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我们没有在一起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五   放弃,就像插在胸口的利刃

    “那时候时光悠悠,夕阳重重;青寺楼宇拆下百年封;沙包迷藏扮悟空;那是我们是两个淘气小英雄,花落花空你最怕冻,白雪匆匆我帮你遮风……”

    蒋皓的声音百转千回的好听,楚言和微微都在起哄让他再来一首,他却看着我的方向出神,就连司阳和韩笙都看出了端倪。

    是啊,我们一起玩过沙baopi筋扮悟空,我最怕冻,你帮我遮风。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久到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眼泪落的措不及防,我拉开包厢的门就往洗手间跑,躲在里面不停的哭,在我记忆里反复回忆的场景从他嘴里蹦出来,就好像这些年来的所有想念都有了着落。

    我是高兴的啊,我应该是高兴的啊。

    "夏雪,你出来,有什么事你说啊。”微微在外面不停地拍门。

    我拉开门,拍了拍她的手,说:“没事。”

    从小到大,无论我有什么事都会告诉微微,她总是会帮我出头。可自从蒋皓出现,我有太多事没办法告诉她,或者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你说,是不是蒋皓个shaB对不起你了,你说是,我就让他在你这血冒三尺。”微微说得这么霸气,看她眼里的火,她也做得出来。我拉住她的胳膊不停地摇头,我怕一张嘴又会哭出来。

    微微陪着我先回了家,心情也差不多平静了下来,我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脑袋里全是刚才蒋皓眼里深不见底的忧伤,就在心底弥漫开来。

    “微微,你说爱是什么呢。”话刚说完,我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她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摇头,别看她这么奔放,其实她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她说她要等一个人,等一个值得她交付全部,相执到老的人。

    再然后我们一句话也没说,谁也不知道是怎么睡下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司阳打来电话,说已经帮我请了几天假,让我在家好好休息。

    我笑呵呵地说:“果然没有白贿赂你啊。”

    他说:“还贫,好好休息吧。”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正在为来自上司的体贴快要感动死的时候,微微不知道从哪边爬了出来,酸酸的说:“我们家小雪啊,山寺桃花始盛开,一枝红杏出墙来,啧啧。”

    谁说女人排解忧愁的最好办法就是购物,这话说得,太对了。

    那些昂贵而又闪亮的鞋子,简直就是灰姑娘的水晶鞋,好嘛。微微站在一个有钱人的角度上深深的鄙视了我:“你放心,灰姑娘就算嫁给了王子,也只是换了个地方擦地而已。”

    “苏微,你就这么残忍的戳破了我的梦想。”我冲着无情的微微大声的喊叫道。

    她无奈地扶了下额,说:“那你把自己想象成白雪公主不就好了。”

    “好的”,我轻松而又愉快的答应了。

    可刚转身,我就看见了真正的公主,米佳也看见了我们,走了过来。简单的寒暄之后,米佳晃着动人的身姿再次走远。

    微微说她对米佳的第一印象不好,她说,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不简单。

    “微微,是你想多了。”我说。

    微微只是看着米佳的背影不再说话。

    不管你的心情是否低落,这个城市依旧充斥着笙歌笑语,那些渺小的喜悦交织充斥在灯火通明的夜晚,掩埋了心底的忧伤。

    楚言打来电话,说他在酒吧,让我和微微过去玩,本来我不想去的,可微微非说我该出去散散心,硬是把我拽到了那里。

    等我们到了的时候才发现蒋皓也在,微微和楚言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台中央去蹦了,我和蒋皓坐在沙发上,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小雪。”

    直到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我才猛地抬起头来,问他怎么了。

    他说:“小雪,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委屈?他真的以为我在乎的只是生活带给我的苦难吗,我在乎的,真正痛苦的,是放弃。

    它就像一把利刃插在心上留下的伤口,这么多年结了痂,但一碰还是会痛。

    我不停地说着:“没事啊没事啊,你看我们都好好的啊。”眼里却不合时宜地湿了。

    酒吧换了一首歌,台上那个歌手悠悠的唱着:

    我们变成一对差点缘分,装成朋友少点天分,坦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我们结伴走过了天真,没了天真,选择孤身;以为成熟需要不诚恳,你也不承认,自己会失衡,坚持着分寸,却又依赖着余温……

    我扭过头,看见了看向这边的微微和楚言,他们径直走了过来。

    微微一看我这瘪样就火大,推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蒋皓说:“你把她怎么了。”

    蒋皓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微微把那些难听的话放在他身上,我扯着微微的胳膊说:“微微,我们走吧。”

    楚言一边开车一边作检讨“我真不知道会这样,小雪,我错了,你骂我吧,你别哭啊,蒋皓那小子让我约你出来,说有话跟你说,你说你们两个……”

    看见我瞪他,他识相的闭了嘴。

    “微微,等我想好了,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微微点了点头,把我按在她肩上,说:“睡一觉吧”。

    这几天我好像是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用完了一样,为了同一个人,为了同一件事,原本安定下来的生活再次鸡犬不宁,如果我把过去憋在心里,我真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的。

    所以我决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微微,我们了解彼此甚至超过了自己,她一定知道该怎么帮我的。

    孤儿院的孩子过着群居的生活,因为孤儿院占用的是楚言家的地皮,楚言总是会在周末来这里玩,渐渐地大家熟悉了,形成了一个小集体,直到蒋皓的闯入。

    大家都排斥他,不理他,只有我和楚言和他玩,他长得比楚言还好看,我最喜欢看他笑,听他说话。

    如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的样子,十五岁的我们站在孤儿院小小的教堂里为从孤儿院出去的一对新人做花童,他穿黑色的燕尾服,我穿白色的纱裙,他说,总有一天,我要这样牵着你的手走进教堂。

