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爱情言情>
我们没有在一起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二  那个人,我认识

    六年里,我第一次感到真实的不安,那天晚上微微狠命的哭完以后,一股脑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包里拿出照片摔在床上。苏微拿给我看的那张照片,在我心头结结实实的扎了一刀。

    和苏微妈妈在一起的那个人,我认识。

    “林阿姨,我希望您能想明白,微微她虽然不说,但她比谁都难受,昨天晚上她是唱着您教她的第一首儿歌睡下的,我就没见过她哭,可是……而且蒋皓他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一定是有误会。”

    我对着苏微的妈妈平静地说完这些话,又想起照片上的那个人,林阿姨挽着他的手臂,从某个豪华的大酒店走了出来,甚至还有一张是他们动作更暧昧的样子,照片里的那个人,也就是二十几岁,可他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微微她妈坐在我对面,死死地盯着我,我努力抑制着蒋皓再次出现带给我的冲击。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多长时间,咖啡厅墙上的时钟一声声滴滴答答地响着,我也顾不得口干,脑子里全都是微微悲伤的表情,她一遍遍的在说:“我爱他们,怎么办?”

    我爱他们,怎么办。

    这是一个做女儿的,面对家庭剧变时最痛苦也最无奈的心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甚至找不到情绪的宣泄口,才会一遍又一遍的垂问自己。我深知自己无法感同身受,只能用这种方法帮她。

    “小雪啊,这么些年你也看见了,家里的生意是越来越好,我和你叔叔的感情,哎……”林阿姨没有再说下去,这种事情太多了。

    可它发生在微微身上,我还是没办法接受。

    "蒋皓。"我听见微微妈妈叫了声“蒋皓”,走到我面前的人分明是几年前的扩大版,一样清爽的眉目,一样会笑的眼睛。

    他低下头仔细的看着我,确认是我以后,他笑着说,夏雪,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这是多么残忍的四个字,它提醒着我们曾经是认识的,是相亲相爱的,后来,又是失之交臂的。

    “蒋皓,今天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和林阿姨是什么关系?”尽管我看见他心情里有难以抑制的激动,但我是绝对不会因为美色而忘记我今天来的目的的,今天我必须带个答案回去。

    他平静的看了看林阿姨,说:“就是普通长辈的关系。”

    林阿姨端着咖啡的受产了一下,瞪了一眼蒋皓,表情有点讪讪的,转头跟我说:“他不好意思说,可你知道,感情就是这么回事。”

    我看见了她眼里的闪躲和言不由衷,她脸上和微微如出一辙的悲伤让我不忍心把话说下去。

    “夏雪,我送你回去吧。”长久的沉默之后,是蒋皓打破了这僵局,他穿着阿玛尼的高级西装,身后跟着披头散发,穿廉价衣服的我行尸走肉的向外走去。

    他的车上有一股好闻的气味,我靠在副驾上闭上眼睛想该怎么跟微微说。“夏雪,从孤儿院逃走的那天,我想过你,我以为你以后会被好人领养,或者一直留在那里,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比跟着我受苦好,我不忍心让你过飘零的日子。”

    蒋皓平静的向我讲着他丢下我一个人离开的理由。我固执的把头侧向窗外,不去看蒋皓的脸。

    他不忍心让我受苦,可没有他在的日子,我比他想象的更苦。幸好我被赶出孤儿院的那天遇见了苏微,所以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了,蒋皓,我对你的生活并不关心。”我忍着内心巨大的澎湃睁开眼睛,打断了他,看见他脸上隐隐约约的失落,就好像一把刀插在我心上,来回绞动。

    可我现在真的没心情和他讨论当年的事,这么些年,对于那些过去,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在深夜里回忆,我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他说出口。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不忍心看微微再多痛苦一秒钟,那样我也会难受。

    “蒋皓,你和林阿姨不是那种关系吧。”我瞪着眼睛斩钉截铁地说了这句话,等待着他的验证。

    车子在路边猛地停了下来,他把手放在方向盘上,侧过身直面着我说:“夏雪,有些事真的说不清的。”

    这算什么回答,现在我的脑子已经不足以理解这句话了。

    “她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哭得跟个傻X似的,话也说不清楚,但我理解她,她难受,她不会说,就一个人憋着,她多活泼一人哪,一整天愣是没说几句话,你知道我看着她我有多难受吗,比看着你走都难受。”

    我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我只是希望他能明白微微的痛苦,可一抬脸却发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

    蒋皓凑了过来伸出手擦着我脸上的泪,他的手掌盖住了我的脸,熟悉的温度跨越六年的光阴再次落到皮肤上,我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可除了不停地叫他的名字,我什么也做不到。

    我连气都喘不过来,死死地抓住他的手,问他:“蒋皓,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小雪,我知道的,可你应该明白,在爱情里,比背叛更可怕的是淡漠,更何况真正做错事的人,不是林阿姨。"这是他把我送到楼下,要走的时候,又转过身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在爱情里,比背叛更可怕的是淡漠。”

    我一边上楼一边反复体会着这句话的重量,正好碰见要出去的微微,她脸上依旧有哭过的痕迹,眼睛也是红红的,鼻头就像胡萝卜一样,她把脸使劲的往衣服里面缩了缩。我觉得我们俩特有默契,会挑一样的衣服,会穿一样的鞋子,现在连眼睛都一样红肿。

    她问我怎么了,我编了拙劣的理由,支支吾吾地说插画没画好被老板骂了。她也没多想,拍了拍我的肩,让我好好休息一下,然后下了楼。

    我躺在床上,想着蒋皓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无力。

    这件事,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微微,又该怎么告诉她呢,“你妈和蒋皓只是普通上下属关系”这条短信被我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终于我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苏微,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只能告诉你这些,而剩下的那些隐瞒并不是伤害。

    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有好多工作落下了。自从蒋皓回来的这些天,我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有工作没做完。

    我一边上大学一边画插画,每次熬到半夜,微微眼里都满是心疼,她说“姐还能养你呢”,我冲她笑了又笑。

    在我画里的每个男主角几乎都是蒋皓的模样,我总是喜欢把身边的每个人都画进画里,性格火烈的姑娘都应该长成苏微的模样,那些花心男就是楚言。

    所以我的上司,也就是司阳总是说我画的插画里的人是活的。

    等完成这些画稿,窗外已经换上了华灯初上的夜景,我站在窗前看外面的夜景,巨大的广告牌不停地变换着某个明星的代言,街道上的鸣笛声不断,而微微一直没有回来。

    我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我抓起衣服就下了楼,站在小区门口左右张望地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打她的电话也是忙音。

    “楚言,我不知道微微去哪了,我们去找她。”我着急的把电话打给了楚言,没一会,他就开着他那辆银色的奥迪A8来了,以前我每次都会骂他炫富,可今天我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发现我是那么害怕失去微微。

    我把今天的事告诉了楚言,他说:“微微那么强悍,不会有事的。”

    他在安慰我,也在安慰他自己。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