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军事历史>
传世瓷心之美人笑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洛窑姜氏-学艺

    自从木子元应下和姜宝瓷的婚事之后,姜家上下待他更不同往日,仿佛他已是姜家新姑爷,小竹也改口称呼为“元少爷”。王氏另外安排了房间居住,木子元便搬出了常融的屋子。

    木子元的新屋子比常融要大,里面陈设简单,只是虽然桌椅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却还是感觉这间屋子似乎闲置了许久,没有一点人气。姜家的一个老仆正在里面打扫,这个老仆大家都叫他老良,在姜家已经五十多年了。没人知道老良究竟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当年他是个弃婴,被姜家老太爷捡回家,当养子养,取名易良。当时姜家长子已十五岁,后生了姜易,老良只比姜易大五岁,两人一起长大,似亲生兄弟般。老良在姜家的身份是养子兼管家,由于他的特殊身份,再加上他性情温和,对姜家更是忠诚,姜家人对他都十分尊重。

    木子元早就知道这位老仆的与姜家的关系,上前道:“老良,我来吧。”说着便接过老良的扫帚。

    “元少爷,还是我来扫吧。”老易说道。

    “老良,您年纪大了,这种粗活我自己做好了。”木子元自己开始扫地。

    老良满脸感激,不住地说道:“元少爷真是个好人啊。”老良帮着木子元整理衣服,发现木子元仅有一件粗布衣裳,便摇了摇头。

    木子元环顾屋内,室内并没有什么陈设,只有书架上有一件青釉花口洗。木子元取下笔洗,在手中细细品味,这件笔洗造型灵巧,每个细节处都透着灵气,可以看出制胚之人极有天赋,只是釉面上得厚薄不均,很多处都有流釉,与这件瓷器的完美胚型很不相称。

    老良见木子元看着这件笔洗发呆,便说道:“元少爷,你千万仔细小心着,这件东西可不能磕破了。”

    “这件东西有什么特别吗?”木子元问道。

    “这笔洗,是大少爷生前所做。”

    “大少爷?就是姜师傅说的那位去世的大公子吗?”

    “正是。”

    木子元又环顾了这间屋子,突然像是知道了什么:“这间屋子,难道就是?”

    “这间屋子就是大少爷生前居住的,元公子,你手中的这件笔洗,是大少爷生前所做,可是还没等做完就……”老良说着便有些哽咽,他在姜家几十年,那姜家两位少爷自小便是由他带的,想必他跟这大少爷的感情也很深。

    木子元这才明白,这件瓷器的釉为何施得如此粗糙,想必姜大公子在成品完成之前就撒手人寰了。姜师傅为了纪念儿子,将这件作品保存下来,就直接将这半成品放入窑炉里进行烧制了,这才成了这个样子。

    单看这件笔洗的造型,实在精美,非是手艺精湛之人所为,木子元问道:“这大公子的手艺如何?”

    “大公子的制瓷天赋,百年难得一见。”老良说起姜大公子,语气里难掩自豪。“大公子在十三岁的那年就烧制出额一套青白釉的注子温碗,那真是精品。”

    “我能否看下那套注子温碗?”

    “那套瓷器在烧制出来后,便被我们这周姓的大户高价收走了,当时出的价格甚至高过了姜老爷自己做的瓷品。”

    “这位姜大公子当真可惜。”木子元叹息道,他心想如果这位大公子还在世,一定跟他好好聊聊瓷品,他一定能成为姜公子的知音知己。“不知大公子还有其他留世的作品没有?”木子元问道。

    老良愣了一下,便说道:“元少爷,反正你也是我们家的人了,我不妨告诉你。姜大公子生前曾烧出了一件茶盅,通体艳红青紫,实属罕见,人称‘美人笑’。”

    木子元听了心潮翻腾,竟抑制不住激动:“这件瓷器现在何处?”

    “二小姐用着,元公子,你是要和二小姐成婚的,这件东西总是能见到的。”老良说道。

    二小姐便是姜宝瓷,老良说的这件“美人笑”定是传奇宝瓷,只是姜易不将如此名贵之物好好珍藏,却只当作一件普通器物来使用,却让木子元倍感惊讶。但转念一想,或许这就是姜氏超脱常人的地方吧,这器物高低优劣之分皆是人定出来的,放下这些心思,便只是一件普通器物。

    “这,二小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木子元问道,这其实是他心中一直存在的疑问。

    老良听了便笑了:“元少爷,二小姐嫁给你绝不委屈你,她可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美人,现在她年纪还小,等长大后恐怕更美。”

    木子元心想那位自称姜宝瓷的姑娘虽说也是美人,但称不上这“天下数一数二”,要么是老良没见过太多美女,这姜家二小姐便是他心目中最美的姑娘了;要么就是那位姑娘根本不是姜宝瓷,但如果她不是姜宝瓷,她又是谁?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姜家府上?

