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做专业的原创文学
明月阁首页 >
耽美同人 >
清江引 >
书号:1389
本站域名:http//www.mingyuege.com 加入收藏

作品信息清江引

作者:天朝阿姨酱W完本作品
  • 总点击:3833743
  • 周点击:4
  • 总推荐:436
  • 总字数:253475

人世千般挣扎,你求不枉,我求不忘。末了一把黄土撒地,谁还顾忌那半碗孟婆精汤。

  1. 点击阅读
  2. 投票推荐
  3. 加入书架
  4. 作品打赏

最近章节试读

最终卷 清江引( 更新时间:2014-04-30 )

最终卷清江引 屈指数春来,弹指惊春去。蛛丝网落花,也要留春住。几日新春晴,几夜愁春雨。六曲小屏山,题偏伤春句。春若有情应解语,问着无凭据。江东日暮云,渭北春天树,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 小安华被众人围在画船中间,翘着兰花葱葱玉指侬音软语唱得所有人都软了心肠,俛筠倚在最上位的软榻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手里还握着一根青瓷小酒瓶,手指点着膝盖一拍一拍的跟着打节奏。 一身华衣随意的敞开着,满头的秀发也都放了下来,只在脑后草草的挽了一个髻,却是更显得风流无限,众人都猜测这全身都透着雍容的人物是谁,俛筠却在提着小酒壶嚷道:“小安华,快给爷换个曲子!这几天你是怎么着?换来换去的唱一个牌子!” 众人心里都腹诽这人不识好歹,小安华的曲子一个个都是绝唱,今儿倒有人对小安华指指点点,而这小安华脾气也大,管他是富商还是皇亲国戚一律要骂个通,可谁成想今儿个小安华居然妖妖娆娆的站起来给所有人福了一褔,低头道:“是安华的错,让爷听腻了,今儿个爷想换个什么曲儿?” 画船上一片哗然,小安华却依旧是那副娇羞柔媚的样子,众人心里也都明白了,看来这高位软榻上的人却是已经虏获了从来都性情不羁的小安华的心了! 众人跟着起哄,惹得俛筠开怀大笑,手一撑晃晃悠悠的坐起身来,笑眯眯的看着小安华道:“我怕你是唱不出来!” 为了小安华慕名而来的人个个都坐不住了,有的甚至都跳起来大骂,“不长眼!不长耳朵!世上怎么会有小安华不会的曲儿!有本事你说!“ 小安华也不知道俛筠要说什么,只得怯怯的等着,却见俛筠突然笑得沧桑,提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口摇摇晃晃下了高台,在众人瞩目中一直走到画船船头,才幽幽的说道:“这词我本不是为他所写,但这世间却只能用在他的身上……” 说着,俛筠已经双眼泛红,嗓子里像是堵住一块火石,也不顾满花船的人哑着嗓子唱到: 花非花,是道来时引相话。语非语,莫到别时才相惜。莫说连理枝,莫说连理枝。 似是情,我着杜鹃唅我心。似是意,但愿汝心同我心。莫说连理枝,莫说连理枝。 清冷的江风刮过,几乎要吹透人心,俛筠一曲罢了回过头来,已经是满脸的泪,大风卷起满船的帷帐刮起俛筠的头发衣服,居然像是要瞬间乘风归去,小安华怯怯的叫了一声“公子……”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扯住俛筠的衣摆道:“公子……下来罢……船头上危险……” 俛筠理也不理小安华,转过头去看着满江的烟雨又仰头灌了一口酒道:“世人皆说我凶煞不适陪在他身边,我却只对他一人温柔,曾经是我叫他莫要估计世俗礼教,现在却是我在此处闲云野鹤,单留他一人空庭寂寞……” “小安华,你最是看世间尘俗看得开,你说什么是道理?又是谁定的道理?!”俛筠抓着彩漆的船桅抠出一道深深的指印,五个手指指甲全都崩裂开来,血珠子沿着顺着船桅吧嗒吧嗒往下掉,小安华被问的手足无措,只感觉这人就要消失在自己面前,不得已只好扑上去一把抱住俛筠哭喊道:“公子!公子!!!你莫要这样了!!!” 俛筠回头看着小安华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仰头大笑,“你哭什么!我于你也不过萍水相逢点头之交,你做这伤心模样是要做什么?” 小安华抬起头来怯怯的看着俛筠,最后咬住鲜红欲滴的嘴唇心一横道:“我知道公子心里装了个绝世的人儿,可是,我……我……” 俛筠一怔,随即就什么都明白了,俛筠弯下腰将小安华也抱上船尾,也不顾小安华吓的惨白但娇羞的脸冷着一张脸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问你什么是道理,你是答不上来吗?怎的连你也答不上来了?” 跟着两人一起到船尾,围在两人后头的人看着俛筠的模样都有些发憷,这人难不成是喝多了?竟是这样可怖。 “公子……公子……”小安华被俛筠搂在怀里,却是面朝着江水,要不是她双手撑着栏杆感觉下一刻就要掉到江里去!终于感觉到害怕的小安华发着抖连声叫着俛筠,却不想俛筠突然撒了手,小安华‘啊!!!’一声,转过身去就见俛筠已经站在了栏杆上,“公子!!!公子!!!” 小安华已经顾不得害怕,连忙扑上去抱住俛筠的脚喊道:“我知道公子!我知道什么是道理你快下来!” 俛筠哈哈大笑,脚下一蹬稳稳地跃下栏杆,却是已经跳进了画船的中央,众人心里暗赞俛筠身手了得,就见俛筠又拿起了酒壶灌了一口摇摇晃晃的回了刚才坐着的高台,眼神忧郁迷离,竟是要飘飘而去似的。 小安华安下心来,抹了脸上的眼泪在众人的搀扶下也下了船尾,俛筠笑呵呵的看着众人道:“莫要拘束,该听曲该说话就继续吧!” 