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我们没有在一起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六  你眼神亮的象星辰,忽然间我失去平衡

    “太他妈美了。”刚一下车,微微立马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高度旋转了一圈,冲着安静的凉镇大声叫着。

    楚言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说:“看来她真是该好好陶冶一下节cao了。”

    我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告诉微微,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我会好好想明白我跟蒋皓之间的关系,然后认真做个决定。微微老成的冲我笑了,说,我们给你时间。

    蒋皓也伸开手臂想接受这大自然气息,一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我一个激灵甩开,往后退了一大步,我看见他眸子里的光陡然间熄灭,灰扑扑的忧伤就从他眼里漏了出来。

    原谅我,我还没有准备好,给我时间。我在心底这样想。

    韩笙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一起走,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摇了摇头,牵起微微就逃开了。

    那天下午我和微微两个人在凉镇为数不多的街道上逛来逛去,最后走进了一家临河的老店,就像小时候我们都爱看的《武林外传》里的那种木门木窗的地方,可是这里只有早已大腹便便却还在忙着做生意的老板和各怀心事的客人。

    微微端起上好的龙井,冷笑着说:“看看这些人,老娘我敢打赌没几个心思干净的,浪费了这好景好茶。”

    我应和了一声,心不在焉的问:“微微,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散心?”

    一想到这家伙说的话和不怀好意的笑,我心里就毛。

    话一出口,微微就笑了,“难不成我还能把你卖了,就你瘦成这样,还不够这几张机票钱呢。”

    我佯怒着在她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她皮肤真好,一直到现在脸上都没有长过青春痘。想当年我顶着一张起了痘,看上去就像凹凸不平的山地一样的脸,走在她身边,可没少惹笑话,我就寻思着这丫头运气怎么这么好啊。

    微微拍掉了我的手,认真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工作吗?我就想着人工作以后是不是都会变一个样子,我见过楚言帮他爸接见客户的时候,一句话能拐好几个弯,我就怕了,我怕自己哪天也变成处心积虑的样子。我喜欢凉镇,就是喜欢它的自然和古朴,可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们几个人里面只有微微一个人专心读书,大二那年我找到画插画的工作时,我说终于可以找份工作养活自己了。微微就问我,难道不工作不行吗,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在一起上学。

    我记得我当时说:“我总得为国家为社会尽点力吧,不能白白吃了国家这么多粮食。”我是大笑着说这些的,心里却满是痛楚,我也知道一但进入社会,就不能任着自己的性子了,可我更不想让微微一直养我,她们家纵使再家大业大,我也不能赖着她过一辈子啊。

    我不是不把她当朋友,而是太把她当朋友了,才不能把感情扯进金钱里,不能这样在她身边呆一辈子。

    这些年来,我很少告诉她我在工作时受的委屈,我从心底希望她可以一直这么横行霸道下去,我喜欢她身上的锐气和不顾一切的勇气,在这个越来越虚伪的社会里显得那么难能可贵。

    “微微,也许我没那么恨蒋皓。”我说。

    微微抬起头,看着一脸纠结的我顿时就笑了,说:“你那本来就不是恨,年少不懂事的他能那么为你着想已经很不错了,你知足吧,人家要一个人奔波流浪的时候,还能想着免你惊,免你苦,这才是真爱啊。”

    我凑到她身边搔她的痒,“快说,你什么时候被他给收买了。”

    “这还不是为了你啊,看你一天天那魂不守舍的样子,不是思春是什么。”她又笑又叫的,惹得坐在屋子里的人全都回头看我们。

    她拍了张百元大钞拉着我一溜烟跑了出来,边跑边说:“哎,我这张容光焕发的脸啊,都让你给丢尽了。”

    “明明是你自己丢脸。”我反驳着她。

    “你还说,还说。”她在我后面一边追一边叫,长长的青石板路上印上我们的脚印,我们很少这么快活了。

    晚上我们五个人找了家看上去古色古香的旅店住了进去,几个人围在一起吃饭,韩笙还特意要了几瓶米酒。入口香醇,我贪婪的举着杯子一杯又一杯的往肚里灌。

    蒋皓夺过我手里的杯子,不让我喝,借着酒劲,我扒着他的胳膊哭了起来,他的温暖把我紧紧的包裹起来,我好像还听见了楚言的口哨声,脑子一沉,趴在他怀里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觉醒来,脑袋还是昏昏的,微微坐在床边开始讲我昨天喝醉了以后的光荣事迹,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微微讲的绘声绘色的:“你昨天趴在蒋皓怀里,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说你为什么要丢下我,我不怕跟你受苦,没有你在的日子好难熬。啧啧,这话说得,听的老娘我心里都痒,更别说蒋皓那小子了。”

