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耽美同人>
刀剑神域之死神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六章 天上的宫殿

    村外,是一片风光。绿茵茵的草地上蝴蝶纷飞,花香,虫鸣,流水,这不就是游人的不老乡么?何必整日刻意的去追逐那些不存在的虚妄。

    蟒河,其实只是一条小河,没有名字那么有气魄,却真真正正记载着小莽村祖祖辈辈的家长里短,它保留着这份记忆,从来不曾断流。匍匐过草地,眼前的河段像溪流,从上到下潺潺流动,晃着日光,泛出金色波浪,闪闪、明媚。

    河边的两个人则是这景致的破坏者,一个就着透明的河水,清洗着满脸血污,另一个手扶着脸上的淤青,准备用灵力敷平脸上的不雅之处,眉头不时一皱。可气的是这两个仍是没有任何的觉悟,理所当然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小子,你下手有点狠吧!”看着原夕决清洗干净后,除了那一道原有的长疤,什么也没留下的脸,迟鹏心里终于是不平衡了,“让我做陪练,然后还得这个样!”

    原夕决的伤势大部分都在身上看不见,而他脸上的淤青却是难以及时敷平,让人看见忍不住想作一词:有一种正经叫滑稽。

    原夕决一阵莞尔,貌似自己的伤不比他轻吧。虽然都只是皮外伤。

    “你愿意一直窝于这里么?”

    两人相继躺在草地上,好像两个多年后重逢的老友,看不出两人刚打过一架。

    “这里挺好呀,挺安逸,挺轻松,不用像外面活得那么累···呵呵”原夕决笑笑,瞥了对面这个少年,看着他脸上那种向往,觉得有趣。这是一个骨子里有着热血的少年。

    “呵——你心里一定不这么想!我看得出来,你和我是同样的一种人······”迟鹏抬起身,目色认真地盯着原夕决的双眼。“你知道么!我非常的不甘,不甘我是出身于这样的一个地方,不甘于我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对手都找不到,却不是无敌了,而是跟外界的天才越拉越远,每天感受着这种未知的恐惧,生怕有一天自己也如这些村民般满足消沉。”

    “从出生开始已经和外界的人拉下很多了,我们没有足够匹配的灵诀、武技,没有支撑自己继续修炼的丹药,没有一个强大的师傅亲身指导,一直走着许多完全可以避免的弯路······在这种条件下,即使资质很好,也会越拉越远了。你知道么,我曾被年纪相仿的一个宗门的普通弟子一招击败过······”

    说到这里,迟鹏一阵不甘,他渴望到外界,他渴望去争取同样的修炼资源,渴望去重新追赶那些真正的天才,他的心是很大的,大到这片安逸的大川难以容下,他同样怕再过几年,自己内心的沸血会渐渐冷却······

    是吧,武道修行靠自己固然是主要,但又怎么能没有外界因素的影响呢。

    原夕决一阵沉默,他理解。当年在原府又怎么不能感受到这种差距呢!那些天才,任何资源都是围绕着他转呢。他轻轻地拍了拍其肩膀,无声一叹,再过几年,自己也会自我满足吗。

    夕阳下,两个怀揣野心的少年,双手紧握在一起,作下了开启自己逆转之途的决定。原夕决目送一阵马蹄渐渐远去,一颗心也渐渐落实,伫立于那里,一道黑影,肩膀是那样的直挺和坚毅。

    暮色落下,周天星辰像是散落,却又定格在空中,无法落下,形成这星空之境,奇异美丽。原夕决没有回村里,他来到他平常修炼的大树下,细细发现,这一片草地的草要比其他地方要更高更茂密。

    运转灵诀,修复伤势,木属性灵力为生机之力,有很强的治愈作用,再加上都是一些皮外伤,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持续运转,《木引术》这时发挥其作用,原夕决周身草木,仿佛有一个个绿色光点晶莹闪动,像一个个绿色精灵,持续涌进原夕决体内,使其周身泛起莹莹绿光。

    “破!”原夕决妄图一举冲破新的灵脉,接二连三,但是最终没有开辟一条。

    “贪心不足,还是不够稳固,得注重基础,打好基础,一切会水到渠成。”

    然后开始练习拳术,基础武技,是任何武技的开端,练好它绝对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迈开马步,挥臂,出拳,一招一式按照步骤做出动作,一次一次。反复着自己的动作,一遍一遍地重复,渐渐感觉不一样了,此时如果有旁人在场,一定会发现,有时如同一头猛虎,虎炮式!有时又如同一头苍鹰,鹰击式!又如同一条蝰蛇,反复盘旋,等着发动致命的一击,蛇式!几乎每一个动作都带起一道幻影,初具神韵。周身绿色灵力,泛出紫光,神秘耀眼,仿佛与天地同色。

    一遍又一遍,幻影越发的凝实、*真,让人悚然。却是越来越吃力,最后每一招都要停留好几个呼吸的时间,渐渐地开始喘着粗气,体力不支,完全靠着意志而行,终于,一百套完成,后仰式躺倒在地,浑身一阵轻松,双眼难以闭上,望着星空,看着数都难以数清的满天星辰,渐渐地,有些呆了······

    这里和皋天王朝是否也是同一片星空呢,西天的那颗枯星,还在么?看着满天的星辰,仿佛冥冥中有着隐形的线将它们一个个相连,构成一条条脉络,好像一条条灵脉,只是这也太多了。如果这真是一个人的灵脉,那这个人该有多么的强大,传说中的远古十大天帝能这般么?