众人心里腹诽却是心照不宣的不敢再说什么,只得都悻悻然的一一落座,小安华也支起了自己的琴,却是依旧执着的唱了一曲双调清江引! 若还与他相见时,道个真传示:不是不修书,不是无才思,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 一曲惜别款款而来,伴着琵琶铮铮而响,众人都有些忐忑的齐齐看向俛筠,却见那人面无表情的摩擦着手里的一块貔貅美玉一句话都不说,小安华一曲罢了一把扔了琵琶道:“公子,这首清江引只为公子绝唱!从今往后小安华再不出声!” 众人一片哗然,俛筠从喉咙里压出一阵闷笑,最后张大嘴望着仰头大笑不止,凄厉惨绝吓得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俛筠却猛的收住笑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安华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什么是道理呢!” 小安华却是也放了开来,利索的站起来双目如星看着俛筠勾着朱唇笑道:“公子明明已经知道了,何必还要问我?” 俛筠拉下脸死死的盯着小安华,最终只得叹一口气道:“我哪里知道……我哪里知道……” 众人见气氛终于有所缓和,全都嘻嘻哈哈的闹开,俛筠也勾了勾嘴角继续斜躺在高位的软榻上看着沿江两岸青灰的楼阁厅宇,全都隐没在了江南的烟雨中。 “听说了没有?新帝又发了新召,说要把南疆归属到江南统归为一省,还说要亲自下江南巡视呢!” 俛筠心里防不胜防猛地咯噔一声,然后就是脑子里就是一阵轰鸣,却又听见高台下的两个人继续道:“下什么江南,我听我在朝中的舅舅说新帝这次估计是不太好了,刚登基的时候不就是得过咳血症么?现在听说就是在拿人参灵芝调命呢,你说天朝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好皇帝,却是个短命的……” 俛筠拿着酒壶的手一通乱抖,灌在嘴里的酒也都溅了出来,只听那两个人还摇头晃脑的继续讨论,俛筠一把摔了手里的酒壶扑上去捉住两人的领口咬着牙红着眼睛死死的盯住两人问道:“从哪里听来的?!” 两人被吓得手脚发抖,脸都成了青色,但还是颤颤巍巍地老实说:“朝中上下都知道……皇上……皇上怕是病危了……” 俛筠大吼一声一把甩开两人站起来茫然四顾,只觉得全身冰凉,原以为……原以为…… “公子……去吧……”这时小安华走上来拉起俛筠的手柔柔的笑道,“何必这样为难自己?我知道你是为了谁,可谁又能说什么?你的名字一出世人那个不是马首是瞻?去吧……莫要让自己后悔……” 俛筠低下头看着小安华如玉的脸庞,终于反握住小安华的手点点头,用从未有过的真诚笑脸瞅着小安华道:“若没有他,你便是这世上最善美的人儿了!” 小安华笑骂一声,连连催赶俛筠,最后竟是将画船横插着河道乱七八糟的随意停靠在了岸边,俛筠别过众人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就要浮起来,连忙一路跑到镇子里租来匹好马,连干粮都懒得准备就急急的一路向北冲去。 一路翻过两座山,最后路过胡鞠城,那里镇守的士兵远远的看见俛筠就已经欢欣鼓舞,俛筠刚到城楼下就被簇拥着进了城。 “你们莫要客气,我有急事要去京城!哥哥病危我实在放心不下!”留守这里的正是带着邵江雪的氺吉耀,两个热说什么都要留下俛筠在胡鞠城住上一晚,俛筠被邵江雪缠的没办法只好暂时停下休息,顺便换了一匹更好的良驹。 “皇上重病我也听说了,还听太后寻遍了全国良医,竟都是束手无措,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疾竟是这样难缠……听说皇上刚登基的时候就已经得了咳血之症,将军那个时候到底出了什么时?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百姓都传您是回了阎王殿,我可是不信!” 俛筠苦笑着摇头,当时他为给那人一个干干净净稳稳当当的江山,却不想却是自己在那人身上压了更重的包袱,俛筠后悔到没有办法言语,只能冲着氺吉耀摇摇头,暗自伤心。 氺吉耀见俛筠那模样也不能再说什么,留了俛筠一晚便将俛筠送出了胡鞠,俛筠一路风餐露宿甚至连饭都很少停下来吃,最后竟是只花了短短六天就翻过明山直直的奔向了京城! 到了安华门城楼下,俛筠冷着脸扯开嗓子喊道:“快给爷爷开门!!!我又回来了!!!” 京城里一片哗然,不消半日就已经传遍了俛筠又回来了的消息,太后本来在万安殿吃斋念佛给俛易祈福,猛地听见这消息先是一吓,随即大喜,连忙连滚带爬的扑起来喊道:“我儿子回来了?!他是给易儿找见救命的法子了?!” 传话的小太监连忙回到:“定国王是一个人回来的,现在就些在定国王府里,他叫奴才给您带话……” 太后却是不管那小太监还吱吱呀呀的说什么狗屁话,连忙就往外头走,连凤攆都顾不得坐,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皇城直奔王府,可到了王府堂堂一国太后却是被挡在了门外! “我们家王爷说了,车马劳顿,今日一律不见客!” “放肆!!!” 王府家的下人只开了个细细的门缝传话,气得太后的下人脸都绿了,太后却是什么都顾不得,只好巴巴的给那小门童下话道:“你们王爷有没有说过他什么时候去宫里?” “王爷说该去的时候自然会去!”