    我踹了微微一脚,说她胡扯,我怎么会这么没有原则,可一下楼,看见楚言和韩笙的坏笑,我就知道微微刚才没有唬我。看见从外面进来的蒋皓,我迅速的逃上了楼。

    “呦,昨天还郎情妾意的呢,现在害羞了。”微微挪揄我,脸上露着和楚言他们一样的坏笑。

    “不是,微微,是我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想清楚。”我对着微微,用了极严肃的语气说话。

    她沉默了一会,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我听见外面有人上楼,然后就听见了蒋皓的声音,小雪呢,我刚出去买了这最好吃的粥,她昨天喝多了。微微回答他说我还在睡,叫了蒋皓下去。

    我躺在床上,脑袋依旧沉沉的,可思路异常清晰,蒋皓,我的生命里有太多放弃,生来父母的放弃,后来院长的放弃,但这些我都不放在心上,我最在乎的,还是你当年的放弃。

    你走的不留痕迹,却让我用了太多时间去怀念,我曾在无数个寒冷的日子里想你,尽管我知道你在哪里,却还是担心你过得好不好,很多次想着想着就哭了,我怕你会把你的温暖分给别人,所以想霸道的占着你,可我发现,我还是过不了心上这道坎。

    像一根刺一样扎在欣赏这么多年的你,要怎么变回原来的我和你。

    前些日子我和楚言在医院照顾微微时,楚言问过我一句话。他问,你们还能回去吗?

    我说,不知道。

    楚言说:“你们是彼此的劫难,该遇见的也遇见了,在这场感情里该怎么走下去,我觉得取决于你。”

    那么,就让我再任性一次,等我说服自己的固执,我相信有情人终会成眷属的,如果不该在一起我也就不强求了,我想等时间抚平心上的那个大洞。

    我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我竟然睡了一天,米酒的后劲可真大,看看窗外下起了小雨,南方冬天的雨怕是最冷的了吧,细细密密的雨珠划过天幕,落在河面上。

    微微说得对,这可真是个好地方。

    微微打来电话说他们在旅店旁边的一个小清吧里,叫我过去玩。我撑着伞出了门,被这里清新的世界轻轻地击了一下心头。

    这里没有热闹的灯光,人们三三两两的坐在自己的位置聊天,就连微微也软弱下来,见我进来,低声招呼了我过去。我坐在微微和楚言中间,不敢去看蒋皓,却感觉一束炙热的目光从他的方向投来。

    台上有个漂亮的男生唱着情歌,落在我空荡的耳际,那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你眼神亮的像星辰,忽然间我失去平衡

    觉得自己满身灰尘

    不承认不否认犹豫之中忘了爱

    要努力去争差点错过最好的人

    蒋皓忽然就跟着唱了起来,我们几个人听得清楚。

    知道你转过身世界黯然失彩

    逾时不候的永恒幸福不能等

    消失之前我朝着你狂奔。

    蒋皓的眼神,亮的就像星辰,忽然间我失去平衡。

    可是永恒太远了,不是吗?

    我怕我等不到,怕我的固执不肯放过他。

    我拉了拉微微说,回去吧。

    微微瞪了我一眼,一把拉住我说:“你他妈最好给我振作点,我就不信你迈不开这一步。”

    我看了看她,坐了下来。

    大概是为了折磨这个纠结的自己,我想用酒精让自己再次清醒。

    对,清醒,我发现有好多事只有在喝醉了酒以后才会变得清楚,才能抛掉一切顾虑,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

    我拿着酒冲着他们几个人敬了一杯又一杯。

    我说,谢谢微微收留我,照顾我,陪伴我。

    我说,谢谢楚言让我欺负。

    我说,谢谢韩笙肯和我做朋友。

    我还说,敬不在这里的司阳帮助我,鼓励我,还给我发工资。

    最后我对着蒋皓,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端着杯子站在众人中间,几个人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我,这个诡异的局面维持了好几分钟,微微“啪”地站起来,夺过我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她骂了句,懦夫。

    我承认,我就是懦夫。

    楚言赶紧拉着我坐了下来,韩笙拉住了苏微,蒋皓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夏雪,你觉得我对不起你,没带你一起走,在你心上留下了阴影,但我爱你,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跟我受苦。现在,我只想知道你原不原谅我,还肯不肯跟我在一起。”蒋皓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对着我的方向,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大声地冲我说。

    这些话,任谁听了都不会无动于衷,更何况他的眼神就像星星一样真诚。

    我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我推开门落荒而逃,冲进巨大的雨幕里……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