”在隔壁一间破到不能再破的ktv里,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麦,用最笨的方法来掩饰心里的不安。

    蒋皓好脾气得笑。

    我唱着苏打绿的歌,吴青峰的声音是治愈的。

    故事已经翻了几页,忽然之间,你忽略的我忽略的所以细节,当初的猜疑好奇,爱恨痴嗔却已走远,忽然之间,你发现的我发现的所有改变,当初的微笑眼泪,喜怒哀乐都已抛在昨天,那一年的蜕变,就像手术拿掉塞在心上的茧,还疼痛的秘密,像伤口总需要时间复原……

    伤口总需要时间复原。

    我需要时间复原。

    我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在楼道转角听见在门口靠着抽烟的楚言和蒋皓在说话。

    楚言说:“发现没,小雪回心转意了。”

    蒋皓说:“嗯,但愿吧,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你们两个这是给微微和韩笙制造机会呢。”

    楚言贱兮兮地就笑“是啊,等哪天你们两对结婚了,还得好好谢谢我这个大媒人呢。”

    我白了他一眼张嘴就来:“你他妈,你他妈比女人还三八。”

    “靠,我是个纯爷们,光看我那些女朋友就知道……"楚言又在炫耀他的光荣史事了,亏他换了这么多女朋友还能叫上名来。

    我看见蒋皓的眉头蹙了蹙,离开这么久了,那个温良的听话的我怎么变成了脏话连篇的人了呢,别说他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粗俗总有粗俗的好处,比如在学校里再也没有人指着我说我是野种,再比如,尴尬不安的时候可以作掩饰。

    "喂,蒋皓,还进不进去啊。"我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包厢里拽,他顿时换了笑脸,跟着我进去了。

    "呦,他妈的你们两个变脸比变天还快啊。"微微看见我拉着蒋皓的胳膊,冲着韩笙挤眉弄眼的说。

    "滚你丫的",我一个抱枕丢在他腿上。

    微微干脆抱着抱枕喝起酒来,一边喝一边添油加醋的起哄,我觉得我脸比红灯还亮。

    回到旅馆,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冲着坐在椅子上的微微抱怨,”你这教的什么啊,还拉近距离,你不知道我有多紧张,我跟你说,我这苗红根正的好娃都让你给带坏了。“”得了吧,看你今天那样,不知道多巴不得赶紧和好呢。“微微眼里全是鄙夷的跟我说。

    哎。我苦叹了一口气。

    微微拿起枕头就往我这丢,”你丫装什么纯情呢,再不下手,煮熟的鸭子也得飞了。“”那我就再煮一只“,我淡定地把枕头又扔了回去。

    微微沉思了半天,抬起头酸溜溜的说:”对哦,我家小雪是谁啊,人见人爱,没有蒋皓,还有司阳那坨牛粪等着你这朵花呢。“”苏微,nidayede“。我站起来就搔她痒,她一把按住我说,还有件大事呢。

    日记本。

    给司阳打完电话,微微沉默了半天。

    本子找不到了,微微说。

    那是怎样的心情呢,就好像在沙漠里跋涉了多日的旅人看见了远方的灯火,他告诉自己只要走到那里就可以活下去,他终于靠近那里,却眼睁睁看着它在太阳的炽烤下燃烧起来。

    自己就好像也葬身在那烈火中一样。”微微,你说这些是不是都是注定好的,放弃,丢失,连老天爷也不让我们在一起。“我哭丧着脸问微微。”呸呸呸,瞎说什么呢,知道什么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你跟蒋皓那点破事过去就是过去了,你们俩还有未来呢。“微微这样告诉我。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微微推了出去。

    我他妈都没看过这么曲折的电视剧,我比那些哭哭啼啼的女主强不到哪去。

    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迷茫,你想抓却又抓不住的感觉就像再次失去一样痛苦。

    我瞬间脑补出蒋皓在我面前拿着本子往我脸上摔,骂我丢三落四,不讲诚信,小心眼,神经病……

    我快被自己折磨疯了,拽着头发往被子里钻,手机铃吓了我一跳。”谁啊,老子正烦着呢“。我没好气地冲着电话那边喊,那边轻咳了一声,我立马坐正,即使那边的司阳看不见,我也变成了习惯性的点头哈腰。

    司阳说:”夏雪,今年年底公司新人奖金我报的是你。“

    正所谓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爷,我又把当初应聘的时候那德行cao练出来了。

    那时候我站在应聘的无数大神中,像个小喽啰一样被吱来喝去的,估计他们都以为我是公司端茶送水的小丫头,谁能想到就是这个身高不高,体重不重的我被相中了呢。

    司阳说我当时的模样真是乖巧,我在心里把他骂了又骂,我是愿意的吗,不,我是被逼的,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司阳,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最爱你了。“我好像看见无数红色的票子在我眼前飞,说话也恶心起来。

    司阳在那边又是一阵咳,”你打住吧,看见钱,你比谁都亲。”

    那个冷峻的形象在我心里早就毁了,司阳也是个普通人,也会笑,也会闹。我也会开他的玩笑。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快过年了。”司阳问。

    是哦,快过年了,时间过得还真快,蒋皓回来也有半年了。

    “嗯,过几天吧,还没玩够呢”。我告诉司阳。他应了一声,说什么时候回去给他打个电话,他去接我们。

    好嘞,晚安啦。我挂了电话。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