说完‘碰’一声就关了王府大门,婉容忍着立即就要溅出眼眶的眼泪抖着嗓子道:“回罢……回罢……” 众人又浩浩荡荡的回了皇宫,而此时的俛筠却已经暗自摸进了皇城,他这次回来必定牵动京城各方势力,顾忌自己势力的人虎视眈眈,想要依仗自己势力上位的人也摩拳擦掌,俛筠只得趁夜里悄悄潜进皇宫,只想亲眼看看那人,到底病成了什么模样,居然连乡间贩夫走卒都已经知道了…… 打更的太监拉着鸭子嗓喊过了三遍以后俛筠才从御花园的假山上跳了下来,一路直接从大殿上面起起落落,不消半刻就已经到了皇帝休息的大殿,只见里头灯火通明竟是亮如白昼,伺候的太监宫女却都站在外头守夜,也不知道里头的人在做什么,难不成已经病成这个样子还在忙政事?! 俛筠放轻脚步跳上大殿顶,隐隐约约听见里头有人说话,俛筠揭开一片瓦,皇城的大殿却是连顶子都做的及其精细,就算揭了瓦下面却还是铺了厚厚的一层棉瓦做衬,俛筠死命的捅开一个小洞却只看见一个老头背着手在大殿里头转来转去,却是俛筠当初攻打京城时在明山上请出来的老帝师,最后那人冲着对面的人人说道:“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他回来了,你还能拿他怎么样?军权是收回来了,但邵俛筠的名望可还是在哪里,皇上,三思啊!!!”| 俛筠一怔,怎么猛地弄不明白了,俛筠又把洞口使劲往开捅了一捅,只见俛易皱着眉坐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床边跪着一排禁军首领,全部一脸激愤。 “皇上!定国王此次回来一定是冲着您的大位而来!切不可纵容啊!只要皇上下令,我等今晚就暗自就冲进定国王府去将他拿下!” 俛易用手绢捂着嘴皱着眉一言不发,俛筠趴在屋顶心都快要跳出胸膛了,却见俛易咳了两声缓缓放下手绢盯着手边的烛火出了一会神,就连俛筠都快要等不住的时候俛易缓缓道:“不着急,处理他是一定的,只是现在他刚回来就杀了……对天下人不好交代……” 天边放开一道惊雷,入秋的寒风几乎将俛筠全身上下吹得通透,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秋雨,俛筠全身瘫软坐在大殿顶上听着里头的人继续说:“皇上,莫要再顾及,功高过主本来就是上位者之大忌!我等原为皇上两肋插刀肝脑涂地!” “皇上!!!”一干人等全部都跪在了俛易的面前,俛筠听着将笑声装在肺里“呵呵呵”闷笑,原是如此……原是如此…… 俛筠不知道最后俛易做了什么决定,他晕晕乎乎的回了王府就只觉得全身一会发冷一会发热,蹬了鞋子扑上床就立即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俛筠才迷迷糊糊的悠悠转醒,却觉得身下摇摇晃晃的不安稳。 俛筠一惊,连忙爬起来,却是已经被绑住了手脚,连嘴里都被塞了布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到了没有?”俛筠被装在个黑洞洞的盒子里,只听见外头有个中年男人压着声音问。 “不要着急,上头的意思是抬到明山深山里去!”这人声音听着熟悉,俛筠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就听见刚才问话的人又说:“也不知道要我们抬得是什么东西,这么金贵!” “嘁!要真金贵还能被偷偷的运到深山里活埋了?不要多问!做你的事情,完事一定给你们工钱!” 俛筠听那人一通称是,心里大惊,这些人居然下手如此利索,只一夜居然真的就要将自己活埋了! 俛筠环顾黑漆漆的盒子看来是个棺材无疑了,他被抬着上山一颠一颠棺材盖也跟着哐当哐当的响,看来这些人还没有给自己盖棺,俛筠运足力气转了一转手腕脚腕,看来这些人胸有成竹对自己居然连迷药都没有施,俛筠心里嗤笑一声一运气瞬间崩断了绳子,一脚蹬开棺材盖子。 “张翼凡?!!!” 俛筠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人,抬他来活埋的居然正是以前一起与自己西进的张翼凡,可想而知这人又是受的谁的命令,俛筠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扯住张翼凡的领子不死道:“是不是他让你做的?!是不是!!!” 张翼凡吓得脸上的肉都有些发抖,最后期期艾艾的挤了一句话:“定国王,你先不要激动,你先淡定淡定,看看你身后是谁……” 俛筠一怔,慢慢的回过头去一看清晨的初露下笑得和和煦煦的不是他一心念的俛易还有谁,俛筠脑子一时转不过来结结巴巴的环顾着四周,哪里有什么活埋人的走卒,氺吉耀邵江雪等等所有除了江栻以外以前与自己共事人都笑呵呵的瞅着他,俛筠大羞,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这些人给活活的摆了一道,俛易笑着走上前大大方方的抱住俛筠道:“今日你就被小肚鸡肠的新帝记恨,活埋在了明山上,新帝却身中恶疾也跟着英勇神武的定国王一同去了奈何桥……天朝万民都将这么说,邵氏天朝也将这么记……” “易儿……”俛筠两眼泛泪,众人都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最后都一一道别,俛易笑着刮一刮俛筠的鼻子道:“出去这么久有没有找到什么有意思的?带我去开开眼界!” “江南的画船见过没有?带你去见识见识!” “是不是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小安华也要我见识啊?” “易儿……你!!!” 人世千般挣扎你求不枉我求不忘,末了一把黄土撒地,终敌不过那一晚孟婆精汤,你我连理命中已定,但我却从不负君望…… <全文完>……

