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军事历史>
清末大太监李莲英外传 >
正文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书架收藏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双击保存设置自动滚动 保存设置

第一章:李莲英的童年

    第一节:私贩硝磺被抓

    姓名:李莲英(李进喜)

    籍贯:河北河间府大城县李家村人

    别名:小李子,李公公

    职业:太监(貌似是个假的)

    成就:太监总管,首席执行官

    后台:慈禧太后

    家庭背景:一般般

    生卒年月:1848年11月12日——1911年3月4日

    1848年11月12日,也就是道光二十八年,一户普通农民家生了一个男孩,那就有人问了,生个男孩嘛!有啥大惊小怪的。可这个男孩那可不是一般人物,他就是后来那为赫赫有名的清末总管大太监——李莲英。

    那要说起这位,故事可真不少。您哪!听我慢慢道来。

    李莲英他老爹,也就是他爸爸李玉。膝下总共有五个儿子,可是其余四个都去听如来讲经去了,只留下了老二——李进喜,也就是李莲英。

    李莲英家世一般般,在地方上也没有什么势力,他的爸爸就是一打散工的,也没个什么固定单位,所以这贴补家用的资金也就不多。虽说穷,可是心地却很好,经常帮助他一个膝下无儿无女的老叔李柱打理家务。他老叔一瞅心说:这孩子还不错。于是有这么一天,他对李莲英的父亲说了这么一番话:

    “玉儿啊,你看,我膝下无儿无女,你整天往我这儿跑照顾我,我们不如做一对父子,你看如何?”

    李莲英的父亲李玉这个人也挺憨厚,挠了挠头。这么一合计,于是叔侄关系便转换成了父子关系。李玉名义上的这个父亲用多年的积蓄给他这儿子订了一门子亲事,和一家姓曹的人的女儿结了婚,这位曹女士虽说长得不咋地,可那手底下却也麻利,尤其那肚子,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便生了五个,还都是男孩。所以这一家人那生活过得是有滋有味。

    可这好景不长,李莲英的爷爷(名义上的)也去见如来了。自从干爹离去,再加上五个儿子没了四,李玉的心情更是沉痛,本来红红火火的日子,一下子便滑到了谷底。

    李莲英慢慢长大,也挺懂事,知道帮家里干点家务活。像扫地呀、洗碗呀。拾掇得也挺整齐,这年的李莲英才六岁。

    某天,李莲英的爸爸接到一单大生意——贩硝磺,也就是制作火药的原料。

    我们都知道,那个时期的硝磺可是清朝部队才有权使用的,还有烟花厂用来做烟花。可是人家都有经营许可证以及购买许可证。而李莲英的老爹这是私贩,连个发票都不给开,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就好比说那盐,分为官盐和私盐。正规的便是官盐,要是私自贩卖,那就得蹲局子。那么这个私贩硝磺也一样。

    看着屋角堆着的那一堆黄黄的东西,年幼的李莲英当然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的,他只知道,这个黄黄的东西能卖钱,他见他老爹有时拿些出去一卖,晚上就有好吃的。要么就是有人上他们这儿来买。李莲英认为他已经长大了,应该帮家里做点什么,于是拿了一点就上了街。

    大街上,李莲英学着人家摆了一个地摊,把那硝磺就摆地上卖,他一六岁孩子哪知这是做什么的,可想而知,李莲英进了局子。

    这李玉一回家不见了儿子,又一瞅那屋角的硝磺少了一大半,他也明白了几分。到街上一打听,李莲英被清河县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带走了。于是赶忙跑到清河县办事处门前认错。这清河县县令一看:你小子认错倒挺快。

    “哎,我说李玉,你私贩硝磺我不多说什么,你那家庭情况我也知道。可你也太明目张胆了。连个经营许可证都没有,你好歹也得到工商局去注册一个啊!”

    李玉此时已是满头大汗,“大人教训的是,您给通融通融,进喜可是我李家的独苗了”

    李莲英是出来了,可是这几日挣来的钱以及堆积的货物全部没收,还在全县人面前开了个批斗大会,这使李玉感到十分的没面子,所以,他要搬家。可话说搬到哪去呢!他那心里早有打算——搬到北京。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搬家竟是李氏一脉的转折点。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节:巧遇

    上回说到,李莲英因私贩硝磺进了局子,李莲英他老爸觉得在这大城县之中没了他们一家三口的立足之地,于是下了一个决定——搬家,可是搬哪去呢?想来想去,他认为最繁华的就是京城,也就是北京,于是卖了全部家当,领着老婆孩子就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他后悔了,为什么呢?您想啊!这人生地不熟的,况且这身上就带那么点票子,这大城市那饭钱房钱太高了,他吃不起也住不起,还不如那小县城,最起码有个睡觉的地方。可如今在北京,连个睡的地都没有。温饱问题那就别想了。可现在回去吧,这也没面子,想来想去,他有了主意:

    李玉瞅着这行行色色的人的脚,他有了一主意——修鞋,好在他以前学过一点,于是花了点小钱在这旁边的木匠店里买了两小箱子,又凑些修鞋用的工具,往天桥这块一摆开始修鞋,可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来北京做生意,那可做大发了。

    北京天桥这一块儿从此多了两个修鞋摊,一个是李玉的,那么另一个就是李莲英的了。这六岁的孩子去修鞋,但凡有人经过看上一眼都觉着可怜,都纷纷驻足让李莲英去修鞋,实际上是擦鞋。用那布把鞋上的灰尘或者泥土给擦干净,李莲英虽然只有六岁,可是在这擦鞋上很卖力,擦得很干净。有人脚蹬一双黑乎乎的皮鞋过来,李莲英给擦得都能照出人影来。所以李莲英这生意很火,李玉一看这情况,便给他重新找了一工作,这个暂且不说。