    木子元心中有诸多疑问,但一想自己在姜家必定不止一日两日,来日方长,况且还要跟姜师傅学制瓷手艺。想到这些,木子元便沉下心,不再提有关姜宝瓷的事情了。

    等木子元身体彻底恢复之后,姜易便带着木子元进了洛窑,木子元并未学过任何制瓷技艺,姜易便让他从选瓷土开始。最初的原料是瓷石,色白,质地细腻,表面如丝绢般的光泽便为制瓷土的上品。姜易让木子元辨认各种品质的瓷石,谁知木子元竟然眼光老练,每一次都挑选出了上品。

    这选瓷土常融就学了一年,惟有姜易的大儿子姜卫才有如此天赋,一眼便能试出好瓷土。姜易不禁对木子元刮目相看,或许他便是那万里无一的天才,是上天派来填补姜卫离去的遗憾的,想到这里,姜易不禁内心泛起了思子的悲凉。

    选好瓷石之后便是将至捣碎、过筛;然后进行淘练,去除杂质,这是个看似简单,却不容易操作的过程。制成的瓷土,必须经过反复踩踏揉搓,才可制成纯净的制胎胚料,瓷土里的杂质存留的越少,越纯净,制成的胚胎就越细腻,品质就越高。

    木子元身体强壮,淘练却是个粗中有细的工作,一点马虎不得。姜易本觉得木子元受过伤,怕这淘洗工作太过辛苦,便不让他做,可木子元却说想要学成技艺,每一步都必须细细体会练习,每日便同淘洗工一起进行淘练泥土,姜易对他称赞不已。

    这木子元同其他淘工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姜府他谦逊温和,能自己做的活决不劳烦下人,众人对他皆口称赞,时间一日日的过,木子元的身体逐渐恢复,他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甚,这姜宝瓷究竟是谁?

    他来姜府这么长时间了,从未见过姜宝瓷真正面目,只知道她一直居住在后院小屋中,极少出来。虽是自己未来的妻子,木子元也不会轻易去冒犯这位素未蒙面的姜家小姐。只是偶然经过后院时,会驻足停留,远远望去。那小屋周围种着几株醉海棠,此时正值花开的季节,几朵艳红海棠花已绽放。

    这日清晨,他起身准备去洛窑时,便在后院处又停留了片刻,正准备离去,突然听见小屋那边有说话声,“小竹,这株花生得好,快把剪子给我。”这声音莺燕婉转,只是带着一点稚气。

    木子元立即停住脚步,果然看到后院海棠花丛中站起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小竹,正端着盘子伺候着。另一个背对着木子元,这姑娘身穿一袭天青色长衫,齐腰的长发黑如漆,身体纤细袅娜,细腰似盈盈一握。在红色海棠的映衬下,就像是仙女般,光看这背影就让木子元如痴如醉了。

    “小姐,这朵花好艳,带在小姐头上一定很好看。”小竹便将一朵红海棠插在了黑发中间,那花显得更娇艳了。那女子略一回头,露出一抹雪白肌肤,木子元正想看看姜宝瓷长相,她便立即收起采摘的花进了屋子,空留木子元一人在远处失神望着。

    仅这一时片刻的背影便让木子元再也难忘,他心中想见姜宝瓷的欲望越来越烈。

    转眼便过了两个月,五月天变暖。这日木子元正在淘练棚内,上身光着工作,露出了那道刺眼的刀疤。突然大棚外围墙上似有动静,木子元立即察觉到了,他借口如厕便走了出去。绕道大棚后无人看见的地方,庞龙庞虎两人飞身下来。

    “少主。”两人行礼,见木子元身上的刀疤,两人立即下跪,请罪道:“少主,属下伤少主身体,实在罪该万死!”