章节列表阅读此章节

本书粉丝打赏排行

排名 昵称 等级/粉丝值
更多》
《清江引》书评区副版主:阁阁版主:天朝阿姨酱
用户头像
请输入验证码:
清江引:天朝阿姨酱已有 22 条评论 热点评论 最近评论
  • 元宝说: 苏苏到!

    耽美的原意是指美好的爱情。

    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耽美了,因为作为老书虫来说要再在一本书里找到怦然心动的感觉是真的不大容易的了,可是《清江引》却是给了我这个久违了的感觉。

    阿姨用她真挚的文字,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一个纯纯的耽美。

    爱情,并不是只是存于异性之间,同性之间的爱,跨越了世俗的眼光,这是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那种爱,才是弥足珍贵的。

    也许他们为世人所不齿,游离在道德之外,可是只要是彼此在,哪怕是山崩地裂,也不觉得害怕。

    这也许就是耽美的真正含义。

    阿姨的文字很漂亮,没有多么华丽的辞藻,寥寥数字就为我们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爱情。

  • 天朝阿姨酱说: 俺会努力!俺会上进!真的……

    大家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清江引》,如果喜欢就动动你的芊芊玉指推荐收藏评论等等等等,这样俺就有了无限的动力了~

    最后说一句‘么么哒’会不会显得我很有内涵?

    PS:求求你们了

  • 元宝说: 『龙龙。。。。』
    『爷也想冲击你的打赏榜第一,可是。。差距也忒大了吧。。原谅我,我是个穷逼!!! 望新坑早来!!我在等你归来!!』