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阁首页 >
穿越宫廷>
叶尽繁花倾城泪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十一章 风雨复起的西岭

    落无痕?原来他们认识,目光不断流连与落无痕和冷铭晨之间,只是一直恍惚。这冷铭晨怎么没了往日的谦谦公子般的模样,按理说,难不成喜欢上了她?思绪只是微微飘过,慕容倾便摇了摇头。她的才和冷铭晨认识几天?在原来的那个时代的她早已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她只觉得那样会很假。

    “是吗?她是你的人吗?”声音邪魅好听,让人直陷了进去。眉语之中带着淡淡的鄙夷之色。

    “你……”冷铭晨气节,此时的他早已气节。

    “……”一旁的姚远显得无可奈何,貌似这两个人直接把他忽视掉了。

    “咳咳……”慕容倾也不免觉得额头黑线划过。“走吧!”慕容倾眼眸微动,向涩儿示意……涩儿微微点了点头,便跟着慕容倾离去。

    “落无痕。你最好不要伤害她!”冷铭晨眸子微震,曾经他们也是很好的,视为手足的兄弟,只是因为那件事,他们再也没有往来。

    “你这样这还不是因为她长得太像那个人了吧!”落无痕目光闪过些许阴嗜,那个名为绮罗的女子是他们之间无法磨灭的痛。

    “倾儿?”冷铭晨回眸,此时的身边哪还有慕容倾的影子,就连涩儿的身影也消失不见。眉眼中尽是些无奈的神色,稍迟片刻,冷铭晨微微蹇眉,周围的人群不断流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和我走吧!”

    冷铭晨向前走去,身后只留下淡淡的木兰香。落无痕示意一笑,云清雾淡。他们早已算不得朋友,若不是因为那件事,想必相见也不会这么冷淡了吧。嘴角嵌着淡淡无奈,目光远祁之处却泛着些许冷意。只为那个曾经的女子,只为那个女子喜欢他!

    醉析楼,两个男子相对而立,阳光所照之处也不过如此,竟然怎么样也遮不住两个男子的光辉。

    “说吧,这次你来西岭干嘛?”冷铭晨抿了一口淡茶,眉眼微微一眯。

    “哈哈!看来这西岭也不过如此吧!”眼中闪过些许嗜血的光芒,此时北辰西岭大战,西岭必败!

    “你觉得我会让你就这样灭了西岭吗?”

    “呵呵,可以一试!”紫眸闪过些许阴嗜,他倒是不怕!“只是想必南苑的太子也舍不得丟下那写子民把?”

    落无痕轻笑,眉目之中那一丝阴郁无法散失,他又得到了什么?

    “北辰四殿下。”冷铭晨眼中泛起些许隐忍,当年他们亲如兄弟,没想到自那件事之后他们竟变成了这样。

    风不禁的吹过,一头紫发随之飘逸,龙檀香的味道竟是这强烈。一双紫眸不乏些许的精致,直让人迷失了眼。

    北辰国的四殿下,天下闻名的嗜血王爷,一头紫发紫眸的妖异,被误为国之忌色。他就是北辰四殿下落无痕。

    “落无痕,我不管你是要毁了西岭,总之你不能伤害她!”初见她是那么的勇敢,她那双眼睛是那样富有灵气,而不失明睿。她的神态让她离不开眼睛。

    “冷铭晨,因为她像她吗?”那个名为绮罗的女子是他们之间解不开的结。

    “随你所想!”冷铭晨冷哼,转身,洁白的衣纱泛起好看的弧度,扬长而去。

    “呵呵……”冷铭晨远去的背影让落无痕不禁暗自苦笑,微微扬起的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一块血玉印然手中,落无痕嘴角泛起一丝邪魅的笑意。血玉在光线的照耀上泛起淡淡的光芒,好像哭泣似的。若有旁人都不觉为之一惊,此玉不正是那慕容倾身上的血玉风佩吗?

    敏锐的眼光划过窗帘。阳光泛起的光芒在身后映起一个人影。

    “出来吧!”

    冷淡的声音不觉让身后女子为之一震,“公子!”只见女子恭敬的跪立于落无痕之前。若是让旁人看见,又不免泛起惊讶了,此人正是刚刚被高远调戏的羽凉。

    “吩咐你的事办好了,如今你就是我的人了。”冰凉的声音不含一丝温度,眉语之中带着一丝疏离。

    “公子可要保我夫君平安。”羽凉微微蹇眉,当她今天遇到这个男人还知道知道自己丈夫还活着不免又燃起了希望。她的夫君便是她的天,天暗了,她的夫君不在了她会疯掉的。不管做什么,只能让她活着,她做什么都愿意!

    “那是自然!”落无痕凤眼微扬。这小事难不到他。

    “那羽凉就先退下了,一切都交给公子了,羽凉愿为奴为婢报答公子之恩。”羽凉顿了顿说道,眸子中不含一丝犹豫。

    “去她的身边待着。”

    羽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那个女子的笑容是那般的美丽,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北辰国的四殿下,不禁暗暗为那个女子有的命运有些难过。

    “不去,我也救不了他!”落无痕好看的眉闪过一丝阴郁,璀璨的凤泪血玉在阳光中显得格外耀眼。他愣了愣,这玉一看就是西岭宫中之物,只是希望那个女子与所谓宫廷没有半丝联系。否则他势必会……

    “羽凉懂了。”羽凉思付片刻,脑海中闪过自家夫君的笑容,心中微微一凉,她爱他!那个女子也不是她愿意伤害的。

    “既然知道就去吧!”落无痕的声音透露出淡淡嗜血。

    羽凉扶了扶衣裙,这个男人的命运是她不能抗拒的。素纱漫过,冷寂的醉析楼又恢复了平静。

    男子紫衣漫向楼下,西岭的风景划然于眼前,扶了扶手中的凤泪血佩,西岭,你的未来始终是不复存在的。好看眸子尽是些嗜血,眸子中全是一股淡然的神色。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