    原夕决胡思乱想了。呵!怎么可能,人力怎么可能与天地自然相比,否则也不会追逐天地自然大道了。

    额头上紫色纹路闪出紫色光芒,渐渐发热,变成灼烧的感觉,犹如冷火,虽热却又感觉到寒气撩人。原夕决发现自己飞起来了,不由自已,向上飘飞而去,没有停下的迹象,向着星辰,持续向上。

    茫茫的,不知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一惊醒来,发觉还是没有达到星辰的落处,散射周边,距离还是一样的遥远,仿佛它们也在移动,躲避自己的追逐。

    哧——哧——

    眼前一阵划破夜空的声响,漫天星辰不复存在。不!是在聚集,一道道痕迹,一颗颗星辰化作一个个节点,好似发生在眼前,却又感觉在天边,与自己之间的距离难以跨越。聚集越来越多,一个一个节点,构建着什么。

    嗡!

    众星发光,无比璀璨,星光有时也可以晃得人睁不开双眼,难以直视。星光消散,众星好似消陨,原夕决眼神却透漏着震惊,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透漏着古老气息的宫殿,沉沉的漂浮于虚空,没有牌匾,自古无名。

    此时的大门是敞开的,原夕决迈步而进,本身就是一个心态自然的人,平复震惊,他要一探究竟。买入门低矮的门框,第一步。仿佛踏出一个世界,里面没有想象的大殿,又置身于虚空,没有星辰,只是一片混沌,一片灰蒙蒙。犹如原始初动,天地未开。突然,远处一个小点爆碎,无声的炸裂,点点碎片分散而开,遍布虚空,渐渐有了生机,焕发光彩。毁灭,同样也代表着创造。

    踏出第二步,眼景再次一变,变成了周天星辰,数不尽的星河,一流无尽,通绝天地古今,是永恒的存在。但随着光阴变迁,其中仍是会有大片的星辰暗淡,同时也会有星辰焕发慑人光彩,一代代,复而往始。有消亡,就会有生机并存,春夏秋冬只是一次次的循环罢了。

    第三步迈出,空间与时间···

    第四步···

    ······

    一直到第九步走完,仿佛经历了千百个世纪,赏尽诸天之景。眼前重现大殿,却是出现在大殿之外的去时之地。原夕决沉默于原地,回味。再次抬头,眸子中有着历尽沧桑的感觉,洗脱风华,是一次心境的蜕变。

    额头额坠焕发精光。不知何时,紫色纹路消失,额坠重现,不同的是,中心部位不再是镂空的了,而是多了一个暗色的球体,这是当时那颗枯星,静静待着,陈普无光。此时,射出神芒,大殿旋转,在照应枯星,随着旋转,重新渐渐虚化,直至消无。诸天星辰重现,却没有散射开来,反而更加密集聚在一起,这时出现了真实的连线,一条条发光的连线,好像一条条灵脉!

    “不会吧!难道这真的是灵脉!”原夕决这次真的震惊了。

    随着连线接起,亿万诸星定成一面,有如星盘,慢慢旋转,节点交错,好像一个无比深奥的符文,引人深陷,无法自拔,能吸去人的灵魂。

    又一次渐变,这次是简化,诸多脉络重合,相并,重组,不断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只剩下一个有着百条脉络的符文,但其精深程度却是更为夸张了!这是精结在一起的,是真正的至高之道。

    原夕决看着星辰秘纹渐渐落向自己,停留在身外,光芒闪动,消失不见。

    隆隆隆——

    好像失去了星辰秘纹,天要倒塌了!一片崩裂。碎片砸向原夕决,落石纵横,火燎纷飞,而他无处可逃,想着各种逃离的办法,但这里是虚空呀,一片空旷,无处藏身,必死之局!

    “啊——”

    瞬的,原夕决从草地上坐起身来,一阵冷汗,看看手掌,摸摸额头,一阵冷汗,好险!原来是个梦!

    但“梦”中星辰那种排布而成的脉络,却是对他很大的震惊,这可是真正的天道!如果按照这种方式结成自己的灵脉,就算是只开辟百条灵脉,也能媲美甚至超越开辟千条灵脉的人吧!

    “嗯,这个轨迹是······”原夕决试着运转灵诀,回想着星辰符文的脉络之迹,矫正自己的灵脉,从丹田提起灵力。

    忽然,他睁开了双眼,一片震惊,或许还带一点喜。他发现丹田的上方漂浮着一枚神秘的符文,百道脉络交错,静静悬浮。不是“梦中”那神秘符文还能是什么!

    不是在做梦啊!原夕决嘴角苦笑,又遇到这种事情了!

    从他从星垂平原来到这里,再到如今的天空巨殿,冥冥之中好像有这一只很大的手在*控着这一切,如果是人力,那该是多么强大、超越神祗的通天手段!

    不管怎么,反正目前看来对自己没有坏处,顺其自然,原夕决相信,等自己足够强大的一天,一切都会渐明渐清。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