    “是我命令你们砍的,你们只是执行我的命令罢了,无罪。”木子元见四下无人,赶紧说:“你俩快起来,被人看见了会怀疑我的身份的。”

    “是,属下每日在客栈无所事事,实在担心少主的身体,所以才来探望。”庞龙说道

    “我身体已无大碍,一切进展顺利,你们不用再来找我,如果实在觉得无事,回去便可。”

    “我们身负保护少主的使命,怎可丢下少主一人独自回去。”

    “那你们就给我乖乖的待在客栈,别惹事生非。”

    “属下遵命,一定谨慎行事。可少主,他们竟然让你干这等粗活?您身上的刀伤刚好,怎么承受得住。”庞虎看着木子元一身粗衣,满手泥浆说道。

    “我编造身世混进洛窑,目的就是为了学大宋的制瓷技艺,这淘练便是其中之一,不吃点苦,怎能学到真功夫。你们不必担心我,姜家待我不错,以后没事你们不用再来找我。”木子元说道。

    “可是少主,您的身体……”

    “怎么,想违抗我的命令吗?”木子元严厉说道。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告退。”庞龙说完,就同庞虎飞身出围墙离去。

    带庞龙庞虎两人远去后,木子元深叹口气,这少年胸中有着宏伟大略,却也有少年情怀。初入洛窑只为学瓷,而如今又为“宝瓷”,便是那个魂牵梦绕的背影。

    就在木子元发呆的时候,常融便匆匆走过来:“子元,终于找到你了,你在这里干吗?”

    “噢,淘了半天土,有点累了,来这里活动活动筋骨。”木子元说着便活动一下腿脚。

    “我说你身体还不行吧,明天开始你来我这里学做胚吧,别淘土了。”

    “没事,常兄找我何事?”

    常融想起确实有要事:“快跟我去师傅那,周家大户又来人订瓷器了,师傅有交待。”

    “哦,好。”木子元便去洗手,跟随一同去姜易处。

    周家大户便是之前老良提到的,若干年前收走了姜大公子的一幅注子温婉的人家,是本县的大户,家财丰厚。洛窑的一半收入全仰仗他家的照顾。

    常融领着木子元来到时,姜易正在修改釉料配方。“师傅,子元来了。”常融说道。

    姜易抬起头问道:“这段时间身体如何?”

    “已经无大碍了。”木子元回答。

    “那就好。”姜易说着便将手中的配方给木子元,木子元接过看,只见上面写着“长石、石英、粘土、石灰釉”等词,还有窑烧的时间长短,温度控制等。“这张是白瓷的釉料配方。”姜易说道。

    “这不同釉色的配方都不同吗?”木子元说道。

    “当然,青釉和黑釉都有另一套配方。”姜易说道。

    “这窑烧时间和温度也有这么多讲究?”木子元问道。

    “如果相同的配料,不同的窑烧,颜色也会不同。”常融说。

    木子元若有所悟,便问道:“如果掌握了合适的配料和温度,不就可以烧制出各种釉色了。”

    常融笑道:“话是这么说,但并没那么容易,至今还只有青白黑酱色,只是不同窑口烧制出的颜色各有偏差,如青瓷就有青白、青灰或青色偏黄偏蓝。只有越窑的秘色釉是传奇,只是无人知道那配方和窑烧工艺。”

    木子元沉思道:“如有人烧出了红釉或紫釉,那岂不是传奇中的传奇了。”

    常融笑道:“说起这紫红釉,也不是没人烧出过,我们家的……”,常融刚想说,姜易便咳嗽了一声,常融见师傅脸色突变,便止住了话头。木子元原想问出那“美人笑”,却被姜易阻止了。

    “子元,这次找你来,是想告诉你。周家是我们洛窑十多年的常客了,这次周老爷亲自来订瓷器,跟我说这几天钧州来了位姓马的知州。”姜易说道

    “这知州是个什么官?”常融问道。

    “是朝廷派的文官来地方,接替刺史管理州务,权知某州州军事,是当年太祖为了防止节度使形成地方割据而设的官职。”木子元说道

    “你倒是对朝廷之事知道不少。”姜易有些惊讶。

    “哦,我也是以前听别人说的。”木子元笑道。

    “周老爷这次传来了消息,说这位新来的马知州在各县的窑厂都订制了一批瓷品,送往宫里做储备用。”姜易说道。

    “宫中?赵祯皇帝的地方?”木子元说道。

    谁知姜易和常融惊异万分:“你怎可直呼大宋皇帝的名讳?”

    木子元一愣,姜易说道:“我想子元也是心无城府之人,不过以后切忌不可如此无礼。”

    “子元紧记师傅教诲。”木子元一颗心才算落了地。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