    日子过得飞快呀!李莲英在天桥这儿也呆了有半年时间了,这年的李莲英八岁(虚岁)也正是在这一年里,他遇到了一生当中的一个贵人,也正是这个人教会了李莲英一切,也可以说,没有这个人,历史上就不会有李莲英,这个人就是沈兰玉。

    下面请容许我介绍一下沈兰玉,大家看下面这份资料:

    姓名:沈兰玉

    性别:男

    职业:御前总管太监

    籍贯:河北河间府

    后台:咸丰皇帝

    与李莲英关系:师徒关系兼父子关系,李莲英第一任导师

    这天李莲英他爸他妈来给儿子送饭,正在吃着呢,就听见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

    “呦——,这么小孩子就修鞋呐,你会修么?”(太监说话什么声我就不必多说了)

    这一家三口抬头一看,“小子,看看能修不。”

    李莲英接过一看,二话不说就给修了起来,要说他这一个八岁的孩子就会修鞋,想想都不大可能。可李莲英他老爸在旁边呢!(这位仁兄会修)李莲英那基本上就是给人擦鞋,这修鞋的活计他还真没接过。要真让他修,他也修不了。

    “打哪来的人呐?我听口音不是北京的。”

    这时李莲英他老爸一手递过鞋子。

    “我们打河北来的。”

    “呦——,河北的啊!那老乡呐!”

    你一句我一句这关系就十分明了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沈兰玉虽说是进了人人想进又进不得的皇宫大院,可是这思乡之情却是丝毫未减。他乡遇故人,心情也是十分的好。一下子就聊了许多,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李莲英身上,此时沈兰玉已经把自己的太监身份亮了一点。李莲英他老爸老妈已料到眼前这位打的是什么主意,也正是这一次巧遇,改变了李莲英的一生,同样也毁了李莲英的一生。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节:进喜不能当太监

    上回书说到,李莲英在天桥这儿遇到了一位大贵人,那这贵人是谁呀,他就是那位能改变李莲英一生命运的人——沈兰玉。下面咱们要好好说道说道这位沈大叔。

    首先,沈兰玉大叔的身份要重申一遍,他是一太监。那么这太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行男欢女爱之事,可他那是白日做梦。压根不可能的事儿,所以他有另外一个心愿——有个儿子或者女儿能为他家传宗接代,这件事比较大。可是他一太监,非要给自己找个儿子,他也没地找去呀!沈兰玉虽说服侍着咸丰皇帝,手上有那么一点权力,可他这人比较保守一点,在这个事情上他认为那是损阴德,所以就一直没去想这个事,直到他见了李莲英,他这心里打定了主意。

    沈兰玉心中所想就是把李莲英给弄到手,因为他一眼就看出这孩子是块好料,只要精心打磨,日后一定能成为一块美玉。况且,这李莲英日后要是有了成就,他这日后就老有所依了。

    “二位,和你们商量个事。”

    听沈兰玉这么一说,李莲英爸妈就问:

    “什么事您说吧!”

    沈兰玉凑到李玉的耳旁轻声就说了句:

    “我想认你们进喜当干儿子。”

    李玉一听这话可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认个太监当干爹可不是啥好事。李玉心中是这么想,嘴上也就含糊应承了几句,等沈兰玉走了以后,这一家三口立马就回到了住的地方,城外的一间破庙中,好几天都没敢往天桥那块儿快去。沈兰玉一下班就到天桥这找李莲英,一看这情况,他干脆直接找上了门。

    这天一家三口刚吃完饭,准备睡觉了,却来了一个人,正是沈兰玉。李莲英爸妈知道是躲不过这劫了,干脆就让李莲英行了跪拜之礼,拜沈兰玉为干爹。

    “你们想不想让进喜入宫啊?”

    沈兰玉冒出这一句着实把李莲英爸妈吓了一跳。

    “不行,坚决不行,要是进喜进了宫,我李家可就无后了。”

    沈兰玉咳了一声说道:

    “您二位也别着急上火,大城县也出过不少太监(这个县城据说产太监)据我所知,宫里马上要招收一批小太监,都从大城县挑选。虽说你们离开了大城县,可这大城县离京城这么近,大城县县令为了确保一些人的孩子不去做太监,早晚也得找上你们。再说看看你们住的这地方,和乞丐有什么两样,进喜这么小就得跟着你们受罪。连个像样的衣服都穿不上”

    听沈兰玉说了这么一箩筐,李莲英的爸妈有点晕。

    “二位再想想,进宫之后有我照顾进喜。”

    沈兰玉说了一大堆,可李莲英他爸李玉和媳妇曹氏一个劲的摇头,坚决不答应。沈兰玉犯了难,又扯了几句闲话,便回家去了。只剩下李玉和曹氏在这干瞪眼。坐在桌子旁一个劲的叹息。

    “当初就算再艰苦,也不该到这个是非之地来。”

    曹氏拿起针缝补着衣服,抹着眼泪说道:

    “如今只有这样了,只有进了皇宫中,孩子一生才能”

    李玉长叹一声道:“是我李玉无能啊!连累你不说,还连孩子也连累。咳咳,咳咳”

    曹氏赶忙给倒了一杯水:

    “孩子他爹,快喝水。”

    “哎,我李玉现在有和乞丐有什么两样呢!进喜不能进宫当太监。不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明月阁小说网www.mingyuege.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明月阁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