    他做着所有他能做的事,为我遮风,为我撑伞,他说过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那天孤儿院组织我们去参观博物馆,所有人都去了,蒋皓却偷偷拉着我留下了,他带着我去了院长的办公室,他说,你在这守着,我拿到钱就带你一起走。

    我点了点头守在办公室门口,却看见发现我们掉队回来找我们的院长,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院长推开门,屋子里却没了人。

    我的脑子“嗡”地炸开,怎么也不敢相信蒋皓会丢下我离开。

    楚言不停地晃着我的肩膀,说,你只要告诉院长说蒋皓去了哪里就没事了,丢了那么多钱,你会被赶走的,你说他在那里啊。

    我呆呆的看着一脸着急的楚言问,他丢下我了,是吗。

    楚言不再说话,帮我擦脸上的泪痕。

    我被一向对我很好的院长赶了出来,而学校也因为我没办法支付学费把我的画板丢了出来。我抱着画板蹲在路边啜泣,楚言在我对面恨铁不成钢地叹气。

    再然后,苏微就好心把失魂落魄的我捡了回去。

    苏微听完这些,出奇的平静。

    半晌,她说出了藏在我心里那么就的话,

    “感情里的背叛和放弃,都是致命的。”

    她眼里有着藏不住的心疼,我故作无所谓的说,我像那么没出息的人吗?放心吧,我没事的。

    这种时候她总会收起锋芒,说,撑不下来就告诉我。

    撑不下来就告诉我。

    这句话是我听过最好也最动听的话,以至于后来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句话,然后用力撑下去,不让爱我的人为我担心。

    微微,你放心,我和他还是朋友呢。我这样告诉微微。

    渐渐地,大家都熟悉了,没事就出来聚,为了避免尴尬,我每次都和韩笙、司阳坐在一起。

    去的次数多了,时光仓的人也就混熟了,每次我们来,老板都带我们去我们几个常去的那间,后来微微居然自己花钱把那间屋子装修了一下。

    把俗气的黄金壁纸换成浅绿色,茶几上多了几件小玩意,整间屋子和外面的嘈杂彻底隔开,这里就变成了我们几个人的专属。

    我们几个人围成了一圈,微微左边是韩笙,韩笙左边是我,我左边坐着司阳,中间坐着楚言和蒋皓。楚言看了我一眼打破了僵局说,为了庆祝我再次分手,干杯。

    微微骂了句“傻X”,一群renda笑着举起杯子,我说:“楚言,你都玩多久了,怎么就不好好交往一个。”

    楚言说了句特文艺的话:太热闹的城市不适合看星星,就像我的心不适合谈安定的我爱你。

    这下连司阳都没忍住,刚送到嘴边的酒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楚言白了他一眼。

    “哎,对了,我爸给了我几张机票,咱一块出去玩几天吧。”微微说着从包里掏出几张票往桌子上一扔。

    那气势,就像民国时期地主往桌子上拍几块金条,说“那谁谁,去帮我干什么什么”,然后就有无数狗腿子颠颠的跑过来。但现在这个屋子里,好像只有我一个穷人,在众人的目光中说:“不去白不去,又不花我的钱。”

    “看什么看,你们不去还不让我去啊。”我被这几个暴发户看着,觉得自己就跟没穿衣服似的。

    “狗腿子。”楚言满眼鄙夷的看着我说。我拎起抱枕砸在他头上,“费什么话,赶紧表态。”

    迫于我的淫威,楚言点了点头,蒋皓看了看我,也点了点头,韩笙说他也去,司阳公司有事抽不开身。

    微微习惯性的趴在我肩上,手臂缠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你说可以跟他做朋友,你试试看呐。”她放下手,冲我高深莫测的笑了。

    那天韩笙接了我和微微去机场和楚言、蒋皓会合,等我们到的时候只看见了穿的夸张的楚言。

    跟穿的西装革履的韩笙一比,我们几个穿着休闲装的人真是弱爆了。韩笙瞥了他一眼,说:“咱们是出去玩的,至于穿成这样吗。”

    楚言摘下那副镜片黑的跟盲人眼睛似的墨镜,颇有意味的说:“见那么多漂亮姑娘,穿成这样才显身价,现在的姑娘都势利得很呐。”

    韩笙的嘴角抽搐了,微微“啪”得拍在楚言肩上,豪气的说:“谁说姑娘都势利,老娘我就不势利。”

    楚言痛的龇牙咧嘴,忙说:“是,是,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我再也看不下去这种无节cao的炫富了,“喂,咱还走不?”

    楚言看了看我们指了指刚来的蒋皓,他刚进大厅,逆着光,我看不清,不过好像在跟人告别。

    “刚才谁啊?”楚言打趣的问他。他头也不抬,说是朋友。

    楚言仍旧保持着不要脸的风格,说:“好好把握啊,这可是个好机会。”然后吹着口哨进了安检口。

    下了飞机,一群人走在机场,赚了不少眼球,可不是哪里都会有帅哥美女的组合的。

    我们谁也不知道微微要带我们去哪,她包了辆车,等我们上了车,她关好车门跟司机师傅说,去凉镇。

    “苏微,你折腾我们这么久,就是为了去凉镇这种地方。”楚言听见“凉镇”这两个字冲着微微大叫,看来她幻想的沙滩美女是泡汤了。

    韩生瞥了眼跟猴子似的上蹿下跳的楚言,替微微出气说:“是啊,就是为了去陶冶一下你这种人的节cao。”

    楚言捏着韩笙的胳膊,佯装咬牙切齿的样子回击韩笙说“哦,一出C市就和她狼狈为奸,欺负兄弟。”

    楚言和韩笙你一言我一语的笑闹着,蒋皓偶尔也搭几句话。微微笑着看着他们说:“去散散心吧。”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